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水淋 作品

第43章弱智是会传染的

    陆沐擎松开了手。

    炎景熙瞟了一眼被松开的手,看不清他在想什么,索性不去想,清冷的说道:“陆先生,你回去吧。这里很臭,弄脏了你的衣服我可赔不起,浪费你的时间,我也很抱歉。”

    炎景熙说完,垂下眼眸,不理会陆沐擎,去看之前那个她觉得像的垃圾。

    陆沐擎败给她了,叹了一口气,“一起找吧。”

    炎景熙的心里一颤,分了心,没注意,去撕垃圾袋的时候,手指上突然的一阵刺痛。

    “啊。”她闷哼一声,猛然的收回手,看到中指上不知道被什么咬了一口,留下两个小小的口子。

    陆沐擎担忧的跑过来,看到咬痕,想都没想,抓过她的手指放进了口中,红舌顶着她手指上被咬的部位,用力的吸,把血吐出来,再吸,再吐出来。

    看到吐出来的血是红色的,陆沐擎松了一口气,斥责道:“还好没毒。你做事能不能不要这么莽撞,要是刚才的那条蛇有毒怎么办呢?”

    炎景熙错愕的看着陆沐擎,转眸又看着自己脏兮兮的手指,眼圈里有些潮湿的氤氲。

    他,居然不知道有毒没毒就去吸,而且,她的手还那么脏。

    对比起后背被砸了都没有人关心的凄凉,炎景熙觉得身体里有种暖暖的东西在流淌,一直到了她冰冷的心中,渐渐的也在融化。

    炎景熙水雾迷蒙的眼睛看向他嘴角的血迹。

    他虽然在骂她,但是她还觉得心里就像是融进了巧克力,别样的温暖。

    陆沐擎看到她红了眼圈,表情柔了下来,关心的问道:“是不是哪里还不舒服?”

    炎景熙伸手,用手背擦了他嘴角的血迹,声音柔柔的说道:“你还说我莽撞,如果是毒蛇,死的第一个不就是你?”

    她的手很凉,从他的嘴角划过,却很柔软,就如同羽毛划过他的心间,看着她的眼神越发的柔和了下来。

    眸中印染了月光,几分旖旎,几分的朦胧,却比黑曜石还闪亮。

    “原来,智商低会传染。”陆沐擎浅浅的说道,全是宠溺的味道。

    炎景熙脸微微泛红,心,在静寂的夜中,砰砰砰的跳着,有种一样的情愫从心口荡漾出了涟漪。

    这种控制不住的感觉让她觉得惊慌。

    “你才智商低。”炎景熙嘟嚷了一声,收回了手,垂下了眼眸,看到了那个垃圾袋中露出来的垃圾,很像她扫进去的。

    她赶忙蹲下来,翻了几下,从里面找出来一张纸。

    她摊开来,看到了那张遗失的设计稿,宛然一笑。对着陆沐擎挥了挥手中的纸,弯起眼眸,“设计稿找到了,我说我一定可以找得到的吧。”

    陆沐擎睿眸锁着她那张脏兮兮的脸,她那双灵动的双眸,在夜间,像是钻石,闪闪发光,璀璨耀人,落入他深邃的眼中,甚至情绪也不自觉的被她带动。

    陆沐擎微微扬起嘴角,说道:“嗯,将功补过,你可以不用搬走了。”

    他说完,转过身,朝着自己的车子走过去,笑容扩大。

    炎景熙若有所思的看着他的背影,站起来,有些茫然,错愕,和不知所措。

    陆沐擎停下脚步,斜睨向还站在原地的炎景熙,“还不上车吗?”

    炎景熙擦了擦油污的脸,扯出尴尬一笑,“我身上脏,一会走回去就行了。”

    “上车。”陆沐擎霸气的命令道,盯着炎景熙倔强的脸,走回来,牵住了她的手臂,打开了副驾驶的位置。

    炎景熙整个身影都被他笼罩着,感觉自己被他的气息攻陷,背脊僵硬。

    “要我抱你上车吗?”陆沐擎问道。

    炎景熙的心里一颤,赶忙跨上了他的车子。

    借着车上的光,她看向那皱巴巴的纸,可惜,上面沾上了脏水。

    陆沐擎坐到了驾驶座的位置,睨了设计稿一眼,宽慰道:“没关系,最后一张只是一间偏房的设计,不是最重要的部分,我今晚上可以赶出来的。”

    “对不起,要不是因为我粗心就没有这回事,给我两小时,我照着画出一张一模一样的,你到时候检查一下就行了。”炎景熙说道。

    “你手指受伤了,不要紧的。”陆沐擎开动车子。

    “我要做,是我犯的错,就应该我来承担。”炎景熙确定的说道,因为着急,所以语气都强硬了几分。

    陆沐擎斜睨向炎景熙,在她那双美眸中看到了她的坚定和倔强,以及散发着异样闪亮的光彩,耀的她的小脸都摇弋生姿。

    陆沐擎的心口处微微发软,柔了口气,说道:“知道了,先回去洗澡。看你这小脸,像个小花猫一样了。”

    陆沐擎的拇指指腹擦着她油污的脸。

    炎景熙感觉到他手指的热度,柔柔的,绵绵的,心中也暖暖的,暂时贪恋他的温暖,没有动。

    乖巧的像是正在节奏主人按摩的小妈咪。

    陆沐擎扬起笑容,松开了手,柔声问道:“饭吃了没?”

    炎景熙摇头,“没吃,你吃了没?”

    “也没!”

    炎景熙想到桌上的一桌菜,说道:“你是晚上十二点交稿对吧,我回去先热饭给你吃,应该来得及。”

    “先洗澡吧。”里面去说了一句,开始开车。

    炎景熙也没有反驳,她现在又脏又臭,不适合弄饭。

    公寓。

    炎景熙洗了澡,洗了头发,来不及吹干,换上了棉质的睡衣,就下来给陆沐擎弄饭。

    陆沐擎看到炎景熙从门里出来,说道:“我把菜稍微热了一下,饭还是温的,可以吃饭了。”

    炎景熙看他从厨房里又拿出碗筷,没想到他会做这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