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9章 番外二十一 终回

    果然,群蛇突然停止了朝她这边爬过来,好像一时有些茫然失措,过了一会,它们才确定了方向,如黑色潮水一般朝着呜呜追了过去。



    但是它们的速度却绝对不如呜呜,所以他们就看见呜呜跟戏耍似地,带着那黑蛇群在这里面从这头窜到那头,又从上窜到下。



    一时倒是可以确保呜呜无事,但总是得引着这些蛇去到黑雾那边才行。



    “这些蛇怎么压制黑雾?”轩辕战疑惑地问道。



    “吃。”



    轩辕却只说了一个字。



    楼柒却解释道:“万物相生相克,有那样逆天的黑雾,就有这样逆天的黑蛇。黑蛇可以吞食黑雾,把它们变成自身的能量。”



    “这真是无奇不有。”



    “臭老道,现在怎么想办法让呜呜出去?”楼柒说着摸了一把药出来往嘴里塞,就跟吃糖豆似的。



    她用了本命血咒,这会儿虽然虚弱了些,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上回她用本命血咒是要强行救下陈十的命,而且那个时候她身上也还没有那么多好药,而这一次只是渡些气息给呜呜,她又有这么些世人穷其一生都可能找不着的灵丹妙药,所以还是无碍的。



    但是,她绝对不能再亲自对上明先生,否则就太危险了。



    轩辕却扣住她的手,给她把了下脉,放下心来,“虚弱了些,孩子无碍,但是这次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静养了。”不管如何,本命血咒终究是会损伤她的根本,得好好养回来才行。



    “我知道。”



    “你也不能继续在这里呆着,阵眼本来就会损耗你的精气神,再呆下去你哪里还能有命在?”臭老道咬牙道:“所以,我们强行破阵!”



    “强行破阵?”



    “不是整体破开大阵,而是从阵眼这里出去,老大,这可能需要你耗费八九成功力。”



    “来啊,我何曾怕过!”轩辕战一拍胸膛。



    “战意诀!”楼柒双眼大亮,明白了轩辕却的意思。



    轩辕却用力点了点头:“没错,战意诀!可惜啊,如果能够配合战魂鼓曲,那威力就足够了!可惜战魂鼓不知道在哪里”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见楼柒表情有些奇怪。



    “臭老道,照着战魂鼓吟啸出来的曲子,行不行?”



    “你会?”



    “战魂鼓在我们手里,我听表哥打响过战魂鼓啊。”楼柒都觉得冥冥之中,命运已经自有安排。



    也许战魂鼓的出现,就是为了这一刻。也因此,她对于破阵的信心一下子高涨了起来。



    “我们一定能破阵出去!消灭了黑雾!控制住黑蛇!同时,杀了明先生!”她握拳,战意凛然。



    轩辕战豪情万丈,大声喝道:“没错!怕他个蛋!”



    看这两父女,天一等人也目光大盛,信心十足。



    轩辕却也哈哈大笑起来:“好,那就来吧!小七吟啸,我们全力而出,轰开头顶这山!”



    轰山。



    怪不得他说要耗费轩辕战八九成的功力!



    众人对视一眼,齐齐扎下马步,做好了准备。



    楼柒神色肃然,蓦地,从她唇角清越地发出了激越的清啸。在她脑海里浮现起当初轩辕重舟还是束重舟时打响战魂鼓的画面,耳畔也仿佛响起了那鼓声。



    战魂燃烧,战意狂热。67.356



    他们的血脉里似乎都在叫嚣着,冲!冲!冲!杀!杀!杀!



    几人同时出手。



    战皇倾力而出,便已经是地动山摇。



    “轰了!”



    轩辕战一声暴喝,一拳就朝上面轰了过去。轩辕却紧随其后,天一几人也咬牙全力而出。



    “轰!”



    只听一声巨响,紧接着便是碎石纷纷砸落,一个洞口被他们砸了出来。外面的光洒了下来,整个水面都震荡了。



    阵眼有另一个破绽,那就是一定不能见天日,若不是战皇在这里,他们还不可能将头顶山壁轰开,但是战皇在!



    曾经龙吟大陆名满天下的战皇,真要倾力而出,沉煞可能都未必能挡下这一招。



    “果然可以!破绽就在上方!”轩辕却顿时大叫。



    楼柒及时地扶住了摇晃了一下的父亲。他的嘴角溢出了一丝血迹,面色苍白,但是眼神却灿亮无比,“好,很好!小七,我们这就出去!”



    “你们还行不行?”楼柒的目光掠过天一等人。



    “行!”天一几人齐声喝道。



    “好,走!呜呜,上!”



    楼柒一手扶着轩辕战,足尖一点,率先飞窜了上去。



    众人紧随其后。



    呜呜也叫着窜了出去,最后紧跟着一片黑压压的蛇。



    阵眼大破。



    明先生猛地望向这方,眼珠几乎要突了出来,不敢置信,不敢置信!怎么可能?



    “噗!”



    他蓦地喷出了一口血。



    阵眼硬破,布阵者会受到反噬。阵法越强,反噬越强。



    就在同一时间,水波激荡,几条身影飞窜而起,为首那人一掌就朝他的头顶拍了下来。



    如果不避,他势必会被这一掌拍成了一堆烂泥!但是,就差一步啊,他就差不多要把轩辕幻天全吸干了!



    明先生面色苍白,不甘心地朝后面飞跃退出,险险避开了沉煞的这一掌。



    “你是何人?”沉煞自然并不认识明先生,只是紧追而上,掌风急扫,逼得他狼狈窜逃。



    陈十和月已经赶了过来,架起了轩辕幻天。



    “药!快!”月冲陈十急急说道。楼柒总会在陈十身上留一些救命的药,现在要赶紧给轩辕幻天服下。



    陈十翻出一颗纯的神水鲶,塞进了轩辕幻天嘴里。



    轩辕幻天这会儿竟然还能笑出声来:“看来,朕命不该绝,也是,要是朕死了,我家小七得哭鼻子了,为了小七,朕也不能死。”



    不能。



    顿了顿,他哑着声音叫了一声:“妹夫!别把他打死了!”



    沉煞没有理会他,在这样一个阵法中他已经憋得杀意腾腾。



    就在这时,他们都听到了呜呜的声音,眼角余光看到一阵紫银光芒闪过,撞向了对央岸黑雾之中!



    “紫云狐!”月惊叫起来。



    呜呜可是他们帝后的爱宠,可不能去送死!



    但是就在他想追上去时,却见河水突然变成了一片黑色。定睛一看,他顿时寒毛直竖。那哪里是黑水,分明是水面上都游窜着一群黑蛇!



    这此黑蛇根本不理会他们,直接就朝呜呜追了过去,在到岸时,纷纷飞窜进了黑雾之中。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