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委屈了?

    炎景熙气的眼圈有些泛红,目光犀利,毫不畏惧的望进眼前这个目光闪烁的男人眼中,陈述的口气说道:“你为了一点点的蝇头小利,就把你儿子给舍弃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儿子长大后,会怎么看你?赚那么多钱,不就是为了子孙后代吗?你子孙后代都不要了,也不会永远富贵下去。”

    李晴威怕陆沐擎听出什么,立马转身对着陆沐擎说道:“小叔,不要听她小说,如果你不相信,张姨也能够作证!”

    李晴威用警告的眼神看向张姨,喝道:“张姨,你刚才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都跟我小舅说,不要害怕,我小舅是公正的人。”

    “那个,”张兰花瞟了一眼李晴威的脸色,呼吸不平稳的,低着头说道:“我家里刚好来了一个电话,这个时候这位姑娘走过来说小少爷挺可爱的,然后就带着少爷去湖边玩。我当时觉得她既然能到花园,就应该是家里的客人,也没有多说什么,可是等我打完电话,回过身的时候,看见这位姑娘不知道怎么回事把少爷推到了河里,当然也有可能是不小心推到湖里的,然后这位小姐立马跳进了湖里,把小少爷给救了上来,我看到的情况就是这样的。”

    炎景熙嗤笑一声,三人成虎,她一人,也是百口莫辩。

    她看向陆沐擎,眼圈有些红润,说不出的委屈,也不明白心里那份寒意是怎么来的?只是定定的看着陆沐擎,很是悲观的语气问道:“你也觉得是我把这个小孩推下去的?”

    陆沐擎的目色深幽的看着她,黑色的眼眸里没有一点波澜,倒影出两个小小的她,把她的担忧,愤恨,委屈,无奈,生气都看在眼里,而他的嘴角带着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有种让人捉摸不到的高深莫测。

    他就算不说话,周围的气压因为他的到来变得很奇怪,仿佛他才是一切的主宰。

    “小叔,我们三个人都看见了,总不会是我把阳阳丢下去的吧,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李晴威怕陆沐擎相信炎景熙插话道。

    一阵风吹过来,炎景熙有些冷,不仅是身上,还有她的心里。

    她拢了拢潮湿的衣服。

    很多东西,他信就是信。

    不信,她说再多也是多费唇舌。

    炎景熙不屑解释,说道:“算了,信不信由你。反正我什么都没做。”

    陆沐擎幽深的目光打量着她潮湿的衣服,惺忪的挑眉,平淡的语气说道:“衣服都湿成这样了,怎么是什么都没做呢!”

    “就是,为什么我们这三个人衣服都是干的,就你是湿的,说明事发的时候就你一个人在湖边,我们都不在湖边,你还有什么要狡辩的。”李晴威大骂道。

    炎景熙的心里猛然的一沉,看向陆沐擎,眼睛中带着晶莹的光亮,有些迷魅,有些悲观,也有些说不出的飘渺。

    她用上牙齿咬了咬嘴唇。

    其他人不信她也无所谓,可是她跟陆沐擎相处了好几天,她是那种会把无辜的人推下湖的人吗?

    或许,他会这么认为。

    因为他看到了她把炎蕊关在门里面,也看到了她装神弄鬼的骗冯如烟!

    在他心里和思想里,她就是这样一个卑鄙无耻,背后使诈的小人。

    算了,他怎么认定都无所谓了,她也没有必要为这些不相干的人伤心。

    炎景熙深吸了一口,咽了一下苦水,眼眸波动,氤氲上几分的薄雾,把她的伤感、委屈、黯淡,都隐匿在里面,让她那双琥珀色的眼眸越发的飘渺。

    “报警好了。”炎景熙淡淡的说了这四个字,挑衅的朝着陆沐擎挑了挑眉头,“我就不相信,警察也跟你们一样榆木脑袋猪脑子。”

    她径直往前走,陆沐擎握住她的手臂,斜睨着她问道:“委屈了?”

    “这个站着说风凉话也不腰疼?”炎景熙甩开他的手,愤恨的说道。

    陆沐擎不仅没有生气,反而扬起了嘴角,眼中里也多了一层讳莫如深的笑意,玩味的口气说道:“那你想要我做什么?”

    他的眼中自信,沉着,仿佛她说什么,他都会去做,也一定能够做到。

    炎景熙正欲说话,就听陆佑青大声呼叫了起来,眼泪直接往外面冲,“不好了,阳阳休克了!”

    陆佑青用脸去测阳阳的体温,把自己身上的披肩给阳阳捂上,声音呜咽道:“他身上好冷。晴威,怎么办啊?”

    炎景熙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真是对这个白痴女人又气又恨。

    她都说过了,应该让这个小孩低着头,把肺中或者口中的水吐出来。

    这个女人没有一点常识的把小孩搂在怀中,五脏六腑都蜷缩着,导致肺部的水没及时吐出来,造成肺部积水,休克了去。

    “快给他做人工呼吸。”炎景熙沉声说道,虽然被冤枉,但是救人要紧,毫不犹豫的朝着陆筱青走去。

    她的手臂一把被李晴威抓住。

    李晴威瞪着她,喝道:“不要你去猫哭耗子。”

    炎景熙真的真的彻底火了,甩开他的手,怒目相斥道:“你把自己比喻成耗子,跟我无关,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你居然还拉着我不让我去救你儿子!不就是为了几个破钱吗?生命重要还是钱重要?等到你老了之后没有一个能陪在你身边,花钱也请不到人来照顾你,你死之后更没有人来看你,你就扒着你的那些臭钱进棺材吧。”

    李晴威怒气冲冲,又怕陆沐擎听出什么,惊恐而暴怒的骂道:“你到底再说些什么?”

    说着,李晴威一巴掌就要朝着炎景熙的脸上打过去。

    他的手掌还没有打到炎景熙的脸上的时候,就被陆沐擎握住了手腕。

    陆沐擎拧起眉头,几分不悦,眼中寒气猛然迸射而出,让人不禁胆寒。

    李晴威望着陆沐擎的眼睛,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