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深吻,果然缠上了

    顾若熙被他脱个精光,完全**地呈现在他面前。赶紧用手抱住肩膀,护住胸前。愤怒地瞪向眼前看似冷漠,却唇角噙着一丝趣味的陆羿辰。

    “可恶!”她愤怒地控诉。

    陆羿辰伸手拿过花洒,肆意地冲洗她的身体,对她的愤怒不以为然。“水温是不是凉了些?”

    “你!啊!”变得发热的水,让顾若熙惊叫起来。

    陆羿辰静静看着顾若熙在水柱下挣扎,他唇角浅浅勾起一丝笑意,幽深的眸子里,多了一抹他自己都没发现的暖意。

    不知何时,偌大的浴缸里已放满了水,汩汩滚着水泡,那是全自动的温泉式浴缸。

    陆羿辰见顾若熙的身体冲洗的干净了,关了花洒,一把将顾若熙打横抱起,还不待顾若熙的惊叫停止,她已被他丢入硕大的浴缸内,随后他也跟着进来。

    顾若熙赶紧起身要逃,双腿被他的腿禁锢住,再起不来身,怒不可赦地瞪向他。

    “你到底要做什么!”她气得双眼朦胧,就要哭了。

    陆羿辰伸手在浴缸旁按下按钮,一旁的柜子自动打开,降低到他手边可及的位置,取了柜子里放着的红酒和高脚杯,慢慢地倒了一杯,拿起一旁的杂志,喝了一口红酒,看着杂志,才淡淡开口道。

    “别吵,安静些。”

    顾若熙感受到他话语中的威仪,下意识就不敢说话了。见他也没有过份的举动,也不看自己**的身体一眼,只是在水下用双腿禁锢着自己。

    他的腿很有力,也很凉。

    顾若熙竟然觉得,触碰他冰凉的肌肤,真的很舒服。

    暗骂自己不够矜持,强迫思维不去想那些乱乱的东西。缓缓矮下身体,让自己浸泡在温暖舒服的水中,只有头露在外面,才觉得安全一些。

    滚动着水柱的浴缸,可以按摩穴位,让人浑身都放松下来,很舒服。

    慢慢的,顾若熙就有些昏昏欲睡了。但还是浑身警惕,担心自己被他趁机打劫,强迫自己清醒,眼皮却仍旧不听使唤地上下打结。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自己还以为浸泡在浴缸中,身体轻飘飘地浮动着,可当她猛然清醒的时候,已经躺在床上。

    “啊!”她惊叫一声,猛地坐起来,身体被一只大手用力按住,摔在柔软的床上。

    顾若熙赶紧抓住身上的被子,大脑用力运转,回想着有没有发生那种事,可还不待她想清楚,陆羿辰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

    顾若熙瞪大清澈的眸子,惊异又畏惧地望着近在咫尺的俊颜,心脏跳得疯狂,身子也在不住地打颤。

    “你,你……你要做什么?”

    陆羿辰紧抿的唇瓣,缓缓靠近她红润欲滴的娇唇,她惊得眸子瞪得更大,心脏随着他靠近的滚热呼吸,也似停止了跳动。

    就在她浑身血液暴涨,似要冲破身体时,他薄凉的唇瓣,从她的唇瓣和脸颊上轻轻扫过,犹如蜻蜓点水,最后落在她光洁的额头上。

    顾若熙吓了一身冷汗,长吐一口气,不知怎的,竟又有些失望的错觉。

    心下骂自己搭错了神经,怎么总是胡思乱想。却听见陆羿辰松口气,说了一句。

    “总算退烧了。”

    “?”顾若熙困惑地眨了眨大眼睛,看见窗外清新的阳光从窗帘后面渗透进来,原来天已经亮了。

    她这一觉,睡得实在是太沉,都不知道睡了这么久,还是和一个男人,赤身**地躺在床上。

    “我有……发烧?”她垂下长长的眼睫,不敢看他。

    也没觉得身体有什么不舒服,虽然浑身都疼,但不是因为做了那种事后才有的疼痛。她觉得自己,应该是真的感冒了。

    “昨天在游泳池,我拽你上来时,你就在发烧。”

    “所以你才让我泡澡?”顾若熙惊讶道。

    “不然你以为?”他挑眉睨着她。

    顾若熙语结,更紧咬住嘴唇,不知该说些什么。在她的世界里,关心她的人少之又少,望着眼前男人俊美无双的脸,忽然觉得心口一暖。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