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我要你

    “没有,我怎么敢啊,ktv的酒杯就拇指那么大,我跟她说,只要她喝掉一杯,就多点一瓶拉菲,酒杯里还有冰块,她喝一百杯都没有问题,她居然喝了一杯就说不能喝了,这个女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王展蓝抱怨道。

    陆沐擎的脑袋里闪过一句话: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他的嘴角带着洞悉的笑意,扬起嘴角道:“将军令那种ktv,一瓶拉菲要十五万,她就算能喝掉一百杯,你觉得你那开发商会付那一千五百万?一套别墅才这么点钱吧?”

    王展蓝翻滚了一圈眼珠,茅塞顿开,咧开笑容,嬉笑道:“好像也是,还是她聪明,见好就收。”

    “嗯,已经十点半了,你们也该走了,让她早点回去。”陆沐擎沉声吩咐道。

    “嗯嗯。二哥吩咐,我一定去办,一会我就说换个地方完,明天我就把别墅敲定下来了哈……”

    包厢结束只有十点半,炎景熙觉得今天运气挺好的,卖掉两瓶拉菲,最后没喝完,就帮张总寄存了。

    换好衣服站在服务台的时候,看到周嘉敏。

    “我听玲姐说你卖了两瓶拉菲,有三千元的提成。”周嘉敏愉悦的说道,一圈轻轻的打在炎景熙的胸口,“不错啊,首战告捷。”

    “运气好。你什么时候下班,我们一起回去。”炎景熙说道。

    “我这边也差不多了,大概还有半小时。”周嘉敏说道。

    “小炎。”玲姐心情不错的喊道,走过来,对着前台说,“把小炎包厢酒钱的单子写一下。”

    前台写好后,玲姐在上面签了字,连同电梯卡,递给炎景熙,说道:“我这边还在忙,暂时走不开,财务室在二十八楼2805室,你找王经理,他会给你结算今天的工资,要是以后空了,还可以过来。”

    炎景熙恭敬的接过单子,甜甜的说道:“谢谢玲姐。”

    炎景熙进入电梯的时候还在想,拿到三千元钱,她明天就可以请陆沐擎吃饭了,不知道他有没有空。

    想到陆沐擎,心跳无由的快了起来,夹杂着一些复杂的情绪,说不定,她这次设计大赛得了名次,就可以去陆氏工作了。

    不过他是一个总裁,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员工,以后也没有接触的机会吧。

    电梯在八楼的时候,开了门,一个将军令客房处的服务员一边接电话一边推着推车走进来,推车只进了一半,她的身体就僵住了,眼中带着泪水,担忧的说道:“军军进医院了吗?……好好,我现在就回来。”

    客房服务员挂掉电话,捂住了嘴唇,眉宇中充满了纠结,痛苦,已经无奈,她转眸,看向炎景熙,欲言又止,鼓起勇气的说道:“小姐,您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嗯?”炎景熙看她已经哭了出来,大约猜到电话里的内容,心里也有些波动。

    “我儿子现在抽搐进了医院,我老公在出差,我婆婆身体不好,儿子又一直喊着要妈妈,但是我现在还在值班,我不能没有这份工作,你能不能帮我代班,我可以给你二百元钱的。”客房服务员左手撑着推车,着急的说道。

    炎景熙看着她几乎要崩溃的模样,叹了一口气。

    将军令有一个很变态的工作守则,炎景熙听周嘉敏说过。

    比如,不能请假或者旷班,如果要旷或者不来,必须找人替班,否则就扣除奖金和当天三倍工资,情节严重者开除。

    她不是一个容易动情的人,但是,母爱这一点戳中了她心中最柔软的一处,谁都会有一个难处,也希望,她将来遇到一样情况的时候,有一个好心人帮她。

    这种要求,不是迫不得已,谁也不会请一个陌生人帮忙。

    炎景熙点头,说道:“钱就不用了,你跟我大概说下,我要做些什么。”

    服务员听炎景熙爽快的答应,出乎她的意料之外,跪在了地上,对着炎景熙磕头,一边哭着,一边说道:“谢谢大姐,大姐真是好人。”

    “别这样。”炎景熙受不起,扶起服务员大姐,说道:“你有事就快去把。”

    服务员站起来,擦了擦眼泪,一边把外面的工作服脱下来,一边说道:“我负责12楼和13楼的晚间客房服务,到明天七点就可以打卡回去了,打卡机和休息室都在八楼,现在1208号客人让我过去打扫。”

    服务员把衣服递给炎景熙,欲言又止,不好意思的垂下眼眸说道:“所以要麻烦你一下了。”

    “我明白了。”炎景熙接过服务员手上的工作服,换上,看到工作服的胸卡上写着王桂芳的名字。

    炎景熙给周嘉敏发了一条短信,“出了一点小意外,你结束后到12楼等我一下。”

    发完短讯,炎景熙拉利落的把头发编成了麻花辫,推着推车到1208号门口。

    敲门

    “谁啊?”里面一个女人的声音传出来。

    “服务员,打扫卫生。”炎景熙清甜的说道。

    “进来吧。”

    炎景熙用服务员给的万能卡开了门,拿着抹布进去。

    房间中迎面而来的是一种怪异的腥味,混合着洗发水,沐浴露的香味,地上丢了很多餐巾纸,靠近茶几的地方,茶杯倒在地上,在茶杯的附近有些茶叶和一滩的水迹。

    房间就一个女人,围着浴巾半躺在床上,靠着枕头,一只手里拿着一条钻石项链把玩着,一只手中拿着手机,睨了一眼炎景熙,声线烦躁的吩咐道:“把房间给我重新打扫一遍。”

    炎景熙颔首,戴上橡胶手套,闷头干活。

    电话接听了,这个女人换了一种语气,着急的问道:“秦姐,你说我该怎么办啊?刚才晴威说这次的投资很重要,如果正常的话,明年一个月就有一亿的收入,如果我现在入股的话,以后就不用靠拍片子吃饭了,你知道,这一行靠的是青春饭,我已经不小了,还不知道能再拍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