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洗洗干净

    昨晚她刚去陆沐擎那里就有人故意装神弄鬼,而她去陆沐擎那里的消息除了冯如烟,杨教授,校长之类,也只有班级里的同学知道,会不会是班级里同学传出去的?

    炎景熙拧眉,煞有其事的说道:“好像看到了,我一晚上不敢睡。”

    “真的吗?”张华达很有兴趣的过来问道。

    “我也不确定,因为我没有看到那个穿着红裙子的女人,只是好像摸到了一只冰冷的手,再说灯突然熄掉了,我什么都没看到。”炎景熙故意没有说穿知道那个鬼是人,就是怕打草惊蛇。

    “那景熙,你今天还要住过去吗?”周嘉敏担心的问道。

    炎景熙点头,准备引蛇出洞,之前的人没有吓到她,肯定还会出手的。

    炎景熙叹了一口气,说道:“昨晚可能是我自己多想了,世界上哪有什么鬼啊,好了,快上课了。”

    她可而止的停住话题。

    第四堂课的时候,班级里出现了一些骚动。

    周嘉敏挤了挤炎景熙的手臂,眼眸盯着外面,压低声音说道:“看,外面一个超级帅哥。班级里的女生都看痴了。”

    炎景熙看向窗外,对上了陆佑苒冰冷的眼神,那里面就像是寒川,没什么温度。

    炎景熙拧眉,有种不好的预感。

    “好酷,他是除了陆教授以外我见过最帅的了。”周嘉敏感叹的说道。

    炎景熙收回了目光,看向老师,压低了声音说道:“他就是陆佑苒。”

    “跟你相亲十分钟,他爷爷选你做他未婚妻的那个,你未来的未婚夫?”周嘉敏诧异的问道。

    “嗯。”炎景熙应了一声。

    陆佑苒看着就睨了他一眼就把他完全忽视掉的炎景熙。

    敢放他鸽子的,她绝对是第一人。

    昨天让他等了一个小时!

    陆佑苒抿着薄凉的嘴唇,犀利的眸光好好的观赏眼前这个女孩。

    她长的很精致,眼睛大大的,睫毛长长的,鼻梁高高的,嘴唇很饱满红润,肌肤较一般女孩比起来偏白。

    高端,大气,因为眼瞳是琥珀色的,看起来有些飘渺,淡淡的感觉。

    她比炎蕊漂亮多了,但是很会伪装,不声不响,安静的时候好像不存在,但是其实,只要她想,就能成为一枝独秀,成为全场中的闪光点。

    他有了解她的兴趣了。

    下课铃声响起来,很多女同学相约跑出去看帅哥,还有大胆点的上去打招呼。

    陆佑苒带着冷感的气焰,忽视周围一切的动静,锐眸一瞬不眨的死死盯着炎景熙。

    炎景熙感觉到他的凌厉,不慌不乱,不紧不慢的收拾书。

    该来的,总归要来!

    炎景熙把书放进背包里,朝着后门走出去。

    陆佑苒终于动了,大步的走到门口,拦住炎景熙的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

    他发现这样看她,她的脸更小五官更精致,在阳光的强烈照样下,脸上的毛孔都是晶莹剔透的。

    炎景熙抬起下巴,惺忪的看着他,等着他发难。

    “你昨天是什么意思?”陆佑苒冷声问道。

    炎景熙撩过额前的头发,几分慵懒,望进他冰冷的眼中,淡然的说道:“以陆少爷的智商会不知道我的意思?”

    陆佑苒发现她并没有认错,而且,气焰嚣张,握紧了她的手臂,冷声道:“我不就是晚了半小时吗?”

    “我不就是没等你吗?”炎景熙回击道。

    陆佑苒没想到她会这么答复,眼握着她手臂的力道加大。

    炎景熙瞟了一眼手臂,因为他的力气太大,微微发疼,看他这就生气了,脾气该是有多坏啊!

    炎景熙扬起讥讽的嘴角,嗤笑一声,“要是陆少爷看不惯小女子的嚣张,退婚好了,我相信,会有一群女孩等着后补。你又何必到我这里受气!”

    陆佑苒眉头拧起,盯着她无谓的脸,眼中闪过一道锋锐,朝着她的嘴唇吻过去。

    炎景熙吓一跳,急中生智,朝着他的脸喷过去。

    “阿嚏。”

    陆佑苒闪了一下。

    炎景熙眼中带着狡黠,捂住了鼻子和嘴巴,遮住了笑,弯起眼眸,看起来很温和的说道:“不好意思啊,陆少爷,我对你身上的狐骚味过敏。”

    “炎景熙,你故意的!我身上没味道。”陆佑苒厉声道。

    炎景熙睁着明亮的眼眸,无辜的摇头,确定的说道:“你昨晚不是碰过了狐狸了啊!惹得一身骚!”

    “我洗澡了。”陆佑苒拧眉回道。

    “哦,那就没洗干净呗!”炎景熙摇了摇手臂,有些不悦道:“陆少爷,你抓的很疼,能不能不要在狐狸那里爽了到我这里暴力?”

    陆佑苒睨了一眼她雪白的手臂,上面已经有他的手指印,开始发红。

    他松开了手,笔直的站在,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略带烦躁的说道:“炎景熙,吃醋不是你这样吃的,你现在还不是陆夫人呢?”

    吃醋?

    炎景熙挑起眉头。

    他可真是她见过的最自负的人。

    炎景熙也不反驳,眼中带着嘲讽的笑意,顺着他的话说道:“嗯,要不,你陆大少爷就把我丢在学校里冷冻两个月,不要来找我,不要给我打电话,给我点教训,我肯定两个月后,酱油都不吃了。”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