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水淋 作品

第33章给我了,就不要拿回去

    “好吃吗?”炎景熙担忧的问道。

    陆沐擎点头,很是意外她的厨艺,说道:“好吃。”

    他又夹了胡萝卜吃了,脱口道:“比我家厨师做的好吃。”

    炎景熙松了一口气,露出笑容,厨艺还是很有自信的,扬起下巴,说道:“当然,我特意学过。”

    “为什么学?”陆沐擎的眼中闪过一道异彩,垂眸,咬了一口排骨,自然的说道:“想做给你老公吃?”

    不知道为什么,听他说老公两个字,炎景熙的脸上微微发红,接口道;“我自己不也可以吃吗?孩子也可以吃,又不是只有老公才可以吃。”

    “嗯。”他吃饭,很有涵养,细嚼慢咽。

    炎景熙看他喉结性感的滚动,下咽,但是一点声音都没有。

    “那个,老师……”炎景熙抿了抿嘴唇,欲言又止。

    陆沐擎看向她好像有话说的模样,问道:“想说什么?”

    炎景熙咬了咬嘴唇,有些不好意思开口,歪着脑袋,眉头皱了一下,尴尬的说道:“我以后保证不旷你课了,那一万字检讨,能不能不要写了?”

    陆沐擎宠溺一笑。

    他说她怎么在他的面前那么乖巧,原来是有求于他啊!

    真的是一种狐狸,还是很可爱的小狐狸。

    “哦。”陆沐擎应了一声。

    “真的?”炎景熙露出愉悦的笑容,眼睛中因为雀跃,像是融入了星辰般闪亮。

    她主动的夹了很多个猪肝放在陆沐擎的碗里,笑道:“老师,多吃点这个,补铁的。”

    陆沐擎的脸上有些怪异,微微拧了拧眉,“我不吃动物内脏的。”

    “啊?对不起。我不知道。”她道歉道,夹了一个猪肝放在嘴里,又夹了一个放在嘴里,又夹了一个。

    陆沐擎看她的红色的嘴唇蠕动,腮帮子鼓鼓的,对着他抱歉的微笑,很是可爱,就像是一朵沾满蜂蜜的盛开的玫瑰花,让他忍不住想去品尝。

    陆沐擎一股热血冲向脑际,伸手,大掌穿过她后脑勺的发丝,按住了他的后脑勺,俯身,对着她红润的嘴唇吻上来。

    长蛇探入,划过她的贝齿,强烈的气息霸道的进入,把她口中的食物卷入自己的口中。

    炎景熙感觉到他柔软的,温柔的嘴唇,以及属于他特有的清冽的气息,脑子里像是被雷劈中一样,一时间转不过弯来。

    等她回过神来,他已经缓缓的松开了她的嘴唇,望着她恍惚中的大眼,露出一笑,“都给我了,怎么还能拿回去呢?”

    炎景熙拧起眉头。

    他刚才是吻她?还是要回食物?他居然把她吃过的东西吃下去了?

    他不是有洁癖吗?

    她居然不反感!

    炎景熙的眼眸不安定的闪动了起来,拧起眉头,用手背擦了嘴唇,“那你也不该……”

    炎景熙在他眼中看到慌乱的,脸色红润的自己,脑子里顿了一下。

    如果说他不该吻她,他压根不是吻,好不好?显得她有自作多情!

    如果说不该吃她嘴里的东西,他都吃了,责怪伤感情。

    炎景熙没有说下去,抽了纸巾擦着嘴唇,嘟嚷道:“多脏啊,很不卫生嘞。”

    “嗯。”陆沐擎应了一声,压根不在意,好像这件事在他这里已经云淡风轻的过了,继续吃着饭。

    炎景熙再次拧了拧眉头!

    她不脏!

    他怎么就说嗯呢?

    “我每天都刷牙的。”炎景熙脑抽的解释的说道。

    “刷两次。”她补了一句。

    陆沐擎意味深长的看着炎景熙,嘴里慢条斯理的嚼着,闪过一道讳莫之光,“然后呢?”

    然后?

    尼玛!

    她在说什么啊!

    感觉像是在索吻。

    “呵呵。”炎景熙眯起了笑容,筷子捣鼓着饭,转移话题的说道:“以后不烧猪肝了。”

    陆沐擎看着她狡黠的灵动模样,哑笑,低头,继续吃着饭。

    炎景熙的手机响起来。

    炎景熙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眼眸沉了下起,接听。

    “现在在哪?”陆佑苒冷声问道。

    炎景熙瞟了一眼陆沐擎。

    他深色的眼眸也正看着她,脸上没什么表情。

    “有事吗?”炎景熙跳过他的问题回答道。

    “八点到我公寓来,我们去看电影。”陆佑苒完全是命令的口气。

    炎景熙看向手机上的时间,正好是七点钟。

    她觉得,陆佑苒娶她只是因为他的爷爷许诺了他什么好处,她也不会嫁给他,真的没有必要浪费彼此的时间培养感情,因为压根就不可能有感情,只是走走形式。

    这种形式不要也罢。

    她想用缓兵之计拖着,拖到一个月后,她就能够毕业了,到时,她就不用受制于冯如烟。

    炎景熙觉得是应该找陆佑苒聊聊清楚。

    “在哪个电影院,我直接过去吧?”炎景熙平淡的说道。

    陆沐擎的眼神沉了几分,闪过一道不悦,放下了筷子。

    “五月国际那里的电影院门口见。”陆佑苒说道。

    “好。”炎景熙挂了电话。

    眼前突然的伸过来一只手,陆沐擎按住她嘴角的淤青。

    “啊,疼。”炎景熙拍开陆沐擎的手,捂住嘴角,不解的问道:“你干嘛啊?”

    “你还知道疼?”陆沐擎嗤笑了一声,惺忪的看着她,却是嘲讽的语气,“我还以为你好了伤疤忘记了疼呢?这里中午刚被打,他喊你过去,你还屁颠屁颠的去啊?”

    炎景熙觉得他这个行为很过分嘞,眯了眯眼睛,手指指着他的伤口。

    陆沐擎拧起眉头,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她也没真的用力,学他的语气说道:“你还知道疼?这里还没有结疤呢?多管闲事被弄伤了,现在又来屁颠屁颠的多管闲事了?”

    陆沐擎:“……”

    炎景熙抬起下巴,睨了他一眼,站起来,经过他身旁的时候,陆沐擎握住她的手腕,微微用力,往身边拽。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