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纯真?嘿嘿

    炎景熙背脊撞的发疼,拧眉,嘟嚷道:“陆少爷,能做一个有素质的强盗吗?”

    陆佑苒伸手,虎口钳制住她的小脸。

    炎景熙的脸被捏住的地方像是变成了肉末,嘴唇也被挤得嘟了起来。

    只听他比冬天还要寒冷的声音说道:“强盗?不是厕所那东西吗?”

    炎景熙道他听到了,只能装傻充愣,暂时性失忆,想要扯出笑的,脸被握着,阖起着被嘟起的红唇,含糊不清的说道:“哪有人自个说自个是厕所那东西的,您的觉悟,甘拜下风。啊!”

    话音刚落,他手掌的力道更重了,俊脸也在她的眼前扩大,咬牙切齿,眼神越发锋锐,一字一句清晰的说道:“如果我是厕所那东西,你也得给我吃下去。”

    炎景熙对上他冷萧的眼,这个男人真的不好惹,偏执,冷血,又残忍,她的睫毛微微的颤抖着,眼眸波动,倒影出他那张英俊的冷脸。

    陆佑苒看她是真的害怕了,眼神也柔了几分,锁着她柔润的嘟起的红唇,就如同樱花一般的色泽,如果吻下去,不知道什么味道。

    炎景熙看他不知道在想什么,脑子里一个灵光,眼眸中闪过狡黠,她看向陆佑苒的身后,喊道:“爷爷。”

    陆佑苒以为陆曜淼也在,下意识的松开了虎口往身后看。

    炎景熙一掌拍开他的手臂,在他错所不及的时候,灵活的钻进了的士车,关上门,锁上。

    一气呵成

    陆佑苒回头没有看到陆曜淼的身影,知道自己上当了,拧起眉头,阴冷的看向车子中。

    炎景熙双手揉了揉被他拧到僵硬的脸蛋,扭过脸,看向窗户外面的陆佑苒。

    她的嘴角咧开,笑容如盛开的玫瑰花,眼中碧波荡漾,水泽盈盈,又充满了灵气,对着他挥了挥手,对着他说了两个字。“拜拜。”

    陆佑苒死死的盯着她这辆车子,全身笼罩着萧冷气焰的气焰,从口袋里拿出手机。

    炎景熙看是陆佑苒的来电显示。

    估计他快气炸了吧!

    这样坏脾气的男人,她可无福消受。

    等有机会她赢了爷爷一盘棋就跟陆佑苒说:gameover.

    想到希望就在前方,炎景熙笑嘻嘻的按了红色的键。

    爽快!

    “姑娘,要去哪里?”司机师傅说道。

    炎景熙看向窗外,想起陆沐擎嘱咐的阳阳要吃流食,说道:“去福粥记,谢谢。”

    炎景熙在福粥记买了一份香菇鸡肉粥,一个荷包蛋,一份牛奶,一份排骨叉烧砂锅饭,还有一份鳗鱼烤虾砂锅饭,一份珍珠奶茶,一份蓝山咖啡,一共花了八十九元。

    她刚好请得起。

    炎景熙拎着塑料袋,从电梯里面处理,才走了一步,就听到有人喊她。

    “炎小姐。”

    炎景熙回头,看是刚才张局长一起带过来的警员,问道:“你有事吗?”

    “陆总说你没有带手机,吩咐我在这里等你。”警员说道。

    “嗯?”

    “小孩已经检查完毕,身体很好,醒过来了,做完了笔录,他的家人现在在病房,也给她带来了粥,陆总让我告诉你去顶楼找他。”警员笑着说道。

    炎景熙点头。

    也好,阳阳已经有妈妈照顾了,而且,房间里可能还有陆佑苒,她可不想和他碰面。

    炎景熙颔首,道了谢,去顶楼找陆沐擎。

    顶楼设计成为了一个空中花园,四周用金属护栏围住。树木郁郁苍苍,顶上还有一部分的遮阳,风景优美,空气良好,诗情画意。

    炎景熙走过去,走到转角处,听到陆沐擎的声音传过来。

    “都是一家人,只要把资金补齐了就可以了,财务这块我会找人把账重新做下,你不用操心公司的事情,暂时休假,调理一下。”

    炎景熙探过脑袋,看到了陆沐擎带着优雅的笑容,而李晴威却紧拧着眉头,低垂着头。

    这句话的意思看起来温厚无害,他的语气也轻柔和善,但是细细的琢磨,让李晴威暂时休假,他找人把账重做,另一个意思就是,他变相的把李晴威开除冷冻了。

    陆沐擎,真是高,运筹帷幄,处理事情杀人于无形,这种男人要是成为对手肯定很可怕。

    “可我资金真的冻结了,无法拿出五千万,还请小叔帮我。”李晴威担忧的请求道。

    陆沐擎微微扬起嘴角,深邃的眼中讳莫如深,不动声色的笑着问道:“你投资的是什么生意,怎么会冻结,我看看我有什么朋友可以帮上忙的。”

    李晴威的脸上有道心虚,垂下闪烁的眼眸,扯了扯嘴角,“那倒不用,我还是自己想办法吧,还希望小叔宽限几天。”

    “我给你一周的时间。”陆沐擎笑着在李晴威的肩膀上拍了两下,意味深长的说道:“下去吧,阳阳刚醒,也需要爸爸安慰。”

    李晴威敢怒不敢言,低头说道:“那我下去了啊。”

    李晴威转过身,一脸的阴鸷,刚好和炎景熙的双眸对上,他咬了咬牙,喷射出一道杀气,快步的经过了炎景熙,离开了顶楼。

    “什么时候过来的?”

    炎景熙听到陆沐擎的声音就在耳边,回头,他接过她手中拎的两个塑料袋,走去大理石圆桌那。

    炎景熙瞟了一眼李晴威消失的房间,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些莫名的担心,可又想着,她不是他们圈子里的人,她是不是多想了。

    炎景熙朝着陆沐擎走过去,回复道:“刚来,阳阳做了笔录了?”

    “嗯。”陆沐擎应了一声,目色平淡的说道:“阳阳说他是觉得河里的莲花好看,看婆婆又在打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