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骑士的传说(书坊) 作品

第1803章 是时候亮出我的绝招了

    怀孕凝视肯定算不上是什么‘至宝’。

    所以,宋书航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儒家圣人之眼。难道,这逍遥散仙和儒家或者说和儒家圣人有什么关系?

    同时宋书航脑海中马上浮现出一些‘挖眼夺瞳’的剧情情节。

    “先别聊这个,二等奖开始了,快发挥我们的本事出来。”狂刀三浪提醒道:“我有几个好主意,我们一群人可以排成一串的6,一定非常亮眼。”

    边上,苏氏阿七静静的望了三浪一眼,然后又蹲回去,轻轻抚摸着自己的爱刀,手指轻轻磨着爱刀的刀刃。

    “其实这个时候,叫666和拍马屁可能没什么用了。”羽柔子道。

    这两个手段铜卦前辈和三浪之前都用过了,甚至更多能想到的好招式,在争夺三等奖的时候都被大伙用了一遍。

    “但叫总比不叫好吧?”狂刀三浪道。

    二等奖可是6-7层的宝物,就算是黄山前辈这种土豪,也不能轻视这么一批宝物。

    “有什么手段大家都用上吧,值得一抢。”七修圣君道。

    他是怕群里的道友拉不下脸来,所以特意说了一句,给群里的道友一个台阶。以他大前辈的身份开口了,群里的道友就能没有顾忌的使用各种手段。

    黄山尊者提醒道:“对了,造化道友你坐下。”

    造化法王:“???”

    “别开唱,将麦克风放下……其他办法随你用,但唯独别开唱。”黄山尊者补充道:“我怕你开唱,会被当成攻击,被驱逐出散财王座。”

    造化法王望着手中的麦克风:“其实我只准备念几句词来着,没准备开唱。你们一定要相信我。”

    灭凤公子默默的掏出一套定制耳塞,给自己的耳朵塞上。想了想后,他头顶又冒出一对尖尖的耳朵,他给头顶的耳朵也塞入耳塞。

    宋书航惊讶的盯着灭凤公子,为什么公子有四只耳朵?

    “盯着我看干嘛?”灭凤公子转过头来,问道。

    宋书航连连挥手;“没事,没事。”

    可能是灭凤公子的种族品种比较特殊,所以有四耳也说不定。公众场合讨论别人外貌的事情,有点不礼貌,所以宋书航转回头去,望向羽柔子。

    “对了,羽柔子。你准备怎么做?”他好奇问道。

    感觉羽柔子似乎是冲着二等奖和一等奖来的,怎么没见她行动?

    “嘻嘻,我原本想好了一篇台词,准备念上一遍。但现在我放弃了。三个名额,除去一个可能‘暗箱操作’的名额外,我就争取那两个名额吧。”羽柔子道。

    四等奖时,大家还不知道喊666,铜卦前辈喊了,他中了四等奖。

    三等奖时,大家还不知道拍马屁时,三浪前辈拍了,他中了三等奖。

    而现在的二等奖,大家都知道叫666,放下节操欢呼拍马屁,竞争太大。想要在众人中成为最显眼的那一个,难度系数极高。

    于是,羽柔子果断的放弃了竞争,并选择了第二个方案。

    只见羽柔子默默的从自己的‘一寸缩小袋’中取出了香炉,又取出了一个真人比例的雕像,并将香炉和雕像摆好。

    “白前辈同款雕像?”宋书航问道,这雕像就他当时接白前辈出关时,白前辈身体所化的雕像一模一样。

    “宋前辈猜对啦,而且,这雕像里面还有一张白前辈的签名照。”羽柔子得意洋洋道。

    宋书航一脸惊讶:“什么时候的事?”

    羽柔子什么时候找了白前辈要了签名?

    这时羽柔子已经将雕像和香炉摆好,她取出香,伸指在香头上一捏,香被点燃。

    上香后,羽柔子有模有样的开始许愿:“白前辈,咱想中个二等奖!请助我一臂之力!”

    不知是不是错觉。

    在羽柔子许愿的同时,宋书航的左眼仿佛真的看到了从雕像中,有一个类似‘祝福’或者是‘气运加成’之类的东西,落在羽柔子的身上。

    二等奖的抽奖光柱开启。

    同样是三条光柱,在人群中飞快的穿梭着。

    一道光柱穿梭着最终落在了一位老熟人的身上。

    冬瓜圣君一身金色的盔甲,柱剑而立,特别耀眼。光柱降临在他身上,他凭着自身的幸运获得了抽奖的名额。

    宋书航的目光注视着第二道光柱,以及身边的羽柔子。

    羽柔子的方法,能成功吗?

    正思索间,第二道光柱,扫到了宋书航身上……然后,又从他身上经过。最终,稳稳的落在了羽柔子身上,停顿了下来。

    宋书航:(⊙_⊙)

    真的成功了?

    光柱将羽柔子笼罩,光芒包裹着她的身体,让她看起来更加美丽。

    “耶~成功了。”羽柔子用力握拳,然后她伸手一抚长发,黑发

    飘扬,每一根发丝都被光柱的光芒包裹,闪耀。

    这一刻的羽柔子,闪亮到让人移不开眼睛。在场大半人的目光,都被她吸引。

    羽柔子笑嘻嘻的将白前辈神像和香坛收了回去,对着宋书航和灵蝶圣君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望天!”龟前辈震惊到说不出话来。

    “看到了没有,我女儿,聪慧。”灵蝶圣君裹着被单,骄傲道。

    宋书航对着羽柔子竖起大拇指。

    不管是羽柔子自身气运逆天,或者真是白前辈雕像起到了效果,以结果来说,她就是成功了。

    “早知道我应该试着抢一下第一名来着。不过算了,第一名让给别人啦。”羽柔子伸出双手,光柱化为令牌落在她手中。

    “冬瓜圣君一个令牌,羽柔子一个令牌,还有一个中奖者是谁?”宋书航好奇道,刚才他的注意力都被羽柔子吸引了,移不开眼睛,没注意抽奖现场。

    所以,最后一道光柱的得奖者是谁?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