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水淋 作品

第58章踏着清辉而来的陆沐擎

    “小青,我这不是想为了我们以后打算吗?爷爷的态度很明显,他公司要不是给小叔就是给你弟弟。我们什么都没有,我必须做得事情让你以后能过上好日子,我们还有阳阳呢。”

    炎景熙听那个叫晴威的男人说道,又看到那个叫小青的女孩软了表情,当好像还是很担忧的说道:“可问题是,不是我说了算的。你到底把这个钱用到哪里去了?怎么会被冻结的?什么时候才能把钱补出来,五千万不是小数目。”

    五千万?

    炎景熙依稀的记得好像陆沐擎去找爷爷就是有些财务上的问题,让爷爷去查一下,难道就是说的这五千万?

    “小青,我们是坐在同一条船上的,就算这个钱没有被冻结,我把这个钱拿出来,我们就什么都没有了,你爷爷给我一个月十万元的工资够我们花吗?我就连百分之一的股份都没有。”

    “那你想要怎么办?我也没用五千万,如果被查到,你就会去坐牢的。”女人烦躁的吼道。

    炎景熙听到这里,觉得自己不应该听下去了。

    她本来不是权力和阴谋中间的人,误入的人一般死的很快。

    “不会的,小青,毕竟你姓陆,你说这个钱是你拿出来赌博输掉的,他们不会拿你怎么样的?顶多爷爷就呵斥你一顿。还能真把你送到监牢里去吗?”

    炎景熙悄悄的转过身,还听见那个男人在她的背后说道。

    “李晴威,你是让我替你背黑锅!”

    “小青,我是在为我们将来考虑,现在爷爷还在还能护着我们一点,要是把公司给你弟弟后呢?你觉得你弟弟,会给我多少工资?只有我在外面赚的钱,咱们以后的日子才能够扬眉吐气,小青,你帮帮我吧,就当帮你自己!”

    炎景熙抬眸的时候,看到一个小孩在湖边玩,去够湖里的莲花,他的身边一个人都没有。

    “喂,小心。”炎景熙喊道。

    话音刚落,她看到小孩滚到了湖里。

    炎景熙赶忙的朝着湖边跑去。

    李晴威和陆筱青这个时候看到突然冒出来的炎景熙,脸色都发白,相互对视了一眼。

    李晴威看着奔跑中的炎景熙,惊慌的对陆筱青说道:“快点抓住她,她肯定听到了什么?要是告诉爷爷,我们就什么都完蛋了。”

    “哦。”陆筱青一时反应不过来,朝着炎景熙跑去。

    李晴威抄近路,在炎景熙的面前拦住了她,狰狞的睁着眼睛,吼道:“你是什么人,在我家花园干什么?你刚才到底听到了多少?”

    炎景熙看了一眼湖里正在扑腾的小人,又看了一眼阻止她救人的男人。“我现在不跟你说,我刚才看到有一个小孩掉到湖里了。”

    炎景熙要跑过去,男人张开手拦着她的路。

    炎景熙看那小孩已经看不见了。

    时间紧迫,她跑不到男孩落水的地方再跳了,不跟眼前这个男人废话,一个鲤鱼打挺,直接跳进了湖里,朝着刚才小男孩落水的地方游过去。

    保姆张兰花手中握着手机跑过来,到处找不到小少爷,又看到一个女孩在湖里游泳,一种不好的预感从她的脑际闪过。

    陆筱青也看到保姆张兰花,像是意识到什么,惊慌的问道:“阳阳呢?”

    张兰花已经吓的嘴唇颤抖,三魂六魄都飞道了九霄云外,知道自己闯祸了,眼圈红着,眼泪都流露,紧张害怕的说道:“我刚才就去接了一个电话,转身就找不到少爷了。太太,我真不是故意的。”

    陆筱青也意识道掉在湖里的是她的儿子,担忧的看着湖里,喊道:“阳阳,阳阳,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阳阳。”

    李晴威盯着湖面,眼神里闪过一道阴鸷的利光,抓住了陆筱青的手,沉下气,说道:“小青,别哭了,记住,阳阳是被那个女孩推到水里的。”

    “我们看到的,就是那个女孩把阳阳推到水里的。”李晴威再次重复了一遍。

    陆筱青诧异地看着自己的老公,脑子里像是浆糊一样,搞在了一起,什么都思考不了。“阳阳,我的阳阳。”

    李晴威看陆筱青在崩溃中,甩开她的手,警告性的眼神看向同样错愕中的张兰花,厉声道:“你是我家请的保姆。照顾阳阳是你的职责,但是因为你疏忽职守,阳阳掉到了水里,丧失了性命,这件事情你要承担全部的责任。”

    张兰花一听,脚发软,直接跪在了地上,求道:“对不起,姑爷,我真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姑爷,你绕过我吧。”

    李晴威一脚踢开张兰花,厉声道:“现在你听我的做,我兴许还能放过你。”

    张兰花一听说,他会放过她,立马颤颤巍巍的点头,说道:“行,姑爷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

    李晴威这才满意,眼神中越发的阴鸷,说道:“刚才你在打电话的时候,这个女孩趁你不注意,抱走了阳阳,等你听到噗通一声,看到这个女孩把阳阳推到了湖里,知道了吗?”

    “知道了,知道了,我知道怎么说了。”张兰花肯定的说道。

    “晴威,为什么要这样冤枉她,她现在在河里救的是你的儿子?”陆筱青不懂,像是看陌生人一样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她可能听到了我们说话的内容,我们要先将她一把,到时可以说她是故意诬赖,阳阳是爷爷的宝贝,也就不会随便听她瞎说了,说不定连让她说的机会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