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水淋 作品

第52章解铃还须系铃人

    炎景熙把被子踢开,抓起手机,打开来看,是陆佑苒的来电显示。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滑了接听键。

    “醒了吗?”陆佑苒那边没有任何温度的话传了过来。

    炎景熙抿了抿嘴巴,死鱼一般的眼神看着天花板。

    他陆大少爷打电话过来,就算是睡着了的也该被吵醒了,还问她醒了没有?

    炎景熙骨子里的那股叛逆被激发出来,惺忪的抬了抬眉头,回答道:“还没,说梦话中。”

    陆佑苒:“……”

    他没想到她是这样的回答,愣了三秒,脸上布上了黑线,顿时有点怒,“说人话。”

    炎景熙瞟了手机一眼,嗅了嗅鼻子,慵懒的回答道:“那个,我暂时就只会一种语言,你能听的懂就听,听不懂我也没有办法了,陆大少爷要是没有事,我就挂了哈。”

    炎景熙说着,毫不给面子的要去挂电话。

    “明天是周六,爷爷让你过来吃饭,我明天早上去接你。”陆佑苒说道。

    炎景熙犹豫了一下,想着,解铃还须系铃人,她去见下爷爷也是好的,陆佑苒压根就不喜欢他,也是因为迫于爷爷的压力才会和她交往。

    要是爷爷那边的压力没有了,她不是就不用和陆佑苒纠缠了吗?

    “哦。我知道了。”炎景熙应了一声。

    按照她对陆佑苒的了解,他一般打电话都是说完自己想要说的话,就挂了电话,可是他那里沉默了五秒钟还没有挂电话。

    炎景熙拧起眉头,催促道:“陆少爷还有什么吩咐吗?您那边不说话是睡着了吗?还是咱们之间有语言障碍,您老听不懂。”

    电话突然又像是暴怒了一样,猛然的挂掉了。

    炎景熙瞟了一眼被挂掉的屏幕,拧起眉头,这个人真是一点耐心都没有,打声招呼会死啊!

    算了,跟陆大少爷这种地点生气,不值得。

    炎景熙抓起被子,蒙在里面,翻了一个身,继续装死睡觉。

    第二天是周六。

    炎景熙昨天睡的太多,早就醒了,她开门,看到陆沐擎正好也从房间里出来。

    他穿着黑色的修身短袖西装,里面没有穿正式的衬衫,而是一件浅青色的鸡心领的套头衫。

    简单中不缺优雅,优雅中又带着一股子的霸气。穿什么都好看,衬托着他的英俊挺拔。

    炎景熙想着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他还是她的导师,她还要在他这里一段时间。

    虽然昨天晚上好像两个人之间并不愉悦,但是生活还要继续,她就当把昨天那页翻了过去,今天迎接新的篇章。

    炎景熙酝酿出了笑容,说了一声,“陆教授,真早。”

    陆沐擎淡淡的睨了她一眼,平静的眼中如同宇宙一样的宽广不找边际,也没有一丝的感情,像是没有听到她打招呼。

    他很冷漠,矜贵,全身上下笼罩着生人勿进的疏离。

    没有回复她,陆沐擎扫了她一眼后,漠然的转身,快步的朝着楼梯走下去。

    炎景熙盯着他孤傲的背影,心里有些怪异的感觉,愣在原地,等他的身影看不见,才缓缓的下楼。

    他是在跟她生气?

    还是从今以后把她当成是透明人了?

    就算只是师生关系好歹也应该点个头,应一声吧。

    炎景熙的心里不爽。

    她走到楼下,没有看到陆沐擎的身影,听到汽车引擎的声音,下意识的跑到门口,看到他坐在驾驶座的位置上,下巴紧抿着,侧脸看起来刚毅而五官深刻,如同雕塑家手中的艺术品一般。

    他的车子经过她的时候,他的目光如同鹰眸一般,看着前方,头也没有回,消失在她的视线中。

    陆沐擎通过后车镜看着炎景熙站在门口的身影,睿眸漆黑,微微的拧起眉头,闪过一道复杂的锐光,开车离去。

    炎景熙鼓起腮帮子,慢慢的吐出口中的气,目光惺忪的看着陆沐擎消失的方向。

    心里越发的不爽,这个男人,好的时候对你好的一塌糊涂,坏的时候,拽得像是二百五一样,恨不得朝着他的脸上吐一口口水,说道:“去,老娘不稀罕你。”

    算了,反正还有一个多月她就该毕业了,以后,兴许也没有多少的见面机会了。

    炎景熙转过身,走去厨房,看到还在煤气上的粥,美眸顿了一下,越发的暗沉中闪过一道无缘无故的戾气。

    给她做的粥对吧?

    炎景熙走过去,把锅子端起来,把粥倒进了垃圾桶中,一边倒一边对着粥说道:“不会说一句话吗?干嘛不说话,你不说话就很吊了,对不对?我一会把你扔进垃圾桶里,看你能吊上天!”

    炎景熙倒完,把锅丢进了洗手池,发出乒呤乓啷的声音。

    她把桶里的垃圾袋丢进了垃圾桶中,这才心情稍微好转了一点。

    炎景熙转身,回公寓,把锅子刷了,打扫好了卫生,去自己的房间拿衣服,准备洗衣服。

    经过陆沐擎房间的时候,她看着他的门犹豫了一下。

    要不要帮他洗呢?

    炎景熙想起陆沐擎前几次的帮忙,眼眸柔和了一点。

    她过来的职责是照顾他衣食起居的,不想被人落下把柄,顺便洗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

    她旋转了陆沐擎门的把手,扭动了几下。

    眉头紧锁了起来,顿时一股子无名火从心里出发,冲到了脑际,脸都涨得通红。

    尼玛,他居然锁门,把她当贼一样防了?

    炎景熙一脚踢在门上,发出咚的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