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水淋 作品

第32章年纪轻轻的,要教坏小孩子的

    炎景熙的眼中闪过一份黯淡。

    是啊,当初她考上了清华,要不是冯如烟弄掉了她的通知书,把她关起来,让她错过了报名,她还真的进不到她哥哥的私立学校。

    算了,事已如此,熬过一个多月,拿到毕业证是最重要的。

    炎景熙微微的扬起笑容,隐藏住眸中的苦笑,说道:“谢谢妈的栽培。”

    冯如烟瞪着她的笑脸,找不到理由发飙,只能用手点着炎景熙的额头,数落道:“别以为嫁给佑苒就飞上枝头变凤凰了,没有炎家的权势,你只是一只脱光了羽毛的鸡。”

    冯如烟手指力道很重。

    炎景熙偏过脸,紧握着拳头,隐忍着。

    冯如烟觉得还不解气,一边点着她的额头,一边骂道:“还痴心妄想的想要勾搭老爷子,做人啊,应该感恩,记得炎家对你的恩惠,不要像你们孤儿院那个张姨一样,狼心狗肺。要不是我出了钱,她早死在医院里了。现在看到我还装作不认识!真是拿二万元喂狗了。”

    狗字让炎景熙的神经猛的绷紧了。

    她可以骂她,但是这么形容张姨,让炎景熙的心里疼了起来。

    张姨是她唯一的亲人,也是唯一尊敬的人。

    想当初,冯如烟抛弃她的时候,要不是张姨花光了所有的积蓄救她,她早死了。

    张姨为什么会晕倒去医院,不就是冯如烟对学校和孤儿院施压吗?

    炎景熙的眼中闪过一道锋锐,紧握的手加重了力道,手背上的青筋暴起,低垂的眼眸中燃气雄雄的火焰,带着毁天灭地的愤怒一触即发。

    很想一巴掌甩到冯如烟那张虚伪的脸上。

    可……

    她需要这张毕业证书,需要有足够的能力没有后顾之忧,也需要有时间和有金钱安顿张姨和孩子们。

    炎景熙忍到咬牙,脖子上的青筋乍起。

    再次抬头面向冯如烟的时候,弯起了好看眼眸,眼中迷蒙上晶亮的雾气,隐匿了责任,怒气和不甘,咧开嘴角,“我一定会记得妈对我的恩惠的。”

    她在恩惠两个字上加重了口音,紧握的指甲已经掐进了肉里。

    冯如烟这次消了气,手点着也有些酸了,甩了甩说道:“佑苒的叔叔可能是陆氏的执行ceo,你给我好好奉承着。”

    “嗯。”

    她还真是不遗余力的利用她啊!

    炎景熙心里悲凉,随意的应着,余光看着一楼第二个房间窗户上的红绳,眼眸越来越深,越来越迷蒙,闪过一道一道狡黠。

    冯如烟这么信民宿,也一定会相信鬼神。

    “妈。”炎景熙突然柔柔的喊了一声。

    “怎么了?”冯如烟烦躁的看向炎景熙,目光充满了不悦和鄙夷。

    炎景熙和她对视了一眼后,目光缓缓的移向冯如烟身后侧的林子。

    眼中惶恐,欲言又止,又瞄了一眼冯如烟,小心翼翼的问道:“后面,一个穿着红裙子,披头散发的女人,一直盯着你,妈你认识吗?”

    “什么红裙子?”冯如烟转身,看向林子,什么都看不到。

    “啊!”炎景熙大叫一声,捂住了嘴唇。

    冯如烟被炎景熙一惊一乍笑道,神经紧张的骂道:“你叫什么啊?”

    炎景熙指着冯如烟的身后,倒吸了一口气,嘴唇颤颤巍巍的说道:“她到了你的身后了。速度好快。是不是鬼啊?”

    冯如烟被炎景熙感染了气氛,拧眉,没敢回头,目光不自觉的瞟了一眼公寓那系着红绳的窗口,闪过更深的惶恐。

    难道是她的鬼魂?

    她阴魂不散,回来报复了?

    冯如烟背脊发毛。

    炎景熙诧异的看到冯如烟眼中那深深的惧意,狐疑的拧了拧眉。

    “妈。”她喊了一声。

    冯如烟回过神,对着炎景熙命令道:“不要神神叨叨,世界上哪有鬼,你给我好好呆着这里,佑苒的叔叔在这里一天,你就必须在这里一天。”

    冯如烟厉声说完,再也不停留,快步走去车子的时候,不知道是太紧张,还是因为心虚,脚底一软,摔倒在了地上。

    样子很狼狈,磨破了膝盖,手肘。

    炎景熙抿着嘴巴,淡漠的看着。

    冯如烟回头看向炎景熙的时候,她又睁着明晃晃的大眼无辜又担忧的看着冯如烟。

    冯如烟看和炎景熙隔着两米,不是炎景熙绊她的,这下真的被吓到了,快速的打开车子,惶恐的上去,头也不回的开车走了。

    炎景熙吓到了冯如烟,解了气,轻佻了眉头,低喃道:“为人不做亏心事,夜半敲门心不惊。”

    不过……

    她睨向那系着红绳的窗户。

    怎么?

    她有种冯如烟认识这间房间原来主人的感觉。

    炎景熙看着看着,背脊有些凉意。

    转身,余光看到陆沐擎手里推着两辆自行车站在不远处,目光幽深的看着他,若有所思的黑眸中就像沉溺了大海的深蓝。

    如萧萧临于玉树之下,清风朗月。

    炎景熙的心里一颤,不知道他看到了多少她装神弄鬼的事,脸微微发红。

    她怎么每次做坏事都被他看到。

    她索性不伪装,走去屋里。

    陆沐擎停好车子,走到她的面前,晦暗不明的问道:“你真的能看到鬼?”

    炎景熙睨着他。

    明知故问!

    她看到能这么镇定的站在这里?

    他故意揶揄她的。

    “关你鸟事!”炎景熙不进他的套子,回复道。

    陆沐擎伸手,手指摩擦着她的嘴唇,像是要把脏东西擦掉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