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恶魔

    房间中响起拍的一声,格外的清脆。

    陆佑苒目露凶光,眼眸腥红,像是被抽掉了理智,变得如同恶魔一样疯狂,力大无穷的右手握住了她的手腕,压制她的头顶,带着势在必得的强势,汹涌澎湃,如同要把她带进无尽的深渊。

    炎景熙整个身体都害怕的瑟瑟发抖着,惊慌着睁着水眸,睫毛轻颤,如同在暴风雨下的百合,明明已经脆弱不堪,偏偏眼睛里有股子不服气,歇斯底里的吼道:“滚。”

    陆佑苒第一次被女人这么吼,受了刺激般,死死的握住她的手掌,彻底疯狂了,带着戾气,朝着她的嘴唇吻上去。

    炎景熙别过脸。

    她不让他吻,他就偏偏要吻到。

    陆佑苒伸出左手,钳制住她的下巴,强迫她正对着他,俯身,用力的吸住了她的嘴唇,带着毁天灭地的杀气,用力的吸取她的水嫩柔软。

    炎景熙除了疼以外,更多的是惊悚害怕,以及愤怒。

    她被钳制住的手,握成了拳头,脖子上的血管暴起,使出吃奶的劲道都无济于事,眼泪从眼眶里面流出来,进入两鬓的发丝中。

    她从来都不怨天尤人,虽然委曲求全,但是一直靠自己的力量,活到了现在。

    在她过去的二十四年里,不怨恨孤儿的命运,不抱怨棋子的对待,更不奢求冯如烟有一点点的怜惜,以及炎家对她有一点点的仁慈。

    可,此时此刻,才知道,原来自己尽可能的苟延残喘,力量尽然是这么的渺小。

    生活轮不得自己做主,第一次的爱情也在手指尖滑落,就连,作为从女孩到女人的第一次也用这种被迫的,羞辱的方式失去。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门口一道尖锐的声音响起来,“你们这是干什么啊?”

    炎景熙听到炎蕊的声音,惊恐的美眸中,波光粼粼,氤氲早就不断的在聚集,似乎看到了期望的火光。

    她比任何时候都希望看到炎蕊。

    “炎蕊……”炎景熙喊了一声,对上陆佑苒灼灼的眼。

    他拧紧了眉头,下巴紧绷着,犀利的眼睛中没有褪去想要她的渴望,眼眸中掠过厉色,紧锁着炎景熙精致的脸蛋,正眼都没有看炎蕊,命令道:“滚出去。”

    炎蕊看到炎景熙白色的腿被举起,陆佑苒挤在中间,临门一脚之势就可负距离接触。

    她不可能走的,等到炎景熙怀上了陆佑苒的孩子,那她就什么都没有了。

    炎蕊跑到炎景熙跟前,对着炎景熙吼道:“炎景熙,你给我滚出来。”

    陆佑苒压根就不在乎和炎景熙做被炎蕊看着,甚至,炎蕊的存在让他更多了几分的兴奋。

    他直接撕扯炎景熙的小裤裤。

    炎景熙顾不着炎蕊的怒火,挣扎出来的手死命的敲打着陆佑苒,整个人的神经紧绷着,像是快要断了,彻底的崩溃。

    她从来都没有看过一个人,既然可以这么的可怕,就像恶魔一样,带着毁天灭地的杀气。

    她歇斯底里的挣扎着,腿不让他得逞的乱踹。

    炎蕊看着陆佑苒握着那庞大的巨物,往她身上蹭,但炎景熙像是疯了一样,他也没有得逞,拧紧了眉头,手中那东西快要爆炸。

    炎蕊心中有种怪异的酸和委屈。

    她和他在一起,都是自己千方百计的取悦,用口才能把那东西弄大,可炎景熙什么都没有做,它就能如此茁壮。

    炎蕊对炎景熙有更深一层的恨意,对着炎景熙吼道:“炎景熙,你怎么能这么不要脸的,这个男人,已经是我的了!”

    陆佑苒一直没有得逞,本来就烦躁,听炎蕊这么说,厌恶的睨向她,眼中放射出的寒光几乎要把她给凌迟了,冷声问道:“我什么时候是你的了?”

    炎蕊也火大了,故意说给炎景熙说道:“就在这周,佑苒,你们现在躺着的沙发我们也是躺过的,你还夸我做得好的,你忘记了吗?”

    炎景熙想到陆佑苒和炎蕊也躺在她现在躺着的沙发上,就觉得胃里一阵恶心,乘陆佑苒疏忽的时候,从他的身下一下子钻了出来。

    可才走了一步,就被陆佑苒抓住手臂,再次跌坐在了陆佑苒的腿上。

    炎景熙的神经完全被害怕左右,什么都思考不了,歇斯里地的甩着陆佑苒的手,压根就甩不开,她握住他的手,在嘴边,咬住了他的虎口。

    炎蕊看这画面似曾相识,新仇加旧恨,脑子充血,抓起茶几上的玻璃烟灰缸就朝着炎景熙头上丢去。

    炎景熙尽一切可能挣扎,没有注意到炎蕊丢过来的烟灰缸。

    额头上猛的疼痛。

    烟灰缸砸在她额头上后,弹落在地上,发出哐当一声。

    炎景熙眼前眩晕,血从额角流过眼眸,顺着脸颊递到白色的衬衫上面。

    一滴,两滴。

    炎景熙恍惚的看着炎蕊,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迷茫,心里有些隐隐的痛。

    就算她不是炎家的孩子,他们一起上学,一起长大,同在一个屋檐下。

    她现在是被强x!她居然还砸她!

    眼泪还没有从冻结的眼中流出来,心中已经延伸起一层更深的寒意,足以冰冻身体里面对炎家每一寸的热血,只剩下歇斯底里的冷。

    炎蕊被炎景熙冰冷的眼神震撼住,又觉得自己不应该害怕炎景熙这个孤女的,就更有了底气,指着炎景熙骂道:“看什么看,炎景熙,你不过就是我家养的一条母狗,别给脸不要脸,在我的面前,你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