美越 作品

第44章 梦碎,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利

    陆羿辰不顾顾若熙的反抗,直接将她按在浴室的墙壁上。

    他的目光,上下打量她穿着男士衬衫,松松垮垮的样子,目光在她系好的最上面的纽扣位置徘徊,虽然扣子都系上了,领口处还是露出她好看的脖颈,还有性感的锁骨。

    顾若熙吓得,赶紧双手捂住领口,阻隔住他火热的目光。

    陆羿辰唇边微微含笑,目光渐渐下移,最后落在衬衫到及的双腿边际处,那两条修长的**几乎完全裸露,十分撩人心神。

    这个该死的小女人,不知道这么穿很诱惑人吗?

    顾若熙赶紧并住双腿,慌慌地质问他,“你看什么!”

    “以后,只许在我面前这么穿。”他霸道地开口。

    顾若熙困惑地眨了眨大眼睛,他见她这般懵懂不知,就不禁有些气怒,开始去解她身上衬衫的纽扣。

    “我还是不要跟你一起洗了!你先洗,我也会很快洗好的。”顾若熙赶紧往外冲,太过焦急,直接撞在浴室的门上。

    陆羿辰好整以暇看着她捂住头的窘迫样子,唇边的笑容,牵动脸上的伤口,不由痛得轻“嘶”一声。

    “还会很痛吗?我看已经消肿了,应该不会再很痛了吧。”她忽然紧张起来,赶紧奔过来查看他脸上的伤口。

    “你关心我?”他唇边犹自带着美丽的笑容,伸手自然而然地搂住她的纤腰,一个转身,再次将她固定在墙壁上。

    顾若熙瞬时怒得脸颊涨红,“你使诈!”

    陆羿辰笑着不解释,他的脸上外面是瘀伤,里面却是血口子,这样的伤口,也要几天才能痊愈。

    “兵不厌诈,落入圈套,你也只能乖乖受擒。”他一把扯开她身上的衬衫,水晶纽扣散落一地,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清脆好听的叮叮声。

    “啊!”顾若熙惊呼一声,赶紧去捂住身体,衬衫还是被他一把扯了下去,完全**地暴露在他面前。

    顾若熙脸颊涨红如滴血,惶急得手脚无措,“你不是要吃早餐去吗?再耽搁,早餐就冷了。”

    “那就直接吃午餐!”

    当陆羿辰除去衣物,也同样赤条条地站在她面前,她赶紧闭紧双眼,不敢去看他完美精壮的好身材,心脏一阵乱跳,说不清楚到底是真的想要抵抗,还是有着期盼。

    说来也奇怪,要是以前,她看到**,不过当成一具**,羞涩一下也就罢了。而现在,心脏狂乱地跳着,浑身都热了起来。

    这样的变化,让她又羞又恼,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陆羿辰满目兴味,健硕地身体贴了上来,在她的身上轻轻摩擦,“怎么?不想要了?你昨晚可是饥渴难耐的样子。”

    顾若熙的脸颊一路红到脖子跟,就好像倒立充血一样。“你……你你……”

    她的双手,用力抵着他的胸膛,不想他再靠近,可他就是不肯罢休,非要到达负距离才能满意。

    “是你说想做我的女人,才刚开始,就想退缩了?”他暗哑的声音,在她耳畔轻轻呵气,害得她浑身一阵颤栗,有酥酥麻麻的感觉,沿着耳朵一路流窜遍全身。

    顾若熙紧张得说不出话来,他滚热的身体,紧贴在她微微发凉的身子上,是一种说不出的舒服,瞬间将她的力气掏空,所有的抵抗都显得好像欲拒还迎。

    “我我……”

    “你什么?”他勾着唇角,唇瓣从她的脸颊徘徊到她的唇角,浅尝截止,害得她在渴望与失望中徘徊,折磨她的意识,让她在拒绝和顺从中抉择。

    “你……”顾若熙赶紧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意识清醒过来,“我还要回医院的,已经很晚了。”

    “这个时候,找借口很扫兴。”他滚热的掌心,在她纤细的腰际流连摩挲,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小女人的身体,让他眷恋非常。

    尤其她身上带着淡淡的清馨的体香,是他从未品会过的清新味道,不是那些名品沐浴香水之类,带着淡淡的茉莉香气,闭上眼睛就好像能看到一片洁白的茉莉花,开满林园。

    “大白天的……还是不要……唔……”

    话未说完,被他的唇瓣霸道夺去所有的声音,一路深入,霸气凌空,带着吞噬的气势,将她的身体紧紧拥入胸膛之中。

    顾若熙瞬间就丢盔弃甲,沦陷在他强势的攻击之下……

    ……

    一番**,香汗淋漓地倒在他的怀里,紧紧地拥着他,才不至于无力地倒在地上。她羞于抬头看他,只能低着头继续窝在她的怀里。

    花洒打开,暖暖的水柱温柔地冲击疲惫的身体,洗去了激情过后的汗水。

    他眼里缀满笑意地凝望着她,短碎的黑发随着水珠,熨贴在他头上,柔和了他以往凌厉的菱角,只像一个寻常的帅气男子,不再那么遥不可及。

    顾若熙有时候会想,这一切会不会是梦境。

    她居然会和a市最最强大的男人,发生了那种关系。她虽然没有亲眼印证过他的强大,也没有亲眼看过那些人口中传说的他的可怕,但还是知道,一个男人刚过三十,就能爬上巅峰,定是有着铁血的手腕和够强大的心灵。

    她还心不在焉地杵在那里,不知什么时候,他已帮她擦干了身体,开始帮她细心地吹着湿漉漉的长发。

     ? ?t5瞵?5?2('?n6sg_?w9}y湯?wv?纵u4    她猛然抬头,看到镜子中他淡淡的好似带着点温柔的样子,心口又是一软,有些东西便轻易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