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水淋 作品

第60章衣服都湿成这样了

    “你说,衣服都湿成这样了,怎么是什么都没做呢!”炎景熙学着当时陆沐擎的表情,神态,语气说道。

    模仿的惟妙惟肖。

    说完,抬起下巴,挑衅的看着他。

    陆沐擎睨着她,觉得她刚才的表情特别的生动,小脸蛋红红的,很像是熟了的红苹果,很想咬一口,而且她那晶亮的眼眸中又带着氤氲的委屈,虽然不易察觉,但是波光粼粼,五光十色。

    看着她的眼神,他的心就如在平静的湖面上被丢进了一块石头,荡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嘴角往上,轻笑了一下,说道:“我的意思是你去湖里救了人,所以衣服是湿的,小脑袋瓜子里面到底在想些什么?”

    炎景熙顿了一下,抿了抿嘴,她当时还以为他说这句话的意思是他认定她真的推了那小孩。

    虽然陆沐擎此时的语气像是在弹劾她,但是,她的心里却流淌过被信任后的甜蜜和温暖。

    眼睛里面也有了几分的晶亮的柔意。

    “那你不说清楚。”炎景熙嘟嚷了一句,嘴角微微的扬起了。

    陆沐擎深幽的眼神看向炎景熙,刚好对上她浅笑的样子,目光又多了一层宠溺,柔声说道:“把手机给我!”

    “手机?”炎景熙摸了一下口袋,看到自己穿的是没有口袋的裙子,手机放在包里,恍然的想起,说道:“当时走的急,我的包还在爷爷那里呢,没有带手机。”

    陆沐擎清了清嗓子,幽深的目光睨了她一眼,重复了一句,说道:“我的手机。”

    “哦。”炎景熙反应过来。

    “上衣口袋里。”陆沐擎提醒了一句。

    “好。”炎景熙把他的手机找出来,递给他。

    陆沐擎接过手机。

    他的手掌不小心划过她的指尖,炎景熙手指一颤,还没来得及品味心里的感受,脸就起了直接的生理反应,微微泛红。

    炎景熙觉得有些热,又怕开窗户,风大,把小孩吹感冒了。

    她就别过来脸,看向窗外,专注的看窗外的风景,转移自己的思绪。

    窗户外面,阳光强烈,穿过路两旁的梧桐树,斑驳的散落在地上,形成一个又一个白点。

    炎景熙又不自觉的把目光落在了陆沐擎的身上,他的身上也有些跳跃的白色斑点,如同笼罩上了绚丽的色彩,迷魅,动人,成熟,内敛,如温润如玉,又似矜贵高雅。

    刹那间,她有听到自己的心跳的声音,咚,咚,咚咚,咚咚咚……

    陆沐擎拨打了电话,一手拿着手机放在耳边,一手握着方向盘,目光温润的看向前方,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声音醇厚,又富有磁性,又儒雅的说道:“张局,我是陆沐擎,还要麻烦你的人到第一人民医院去录一份真实的口供……当事人是一个年仅三岁多的小孩,所以,我希望能够没有一点干扰的元素……不用,只要最真实的……呵呵,好,谢了,改天请你吃饭。”

    炎景熙静静的听着,没有听过比他更好听的声音了,听在耳朵里,身体都是麻麻的,很酥软。

    突然的,车子经过减速带,咯噔一下。

    炎景熙的心也咯噔一下,懊恼的拧起了眉头。

    她刚才在胡思乱想一些什么啊!

    她跟陆沐擎没有可能,且不说,他有一个不知道妈妈是谁的孩子,就光是他这个像光一样的男人,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财富,还拥有一个完美的容貌,身材,他有能力享用各种投怀送抱的美女。

    也见多了花花世界的惑。

    她没有这个能力能够征服她,她又何德何能能有征服他。

    扪心自问,她只是一个寄人篱下,没有背景,没有后台,没有亲人,也没有工作的穷学生。

    “你听到了晴威他们聊天的什么内容?”陆沐擎邪佞像炎景熙问道。

    炎景熙陷入在自己的思维中,一时没有反应陆沐擎在跟她说话,茫然的看向陆沐擎,顿了一下,眨了眨眼睛。

    陆沐擎微微笑了一下,挑起眉头,看着她懵懵的模样,眼神也柔了几分,“在想什么呢?神游了?”

    炎景熙摇摇头,她怎么可能会把自己刚才臆想他的事情说出来呢,多丢脸啊。

    她弯起眼眸,露出干干的一笑,装傻充愣的说道:“对不起啊,我刚才正在放空思绪,遨游太空中,所以短时间内不在地球,呵呵,你刚才问了什么?”

    陆沐擎也没有跟她较真,好脾气的再次问了一遍道:“你是不是听到了不该听的内容?所以晴威才针对你?”

    说道这个。炎景熙点头。

    她也想找个机会跟陆沐擎说,道:“我去花园的时候,看到这个孩子的父母在争吵,那个男的好像是亏空了五千万的公款去做了一个投资,但是投资出了一些问题,被冻结了资金,然后他让那个女的说是因为赌博输了,才拿了五千万,他们还提到了你,说你可能会查账!”

    炎景熙又认真的想了一遍,确定没有遗漏,结尾道:“就这样。”

    陆沐擎若有所思的挑起了一根眉头,漆黑的眼眸中闪耀着晶亮的睿光,又沉溺进了无尽的深邃之中。

    “你觉得投资生意失败损失五千万和赌博输掉五千万,哪个更容易被原谅?”陆沐擎若有所思的问道。

    “投资生意失败,至少这个情有可原,毕竟心是上进的,赌博就……会让人恨铁不成钢吧。”炎景熙回答道,垂着的眼眸闪过一丝晶亮,补充了一句说道:“那个男的说,如果是女的输钱,爷爷不会怎么样的?但是如果知道是他在投资,就会被送进监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