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心动,他的细心照料

    祁少瑾站在门前的台阶上,拇指擦过唇角的血痕,阴鸷的目光,居高临下地盯着陆羿辰。嗤哼一声,没想到,他们的重逢,会是在这种情况下。

    顾若熙吓得浑身一颤,更紧拽住陆羿辰,生怕这唯一能给她安全感的怀抱,会将她推开。

    陆羿辰察觉到她的害怕,抱着她颤抖肩膀的手臂,蓦然一紧。打开车门,将顾若熙塞入车内,丢下一句话,之后将车门关紧。

    “老实呆着。”

    顾若熙小心透过车窗,看着将祁少瑾的视线彻底阻隔住的傲岸背影,封闭的车子内,是最踏实的安全港湾,心口缓缓漫开一种暖暖的感觉。咬住嘴唇上,残留的腥甜,竟忽然感动得眼角发烫。

    陆羿辰缓步踱向祁少瑾,表情淡漠,没有一丝起伏,就好像面前怒意狰狞的祁少瑾,不过是一匹毫无威胁性的烈马。

    而方才陆羿辰眼底隐藏的毁灭,也因为面前的人是祁少瑾,最后画上休止符。

    顾若熙抓紧车门把手,紧张望着车外,冷冷对视的两个人,真的好怕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可等了许久,他们也只是冷冷对峙,没有丝毫言语,千军万马的杀伐,也只在俩人的目光中杀了千百个回合。

    祁少瑾却忽然笑起来,带着纨绔又残酷的味道,目光阴冷无比地睨了一眼车内的顾若熙。

    顾若熙浑身一紧,赶紧低头避开。

    陆羿辰一句话没说,淡淡的转身上车,启动引擎,车子一个华丽的甩尾,疾骋而去,离开这片豪华的别墅区。

    祁少瑾面目狰狞地盯着远去的车子,一脚用力踹在门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巨响。

    陆羿辰停车在皇城酒店,下车时,用外套将顾若熙完好罩住,不让任何人看到她的狼狈。一路拥着她,给她安全的温暖。

    进了房间,他抱着神情还惶惶不安的顾若熙,直接走入浴室。他要帮她脱掉染血的衣服,她却死死抓着领口不放手,仍旧无法从方才的惊惧中走出来。

    “我不会将你怎么样!”他给了承诺,她还是不肯放手。

    最后,他将花洒丢给顾若熙,放好浴巾,大步出去。

    顾若熙在水中洗了许久,才觉得洗掉了祁少瑾的味道。裹着浴巾出来,站在浴室门口,不敢去看站在窗口吸烟的陆羿辰。现在才来懊恼,不该抱着陆羿辰当温暖港湾,似乎有点晚了。他们有过那种关系,他又一再觉得她别有用心靠近,现在又裹着浴巾在他的房间里,实在尴尬。

    “过来。”陆羿辰捻灭烟蒂,坐在沙发上,示意顾若熙过去。

    顾若熙小心迈着步子,低头站在他面前,他拽着她坐下来,她却紧张得又站起来。

    陆羿辰斜眸睨着她,不禁好笑,拿起一块准备好的药棉,“只是给你上药。”

    顾若熙咬住嘴唇,终于坐下来,看着在面前,小心上药的陆羿辰,心底泛起一种很复杂又很不适应的异样感觉。

    “还是我自己来吧。”顾若熙赶紧躲开。伤口在锁骨,他虽小心,也没看别的地方,姿势还是很奇怪,心里乱乱的。

    陆羿辰淡淡瞥她一眼,见她脸颊都红了,略弯唇角,口气平淡毫无感情,“别胡思乱想。”

    顾若熙脸颊更红,再不好意思躲开。他的动作很轻,也很温柔,甚至没有弄疼她。涂抹了药膏,最后又用胶带粘上纱布,遮盖住锁骨上的深深咬痕。

    她觉得很难为情,这种伤口,居然让他来处理,不知心里会如何想她。

    “我们没有……”她想解释,忽然觉得也不用跟他解释什么,他们之间又没什么关系。

    “我知道。”他静静地收拾好桌上的药棉,当看到药棉上浸染的丝丝血痕,平静下来的心情,忽然又烦躁起来。强力压制住,对她生硬地浅浅勾唇,不知是安慰她,还是在安慰自己。靠在沙发上,就又点燃了一根烟。

    顾若熙低着头,潮湿的长发,垂落在手腕上,凉凉的。

    沉默许久,他指间的烟火,猩红地燃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