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水淋 作品

第63章要是指婚给陆沐擎就好了

    饭后

    炎景熙收拾桌子,把没吃的香菇鸡肉粥放进塑料袋,睨向陆沐擎,他正站在边上打电话。

    阳光从摇晃的树叶之间穿过来,斑驳的落在他的身上。

    陆沐擎微微扬起嘴角,如同洞悉一般,“是投资的茶叶的生意?好,我知道了,静观其变吧。”

    陆沐擎收回手机,回头。

    四目相望。

    对上他如同万年深潭一般的幽眸,炎景熙的心里突然的跳楼了一般,像是自己做了什么亏心的事情,正好被逮了一个正着,脸微微发红,强行露出笑容,装出也是刚刚看向他的样子,问道:“教授,你今天什么时候回学校?回学校的时候顺便把我的包带回来吧,我就不去你爸爸那里了。”

    陆沐擎看着她那清明靓丽的眼眸,和脸上虚虚的笑容,似乎已经洞悉,微微扬起了嘴角,“走吧,公司里刚接手,有一大堆的事情,我这一周都不住在学校里,不过我现在回我爸那,可以把你带回去。”

    他说着走过来,顺手接过她手中的垃圾袋,往门口走去。

    炎景熙脑子里有一个疑问,跟在陆沐擎的身侧歪着脑袋狐疑的问道:“你是住在爷爷家里吗?”

    “嗯。”陆沐擎应了一声,拉开顶楼的门,走去电梯。

    炎景熙的心里有些怪异的感觉,挑转动了眼眸,还是忍不住好奇,盯着陆沐擎的侧脸,问道:“你明明有家,为什么之前住在陆佑苒那里啊?”

    陆沐擎想到某位老人鬼鬼祟祟嘱咐的模样,扬起了无奈的笑容,睨向炎景熙,轻描淡写的回答道:“我妈的意思。”

    炎景熙挑了挑惺忪的眉头。

    她对他越发的好奇,他的妈妈和爸爸相处也挺奇怪的,特别是陆佑苒的爷爷,像是很喜欢他的奶奶,但是又拉不下脸。

    电梯来了

    陆沐擎空着的手轻轻的搭在了炎景熙的肩膀上,把她缓缓的推向电梯,问道:“在想什么呢?那么入神。”

    “嗯?”炎景熙确实在想心事,所以没有注意她肩膀上的手,疑惑的看向他,但是关于家事,她没有立场问,也不方面问。

    他没有把搭在她肩膀上的手放下来,目光漆黑如墨,像是看出了她在想什么,说道:“我爸爸和我妈妈早就离婚了的,我跟我姐跟着我妈妈生活,我大哥跟着我爸生活。”

    炎景熙眨了眨眼睛,狐疑的垂下了眼眸。

    她在陆佑苒的爷爷那里好像只看到了爷爷,陆佑苒的姐姐和姐夫,脱口道:“陆佑苒的爸爸妈妈不跟爷爷一起住吗?”

    “我大哥跟大嫂离婚了,大哥就去了国外,大嫂改嫁,小青跟着我大哥,所以留在了我爸的身边,佑苒跟着我大嫂,后来成年后,就从他们家里搬出来,自己生活。”陆沐擎很有耐心的跟他说道。

    炎景熙想起梁栋宇,他喊陆佑苒佑苒哥,随口问道:“你大嫂改嫁的那家人家姓梁吗?”

    陆沐擎的眼中掠过一道凌厉的异色和狐疑。

    炎景熙还没有捉摸到就汇入他如同宇宙一样浩瀚的漆黑之中,变得讳莫如深。

    陆沐擎微微扬起嘴角,标准的温润如玉,但是明显,口气没有之前轻松惬意,若有所思的问道:“你怎么知道那家人的?”

    “一个学弟,听他喊陆佑苒哥。”炎景熙顺口回答道。

    陆沐擎收回搭在她肩膀上的手,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着她,多了一道阴阳怪气的揶揄,“不会是你上次说的追你的校草吧?”

    炎景熙没有注意到他手的小动作,无奈的扯出一笑,耸了耸肩,默认了。

    电梯到了一楼,陆沐擎扔掉垃圾后,从口袋中拿出车钥匙,优雅的按了车锁。

    上了车后

    他像是在想些什么,一直没有说话,炎景熙看他修长的食指时而敲着方向盘,握着方向盘的无名指上没有钻戒压过的痕迹。

    脑子里一个她自己都没捕捉到的信息闪过,她的心跳突然的加快了起来,脸上有些烫,觉得闷热,呼吸也不通畅,必须说话,才不会安静的诡秘。

    “教授。”炎景熙喊了一声。

    陆沐擎转眸,深幽的看着她。

    炎景熙真想臭骂自己一顿,她还没有想好说什么,就喊了他。

    对上他好看的眼眸,炎景熙局促的扯着安全带,头脑里快速的闪动着,轻咬了一下润泽的粉唇,有了话题,问道:“你为什么要来学校做老师啊?”

    陆沐擎扬起嘴角,浩瀚的眼眸似宠溺的看着她,“真想知道?这可是机密。”

    炎景熙心里漏了一拍,眯起眼睛,虚虚的干笑着,手上无意识的扯着安全带,说道:“你可以不说的,我就随便问问。”

    陆沐擎微微一笑,转眸看向前方,说道:“你们学校之前属于明纬建设,我妈也在学校里做过教授,那个时候,明纬是业内的贵族学校,基本从明纬出来的,都会走向专业的顶级,但是这些年在各大市场的冲击下,明纬在业内的声望渐渐的过气,暗地里被陆氏收购了,我过来只呆到这学期结束,主要是考察明纬的师资力量的,反正一周上一堂课,这个月结束我也只要上六堂课而已。”

    他尽然把机密告诉她了!

    炎景熙受宠若惊。

    “考察的结果怎么样啊?冯校长会被董事会开除吗?”炎景熙问了和自己息息相关的一个问题。

    冯如烟就是用毕业证要挟着她,她在学校里面的靠山就是冯校长,如果冯校长倒台了,是不是意味着她的危险就解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