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你故意的?

    炎景熙扯了扯嘴角,把这条短信转发给了陆佑苒,然后又编辑了一条短信过去,“如果你有事,麻烦提前说一声,让人无缘无故等半小时,感觉很不爽。”

    炎景熙发过去,把手机放进包里,转身走出了电影院。

    陆佑苒五分钟后回了电话过来。

    炎景熙看着陆佑苒的来电显示,她倒是很好奇,这个男人前一秒在劈腿,下一秒会跟她说些什么。

    炎景熙接了电话。

    “喂。”炎景熙先平淡的开口。

    “你在电影院等着,我半小时后能到,十点钟应该还有电影。”他沉声说完,又挂了手机。

    炎景熙讶异的看向手机。

    这算什么回事?

    那个男人也太自负了吧!

    没有一句解释,好像他在外面找女人是理所当然,别人只能欣然接受。更或者他觉得他做出这种不忠行为后,她还要送他一面旗帜,谢谢他能抽时间来陪她看电影?

    呸!

    全世界又不围着他一个人转!

    炎景熙把手机跳到静音,放到包里,继续往回赶。

    半小时后,她还在路上,手机震动了起来。

    炎景熙看向手机上陆佑苒的来电显示,浅浅一笑,把手机再次放入包里。

    她回到公寓,已经是晚上的九点半了,四周一片漆黑,只有陆沐擎房间的灯亮着。

    炎景熙打开灯,饭菜还在桌上。

    她猛然想起来,走的时候煤气上还煲着红豆枣子。

    她赶忙冲进了厨房,煤气已经关了,红豆枣子的锅还在煤气灶上。

    炎景熙打开锅盖,汤干了,隐约的有些发焦。

    炎景熙心虚,咬了咬上嘴唇,清澈的眼眸中闪过一些类似于不安的情绪。

    她硬是出去也就算了,这是她的自由。

    可是,她忘记了锅上煮着红豆汤,要不是他及时关掉,说不定会引发火灾吧。

    现在陆沐擎肯定很生气。

    炎景熙正想着,手机响起来,她看向来电显示,是冯如烟的。

    炎景熙看到冯如烟的来电显示就烦躁,深吸了一口气,调整呼吸后,按了接听。

    “妈。”炎景熙喊了一声。

    “炎景熙,你是不是翅膀硬了,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居然让佑苒在电影院等你一个小时,还不接他电话?有你这么矫情的吗?有你这么不懂事的吗?你以为自己是谁?居然敢放佑苒鸽子,我看你真的是不想毕业了,还有,我看我之前投资给你那个张姨的二万元钱也该要回来了,什么玩意……”冯如烟噼里啪啦的骂道。

    炎景熙手机离耳朵远点,放在桌上,等着她骂完。

    她真有些好奇,冯如烟知道炎蕊的事情吗?

    她的女儿在拆她和陆佑苒,她又在撮合她和陆佑苒,锅里反吗?

    炎景熙听手机里不再骂了,把手机拿起来,放在耳边。

    “怎么不说话,你在听吗?”冯如烟不悦的骂道。

    炎景熙酝酿了一下,为难的说道:“妈,你听我解释,你不是让我好好呆在公寓的吗?我之前跑出去跟陆佑苒去看电影,没有做好家务,现在陆先生很生气,我还把夜宵烧焦了,说不定,明天就该滚蛋了?你说,我现在是去电影院呢,还是好好做家务?”

    炎景熙把问题抛给她,语气柔柔的,担心的,眼里带着狡黠的笑意。

    如果冯如烟让她去电影院,她明天就能找个理由从这里搬出去了。

    如果她让她呆在这里,那么陆佑苒那里就她去周旋了。

    冯如烟愣了一下,沉默了三秒,“你能不能给我长点脑子,佑苒的叔叔马上就是陆氏的执行ceo,你要是得罪他,我看你也不要毕业了,读那么多书,那个毕业证,没什么能力,也没什么用。”

    “那妈的意思是……”炎景熙问道。

    “你在佑苒叔叔那里给我好好表现,佑苒那边我来说吧。”冯如烟无奈的说道。

    “嗯,那妈,我打扫卫生了哈!”炎景熙挂了电话,露出了明媚的笑容。

    暗爽!

    她全部整理好了出厨房出来,本想问陆沐擎要不要吃宵夜,她做。

    可是出来,看陆沐擎房间的灯关了,料想他可能休息了。

    或许……

    只是不想搭理她而已。

    炎景熙忽视掉心里的怪异感觉,轻手轻脚的上楼,进房间,锁上门。

    她把手机丢在床头柜上,左右摇了摇脖子,一天下来,像是打仗,很累,现在总算可以休息了。

    炎景熙拉上窗帘,准备洗澡,洗完睡觉。

    她走进浴室,打开水龙头,把脱下来的衣服丢在了盆子里,站在温热的水下面,撩过湿漉漉的头发,仰面,闭上眼睛,让细细的水流落在脸上,舒缓一天的疲劳。

    突然的,眼前一黑,灯突然停电了。

    炎景熙心里一紧,不知怎么的,那个穿着红衣服的鬼一下子窜进了她的脑子。

    她的背脊一阵凉意,黑暗,让她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炎景熙第一个反应就是去拿到自己的手机,她赶忙围了浴巾出去。

    因为关上了窗帘的缘故,里面黑的看不见五指。

    炎景熙小心翼翼的摸索着,惶恐的看着漆黑的四周,空气里静的似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碰。”的一声,炎景熙提到了床脚。

    她趴到床上,去摸床头柜上的手机。

    突然的,指尖触碰道一阵柔滑的凉意。

    那种凉,冰冷刺骨,触感,如同人的肌肤,甚至形状,就都像是人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