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水淋 作品

第49章叔侄之间第一次浅浅的交锋

    床上只有炎景熙一个人的身影,闭着眼睛,面朝着门睡了一会,胸口不舒服,像是什么东西在胃里翻腾,可是就是出不来,她轻哼了一声,眉头皱了起来,翻了一个身,脚后跟砸在床上,发出pong的一声。

    背着门躺了一会,还是难受,喉咙口泛酸,又吐不出什么东西,再次的闷哼了一声,带着像是要哭的颤音,又翻了一个身。

    陆佑苒意识道自己刚才脑补的内容是错的,瞬间就平缓了怒气,朝着炎景熙走过去,看她脸异常的红润,眉头锁了起来,嘴唇要哭不哭的抿着。

    她没有撒娇,也没有哭泣,却有一种让人心疼的楚楚动人的特质。

    “怎么喝那么多酒?”陆佑苒烦躁的说道。

    炎景熙依稀的听到有人在跟她说话,她也没有睁开眼睛,顺着他的话就脱口道:“冯娇娇和韩伟故意灌我的,好难受,你去给我倒点水,口渴。”

    “等下。”陆佑苒拧着眉头,稍微柔和了表情,环视了她的房间一圈,没有看到饮水机,就冲出了房间。

    他跑到楼下,看到陆沐擎从门口走进来,拧眉数落道:“小叔,小熙现在不舒服,你怎么能让她一个人在房间里的啊。”

    陆沐擎幽幽的目光睨着陆佑苒眉宇之中的烦躁和隐约中的担心,睿眸深了几分。

    他回到公寓门口,去抱炎景熙下车的时候,她就不安稳的睡着了。

    从车上下来,她就要呕不呕的模样。

    他也喝醉酒过,那种感觉他知道,胃里翻腾,胃酸反上来,但又卡在喉咙口。

    他记得不远处有一个药店,骑自行车过去三分钟,比汽车快。

    他就出去买解酒药了。

    陆佑苒数落了一句后,又到处找了一下,说道:“水呢,你们这里水都没有吗?小熙她口渴。”

    “呕。”陆佑苒听到楼上异样的声音,赶忙的转身朝着楼上跑去。

    陆沐擎锁着陆佑苒着急的背影又深了几分。

    佑苒性情寡淡,骨子里的冷然,对女人从不上心,就算是家人病了,他也难得会露出关心的神情。

    可刚才,他分明在他的眼中看到了紧张。

    陆沐擎心里有些一样的不舒服,拧起眉头,走进了厨房,倒了开水,又去冰箱里拿了冰水,混合了一杯,端去楼上。

    炎景熙吐的都是水,倒也不脏,只是房中充满了浓郁的酒味。

    炎景熙吐完,好受了一点,抽了几张餐巾纸,擦了嘴角,感觉门口一个人影,抬头,看到是陆佑苒的时候,觉得陌生和恍惚。

    想了一下,好像是陆佑苒,有些诧异,头脑里还没有反应,胃里又一阵翻腾,朝着地上吐了。

    “愣着干嘛,拖把在一楼的洗手间。”陆沐擎走进来说道。

    “哦。”陆佑苒应了一声,下楼去拿拖把,走到楼下,他突然的顶住了脚步。

    他现在已经长大了,怎么还像小时候那样听陆沐擎的话呢?

    陆佑苒拧起眉头,烦躁的看向炎景熙的房间。

    算了,她现在房间吐的到处都是,确实需要拖一下。

    陆沐擎把水杯放在桌上,左手扶起炎景熙,让她靠在他的怀中,右手掌中放着药,柔声宽慰道:“这是解酒药,你服下一颗,好好睡一觉就好了。”

    炎景熙吐完后,脑子重,全身无力,眼眸无力的睨了陆沐擎一眼,低头,冰冷的红唇在他温热的掌心上滑过,舌头沾了药放入口中,在他的手掌里留下一些湿润的痕迹。

    陆沐擎的手掌心里因为她舔过,痒痒的,端起了水杯,递到她的嘴边。

    炎景熙乖巧的喝了水,把药咽了下去。

    陆沐擎把她放在床上,细心的盖好被子。

    炎景熙恍惚的看着他柔和的表情,眼中有些湿润的雾气,波光粼粼,闪闪发凉,心中也像是被潮湿了。

    除了那次快要死的大病,有张姨贴心的照顾之外,二十四年来,无论她是发烧还是感冒,或者是病倒在床上,都是一个人熬过来。

    没有人照顾,没有人嘘寒问暖,更没有人会给她喂药,盖上被子。

    记得有一次,冯娇娇和炎蕊想要灌醉她,她装醉发酒疯,其实是真的醉了的,头晕,难受,心里憋屈,把所有的怒气发泄出来,结果是,她被关在了洗手间里,整整的关了一夜。

    炎蕊,冯娇娇都病了,她其实也冻感冒了,别人都有爸爸妈妈照顾,她只有一个人,冯如烟不给她买药,她只能偷偷的去拿炎蕊的感冒药吃,把炎蕊吃的不要的药藏起来,以便不时之需。

    现在第二次的感觉到被人照顾的温暖感,心中慢慢的都是感动。

    “好好睡吧,以后我不会让人这么灌你酒的。”陆沐擎承诺道,手轻柔的拍了她两下。

    炎景熙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心,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一颗眼泪从左眼流出,划过她的眼角,进入了鬓发之中。

    陆沐擎起身,看到陆佑苒握着拖把进来,嘱咐道:“她睡着了,我先出去。”

    陆佑苒瞟了一眼闭着眼睛的炎景熙,轻手轻脚的开始拖地。

    拖一下,心里就咯噔一下,身体也僵硬一下,又耐着性子拖一下,又觉得自己拖地挺可笑,嗤笑一声,接着拖地。

    拖完,如同像是过了山车一般,有些恍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