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我哪有惹你生气

    陆沐擎挑了挑惺忪的眉头,嘴角带着无奈的笑意说道:“吃饭就不用了,你以后少惹我生气就行。”

    “我哪有惹你生气?”炎景熙轻声嘟嚷了一句,说出来,她自己觉得有点像是在跟他撒娇,脸色更加的红润了一点,把要说的话说出来道:“我的包在爷爷那里,皮夹也在包里面,所以我现在身上没钱,你能不能借我点钱,我去买中饭,等我拿到我的包后就还你。”

    陆沐擎猛然想起,现在已经是中饭时间,眼中闪过一道怜惜,抱歉的说道:“饿了吧?”

    他把皮夹从口袋里拿出来,递给了炎景熙说道:“说什么还不还?你去买中饭还不是给我们吃的,要多少钱自己拿。”

    炎景熙接过他的钱包,心里有些怪异的感觉,很不好意思的打开他的钱包,从里面拿了两张一百的,握在手心中,把钱包递还给他,说道:“算我借你的,你想要吃什么,我请客。”

    陆沐擎睨了一眼她手中的两百元钱,目色有些飘渺,调侃道:“我想吃海鲜舫的海鲜,你这200块就够了?”

    海鲜舫的海鲜人均消费要1000多块钱,她身上一共才一百多,哪有钱请他吃那么贵的。

    炎景熙囊中羞涩,微微的拧起眉头,抿了抿嘴巴,垂下了眼眸。

    陆沐擎看着她像是在下决定的思索模样,浅笑,从皮夹里拿出五张一百的,递给她,说道:“跟你开玩笑的,随便买点吃的就行。给阳阳买点有营养的流食。”

    炎景熙看着他手中的五百元钱。

    如果一顿饭还他一个人情,她可以不用欠他,值得。

    炎景熙接过他手中的钱,放入口袋中,说道:“下个月我请你去海鲜舫吃饭。”

    陆沐擎意味深长的看着她,像是在审视。

    炎景熙怕他看出来她没钱的紧迫,赶忙转过身,朝着电梯跑过去。

    陆沐擎扬起了嘴角,他怎么可能吃饭让女生花钱呢,不过,两个人一起去海鲜舫吃饭,感觉挺好的。

    炎景熙跑到电梯的门口,立马按了向下的电梯。

    她跑什么啊?

    她又不偷不抢的。

    炎景熙偷偷的瞟向陆沐擎之前的位置,他已经不在哪里了。

    炎景熙微微失落的时候,又松了一口气。

    电梯声响了,炎景熙低着脑袋走进电梯,电梯里面加她在内,有五个人。

    一个中年女人,一个中年男人,还有一对年轻男女,那个年轻的男人靠在电梯的岩壁上。

    女的几乎把身体所有的重量倾压在男人身上,双手勾住男人的后劲,踮起脚尖,两个人忘乎所以的接吻着。

    炎景熙瞟了一眼,回过头,感觉不太对劲,那个男人有一种熟悉感,特别是他今天的这套服装。

    炎景熙再次回头,狐疑的睨着。

    男人因为俯身正吻着女人,大部分的脸被女人遮掉的,从他们换气之中,炎景熙看到了这个年轻男人的一半的侧脸。

    居然是陆佑苒。

    炎景熙惺忪的挑起眉头,飘渺的目光看着这对忘乎所以的男女,她是打招呼呢,还是不打招呼呢?

    尼玛,他要跟女人接吻能不这么高调吗?

    秀恩爱,一般都死得快啊。

    在她犹豫之际,陆佑苒突然的睁开眼睛,那双冷眸如同鹰眸一般犀利,带着寒光,看到是炎景熙,又闪过一道错愕,和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恐慌,汇入冰冻之色的寒眸。

    他粗鲁的把眼前的女孩拉开,眉宇中闪过一丝的烦躁。

    女孩诧异的看向陆佑苒,顺着他的萧冷的眸光看去。

    炎景熙也看到了女孩的脸。

    是上次那个自杀的女孩。

    炎景熙错愕了一下,眨了眨眼睛,相比再吃野食的陆佑苒,她居然更觉得尴尬,也有些同情眼前这个女孩。

    人家都说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她是在哪里跌倒,她就在哪里跌的更惨。

    她都脑残到这样了,她还有什么好跟人家计较的呢。

    炎景熙大方的弯起了眼眸,嘴角往上扬起,露出假假的笑容,说道:“你们继续,我什么都没看见。”

    陆佑苒的冷眸更加凌厉了一份,拧眉道:“你跟踪我?”

    炎景熙觉得这对白似曾相识,这陆佑苒也太狂妄了吧。

    她嗤笑了一声,说道:“陆大少爷开的是玛莎拉蒂,我只有两条腿,飞毛腿也没有这么快啊,你一溜烟就飞了,我就是想追也有心力不足。再说了,我又没有透视眼,能够看到你从电梯上下来,就算我有透视眼,我要跟踪你,就不会这么快的暴露目标了,还有,我要是有透视眼,我早就富可敌国了,你说,对吧,陆少爷。呵呵。”

    陆佑苒看着她那憨厚的笑容,觉得她说的有点道理,眼神没那么冰凉,用责怪的语气问道:“我不是让你呆在家里的吗?”

    “呵呵。”炎景熙把手放在脸侧,握紧了爪子,无奈解释的说道:“我也想呆在你家里恭候您陆大少爷回来,但是你侄子掉在水里了,我们送他来医院,他现在正在八楼做检查呢,要不,你这个做舅舅的去看看?”

    炎景熙说着,余光看到女孩紧握的手掌,手背上的青筋都暴了出来,那是一种憎恨,来自无缘无故的仇视。

    她招谁惹谁了?

    炎景熙放下爪子,转眸看向女孩,对上她愤怒的眼神,微微一愣,眨了眨眼睛,她真的是无辜的,特别不喜欢这种女人的仇视。

    脑子里闪过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