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水淋 作品

第73章既然开始了,就不允许你说结束

    “原来不止一个?”陆沐擎判断的说道,扬起了嘴角,目光中却闪过一道凌厉,肯定的说道:“怎么能只打一顿呢,确实很low,打个半死,更失去了乐趣,要顿顿打,变着花样打,千奇百怪的打,打出新的水平,还是挺有意思的。”

    炎景熙:“……”

    他像是在开玩笑,但是对上他如墨莲般的眼眸,又有一种认真的成分在里面。

    “你很闲吗?我怕打他们脏自己的手。”炎景熙说着,咬了一口蛋糕,放入嘴里。

    陆沐擎看着她的嘴唇阖启,黑瞳迷魅了起来,声音低沉的问道:“你真的想要嫁给佑苒吗?”

    炎景熙拿勺子戳着蛋糕,直言不讳的回答道:“这个不是我想不想的问题。”

    “只要你不想,我就可以帮你解决这件事。”陆沐擎接上她的话,目光灼灼。

    炎景熙对上他如同漩涡一般的眼睛,心跳猛然的漏了一拍。

    她知道他肯定有这个能力!

    但是他帮助她后呢?

    要求是什么?

    她吗?

    炎景熙握紧了拳头,鼓起勇气问道:“陆沐擎,你喜欢我吗?”

    她说的喜欢是感情上的习惯,人格上的喜欢,心跳因为紧张,快要到了嗓子眼,目光却专注的锁着陆沐擎。

    “你说呢?”陆沐擎反问,眼里多了一层柔色和无奈。

    炎景熙不知道。

    他是对她很好,但是他对周围人都很好,他对她的喜欢是出于成熟男女之间的激情燃烧?还是想和她生活一辈子的细水流长?

    如果是后者,她凭什么!

    陆沐擎有钱有势,有容有貌,有身材有才华,性格好,脾气好,是商业巨子,睿智深沉,运筹帷幄。

    而她,是孤儿,没有社会经历,也没有实战设计才华,更没有很好的脾气,相反,她虚伪,狡诈,在夹缝中求生存,可能连工作都找不到,更是别人手中的一颗卑鄙的棋子。

    他高尚,她卑微。

    他站在金字塔的顶端,她处在金字塔的最底层。

    不是她自卑,而是她有自知之明,她凭什么!

    如果只是看到她的漂亮,她的身材,那么,这种男女之间的游戏她玩不起。

    因为红颜有一天总会老去,身材也会被摧残,美丽不会永存。

    想到这里,炎景熙下定了决心,坚定了眼眸,很确定的说道;“我的事情我自己解决。”

    陆沐擎睿眸一顿,闪过一道类似于愠色的锋锐,快的琢磨不急。

    突然的,他伸出长臂,手指穿过她的发丝,按住了她的后脑勺,吻落在了她的嘴唇上,强势的进入她的口中,品尝到她还带着蛋糕香浓的甜美,把他的气息灌入她的口中,侵入她的五脏六腑之中。

    炎景熙惊讶的撑大了眼眸,对上他深邃的就像万年水潭一般的睿眸,看到他眼中倒影着的自己,心慌意乱,下意识的推着他的肩膀。

    陆沐擎眉头一皱,握住她的手,翻身,倾注了一些力量,把她压倒在床上。

    原本强势的吻,变得温柔细腻,缱绻旖旎,密密麻麻,铺天盖地,密不透风,就像是他本人那样的儒雅温润,又有种让人无法抗拒的强制,在不知不觉的中,已经走入他进行规划的局里面。

    炎景熙的理智告诉自己不要沉沦,可偏偏一点力道也没有。

    全身也软绵绵的,好像处在温暖的云端。

    他的手掌从睡裙中进去,沿着她纤悉的腰往上。落在白皙圆润之上。

    炎景熙一个激灵,感觉到他手掌的力度,娴熟,以及缠绵。

    他对她的身体很感兴趣。

    她的心里却有一种悲凉的情绪,眼中多了一些氤氲,盈盈闪闪,波光粼粼。

    她要的是他的心,如果没有,那她不会踏出开始那一步。

    炎景熙正欲推着他的时候,门外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炎景熙心惊的看向门口,门没关,那就是在办公室的那扇门了,要是办公室的门没关,外面的人进来,再往卧室一瞧。

    炎景熙不敢想象下去,瞪着红润的眼睛盯着陆沐擎。

    陆沐擎松开唇,目光深幽的看着她,霸道的说道:“从你问我要皮带的那一刻开始,你已经招惹我了,既然,我决定开始,你就不能结束。”

    炎景熙拧眉,“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你知道。”陆沐擎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她是知道,可是,她不愿意用身体换来短暂的欢愉。

    “小叔,在吗?”门外李晴威的声音响起来。

    炎景熙看向门口,依稀的听到开门的声音,惊得睁大了眼眸,要是被李晴威发现了,她和陆沐擎肯定就说不清楚了,而且,她现在的身份还是陆佑苒的女朋友,爷爷知道,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陆沐擎看到她的惊慌,轻笑了起来,点了一下她的鼻子,柔声道:“别怕,有我呢,衣服在柜子里,等我一下。”

    陆沐擎起身。

    炎景熙看着他朝门口走去,要是他开门,那个李晴威发现她躺在他床上,陆沐擎就算解释了,也怕李晴威捕风捉影,以小心之心度君子之腹。

    炎景熙赶忙的从床上爬起来,经过陆沐擎,躲在卧室的门后面。

    陆沐擎深幽的看着她,眼中蒙上一层迷幻的色泽。

    她那里,随着身体的奔跑跳动,刚才在他的手掌下,挺了出来,因为敏感,还没有消下去,在白色的睡裙下,美好的形状清晰可见,还透露着粉红的色泽。

    炎景熙太紧张,没有注意到他的变化,手贴着墙壁,斜睨着门。

    她那摸样好像是坠入凡尘的小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