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水淋 作品

第27章她是楠楠的妈妈

    “弄不好,不就残了吗?”炎景熙轻声嘟嚷了一句。

    陆沐擎心情愉悦,轻笑出声,“所以你的意思,你不想我残,好好弄了对不对?”

    炎景熙就知道他故意调侃她的。

    在纱布包好,贴橡胶的时候,她故意用力,刚好掐到了他伤口处,有些红色的血迹印染出来。

    陆沐擎睨了一眼手臂,一声都没有坑。

    炎景熙看到血,意识到自己过分了。

    他怎么也是因为自己受伤的,她怎么能因为说不过他气恼而恩将仇报呢。

    “对不起。”炎景熙轻声说道,偷偷的瞟向陆沐擎的脸色。

    “嗯。下次小心点就是,包的挺好。”陆沐擎弯起手臂,看向她包的成果,眸色漆黑,好像一点都没有责怪她的意思。

    他的大量,反而让炎景熙不好意思了。

    她再次的看向他的手臂。

    穿着破破烂烂不仅没有损他的美感,隐约露出的强健肌肉以及手臂上的伤,反而让他有一种野性的张狂和魅惑。

    炎景熙的心猛然加快,收回眼神,美眸闪烁,问道:“你要不要去换件衣服?”

    “我的衣服全部拿去学校了。”

    炎景熙:“……”

    “你跟陆佑苒的身高差不多,要不,你先穿他的。”炎景熙建议道。

    “你热衷于把他的衣服给我穿吗?”陆沐擎轻佻起眉头,带着似笑非笑的笑容,意味深长的问道。

    炎景熙:“……”

    女人如衣服!陆佑苒的衣服不就是她?

    炎景熙懊恼刚才自己的建议,拧眉垂下了眼眸。

    陆沐擎微微一笑,像是宽慰道:“我不穿别人穿过的衣服。”

    他拎着他黑色的西装外套站起来,快速的穿上。

    要不是他手臂上的血迹,看不出他手臂受伤。正常人,手臂那么深的口子,又在流血,穿衣服会小心翼翼的。

    炎景熙诧异的看着他,问道:“你感觉不到疼吗?”

    “我就算喊疼就能不疼了?”他反问,微微一笑,“我没那么矫情,不过,为了你和我的生命安全,我可能开不了车。”陆沐擎半举起手臂,“钥匙在口袋里,你拿一下。”

    “哦,好。”炎景熙没有多想,为了节省时间,两只手分别的伸手到他裤子的口袋中。

    一下没有找到。

    炎景熙往里摸了摸,越来越里。

    裤子口袋和他的腿之间只隔着很薄的一沉布,她能感觉到他充满力的肌肉,以及温热的温度。

    炎景熙局促,手往里面摸了摸,没摸到,又退了回来,摸了摸,还是没有摸到,在往里面一层去摸……

    陆沐擎看着几乎在自己怀中的小女人,她头发上洗发露的香味混合着她身上特有的馥雅之香扑入他的鼻间。

    眼神中多了一种迷魅的幻彩,有股热情从腹部出发。

    而她的手,再往里一点,就能碰到他那沉睡中的傲龙。

    陆沐擎微微拧起眉头。声线微微沙哑,带着一些因为暗沉而有的磁性道:“你摸哪里呢?”

    “嗯?”炎景熙诧异的看向他。

    陆沐擎目色幽深的望着她,沉声说道:“有些东西别乱摸,大了就不是你能控制的了。”

    炎景熙知道他在说什么了,脸发红,触电似的把手从他的裤子里拿出来,拧起眉头,局促道:“你钥匙不在!”

    “当然不在,在西装口袋里。”陆沐擎挑眉,惺忪的回复道。

    “为什么不早说?”炎景熙再去摸他的西装口袋。

    “我看你摸的挺过瘾的,不想打扰你的雅兴。”陆沐擎邪佞的说道。

    炎景熙把钥匙拿出来,听出他的揶揄,有些不悦,斜睨着他,问道:“陆先生经常这么跟女人说话吗?”

    “关于这个问题我记得之前回答过你。”陆沐擎目光灼灼的看着炎景熙,嘴角微微扬起,很确定的说道;“不是什么样的女人都可以站在我的身边,我不缺女人,但是不代表我一定要找女人。”

    炎景熙的心跳无缘无故的加快了起来,她感觉他们之间像是有一种莫名的火花在撞击,让她心慌。

    “走了。”炎景熙垂着眼眸快步往门口走去。

    炎景熙先进了电梯,按着开键。

    他单手插在口袋中,身形笔直,像是踏着青草和花朵大步走来,风姿卓越。

    炎景熙垂下眼眸,清淡的眼中掠过一道审时度势。

    像陆沐擎这样的男人,拥有了至高无上的的权利,财富,以及倾国倾城的皮囊,如君王般的气场强大,对年轻的女孩有一种致命的诱惑力。

    但,炎景熙也明白,这种男人是毒,是罂粟。

    染上,很难戒掉。

    如果,能够真心换真心,还能试试。

    但,他们经历的太多,拥有的太多,诱惑也太多,一旦被到手后,不过是被玩弄了而已。

    结局不被看好,就应该保护自己的真心,不做那个被吊上去的鱼。

    炎景熙感觉到脖子上一阵温暖的气流,回过神来,看向陆沐擎。

    “想什么这么出神呢?”陆沐擎下颔瞟了一眼她的手,“该下去了。”

    “哦。”炎景熙松开了手,按了一楼,电梯门合上。

    上了车子,炎景熙开车,陆沐擎坐在副驾驶的位置。

    到了医院,炎景熙本想去挂号,刚朝着排队的地方走过去两步,陆沐擎没受伤的左手握住她的手腕。

    他手掌的温度很热,让她的指尖一颤,回头看他。

    “跟我走。”陆沐擎牵着她的手腕走向电梯。

    炎景熙看到地上,他们两个人的影子交叠在一起,就像是一对热恋中的的情侣,心中一颤,刚忙的抽出自己的手。

    手腕上似乎还残留着他的温度。

    炎景熙用右手摩擦着手腕,把他留在上面的温度去掉。

    陆沐擎像是没有发现她这个小动作,进了电梯,按了十七楼。

    走出电梯的时候,炎景熙瞟了一眼正对着电梯的牌子。

    妇产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