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水淋 作品

第47章踏着彩霞从天而降,为她斩荆披棘

    “谁让你坐下来的,真的好意思。脸皮练的比砖头还厚。”冯娇娇冷哼的看着炎景熙说道。

    炎景熙慵懒的瞟了一眼冯娇娇。

    她是炎蕊的表姊妹,炎蕊不喜欢她,他们同气连枝,加上韩伟对她有一肚子的气,自然针对。

    炎景熙扬起嘴角,琥珀色的眼眸中又多了一分飘渺的无动无衷,就当没听见。

    冯娇娇看炎景熙没有理她,顿时火上心头,朝着冯校长撒娇道:“爸,你怎么谁都往这里喊啊?穷人救济会吗?”

    陆沐擎余光看向低垂着眼睑的炎景熙,她就像是一朵孤傲的长在暴风雨下的玫瑰,纵然娇弱,却毫不畏惧严寒,看似沉默,却隐匿着惊人的力量,让人心生怜惜。

    他闲暇的摇晃着红酒杯,微微扬起嘴角,低沉迷人的嗓音对着冯校长说道:“景熙是我在学校里的助理,我特意让杨老师邀请来的,如果不行,我们先离开,不妨碍你们吃饭。”

    陆沐擎的声音和表情看似温厚柔和,但是,字里行间,又彰显着微微的不悦和他压迫性的魄力。

    冯校长紧张的额头上出汗,那餐巾纸擦着汗,干涩的笑道:“怎么会?这顿饭是特意感谢陆总的,陆总邀请来的,也就是我们的贵宾,求之不得。”

    冯娇娇刚才还说,怎么谁都能来吃饭,听自己的爸爸说求之不得,感觉自己的脸上被打了两个巴掌,火辣辣的。

    她看向炎景熙的目光里面充满了怪异的嫉妒和愤恨,抿了抿嘴,没有出声。

    炎景熙知道陆沐擎故意在帮她。

    以往,她被炎家那边的人冷嘲热讽惯了,早就习惯了麻木,能听的听,不能听的就当是耳边风,反正不痛不痒,也不难过。

    她自以为无坚不摧,可能是知道没有人会帮她,这条路,再多荆棘,也只能闷着头走下去。

    可突然出现了这么一个人,像是踏着彩霞从天而降,为她斩荆披棘。

    明明她是该觉得解气的,可更多的,心里像是被揉进了酸楚,感动从内而发,低垂的淡漠眼眸中蒙上了湿润的雾气,盈盈闪闪,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眼中会涩。

    白玲珑意味深长的睨了炎景熙一眼,举起酒杯,对着陆沐擎说道:“这次合作案的事情还要谢谢陆总。这杯酒我敬你。”

    “我也是从这个学校出来的,举手之劳。”陆沐擎优雅的举起酒杯,慵懒的示意了一下,抿了一小口。

    “对了,听说陆总在陆宁这边的国际酒店快要落成,恭喜啊,小女刚好学的是酒店管理不能知道能不能有荣幸去陆总的公司上班?”冯校长笑着说道。

    “关于人事方面我不插手,但是,我可以把她的个人档案交给人事部经理,人事部那边会通知她来面试。”陆沐擎浅浅的说道。

    炎景熙觉得陆沐擎回答的很好,一句人事方面我不插手,就委婉的拒绝了,但是又场面话的说了后半句话,让谁都不用太尴尬,他的整句话的意思就是,要进去还要看个人的本事。

    可,这么傲慢的一句话在他的口中说出来,让人觉得心里很舒服,还对他有几分感激之情。

    “娇娇,还不敬陆总一杯,谢谢陆总。”冯校长立马看着自己的女儿说道。

    “哦。”冯娇娇举起酒杯,甜甜的说道:“陆总,谢谢你。”

    陆沐擎扬起标准的宽厚笑容,笑容却达不到眼底,委婉的拒绝道:“这酒敬的太早了,我只是帮你投递资料,举手之劳而已。”

    冯娇娇被拒绝,脸上尴尬的收起了酒杯。

    “也好,呵呵,等入职后再谢不迟。”冯校长立马说道,调节尴尬的气氛。

    白玲珑睨了一眼冯娇娇的脸色,在她的腿上轻拍了几下,目光看向炎景熙,说道:“景熙,陆总现在是你的导师,敬陆总一杯酒吧。”

    炎景熙想到上次饭桌上,陆沐擎也不肯喝她的酒让她难堪的事情,微微拧起眉头,在白玲珑的注视下,只能端起酒杯,看向陆沐擎,朝着他举杯过去,心里没有底的说道:“以后还希望陆老师多多关照。”

    陆沐擎扬起意味深长一笑,似乎洞悉她的担忧,端起酒杯和她碰了一下,举杯一饮而尽。

    姿态闲暇,洒脱又优雅。

    炎景熙的心中也有些暖意,端起酒杯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炎景熙酒量挺好?作为学弟,我敬你。”韩伟端着酒杯挑衅的在桌上敲了两下。

    “我来倒酒。”冯娇娇狡黠一笑,握着红酒瓶,转到炎景熙那边,满满的给炎景熙倒上一整杯,随后对着韩伟挑了眉头。

    炎景熙知道冯娇娇想灌醉她的意图,没有喝。

    “景熙,你不会对我刚才生气吧,我都过来给你倒酒赔礼道歉了。”冯娇娇嘟起嘴巴撒娇道,眼神里却是阴鸷的。

    好像她不喝,就是她太小家子气不宽宏大量了。

    炎景熙扯了扯笑容,握住酒杯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冯娇娇立马又给炎景熙倒上新的一杯,一边倒一边说道:“还有一杯,是我敬你的,韩伟的敬酒你都喝了,你不会不喝我的吧。”

    “呵。”炎景熙轻笑出声,眼眸波动,轻轻歪着脑袋,明媚看尽她算计的眼中,闪过一丝的狡黠,看似愉悦的说道:“当然不会,你敬的酒我一定要喝,而且,要喝三杯,只是我喝醉了酒容易发酒疯,你可要多担待!”

    冯娇娇手一颤,红酒洒了一些在外面,惊慌的眼眸锁着炎景熙看似无害的笑容,越发的心里发毛了起来。

    还记得有一次年初吃饭,她和炎蕊故意灌醉了炎景熙。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