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能不怎么装吗?

    炎景熙很不喜欢炎蕊这个行为。

    女孩住在只认识两天的男人家里是掉身价的事情,她这样的行为压根就追不到陆佑苒的,只会让陆佑苒以为她是很容易到手的女人。

    即便,交往了,陆佑苒也不会珍惜她的。

    何况,炎景熙觉得陆佑苒的心里有伤。

    这种男人,看起来容易征服,百无聊赖,但,不过是游戏人间,不会轻易付出感情的。

    “炎蕊,别闹了,我明天还要上课。”炎景熙压低声音朝着炎蕊说道。

    “我没有闹啊,姐夫都同意的,而且,这里去你学校又不远,大不了我明天送你去,就这样说定了。”炎蕊看炎景熙快走过来,不给她一点回绝的余地,拿着她的包走进了房间后,锁上门。

    炎景熙知道,炎蕊的性子,绝对有可能不还给她包,而她的证件等重要的东西都在包里呢!

    炎景熙正想着怎么把炎蕊骗出来,就听见身后陆沐擎沉沉的声音响起来,“这里只有三间房间。”

    炎景熙觉得头更大了,闭上眼睛让自己冷静一会。

    明显的,炎蕊霸占了一间,陆沐擎也有一间,难道她要跟陆佑苒睡一间?

    睁开眼睛,轻叹了一口气。

    陆沐擎轻笑了起来,走到她的身侧,俯视着她闪烁的眼眸,似乎洞悉,压低声音道:“你在想什么?”

    他吐出来的气息在她脖子上,热热的,湿湿的,很痒。

    炎景熙下意识往旁边退开一步后,看向陆沐擎。

    “我可以住客厅。”炎景熙睨了一眼沙发说道。

    “一来就跟我抢地盘啊!”陆沐擎笑道。

    “嗯?”炎景熙没有理解。

    陆沐擎手插在口袋中,睨着她精致的脸孔,消失了之前的邪佞,收敛了邪佞,沉稳的说道:“你知道哪间是我的房间,你今晚可以睡那,记得锁门,女孩,住在客厅,太危险。”

    炎景熙盯着他不像开玩笑的模样,心里像是被什么撞了一下,少了一拍。

    她的未婚夫,她来后就一直在自己的房中不知道在做什么,正眼都没看她一眼。

    而这个捉弄了她几次的男人,却在关键时候给她一种雪中送炭的感觉,也让她对自己之前的判断有了一些怀疑。

    如果他对自己动机不纯,不是正好可以趁虚而入吗?

    他不但没有,反而如君子般正派,温文尔雅的把房间让给她,之前的捉弄,不过像是他的玩笑,一下子过了。

    炎景熙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颔首,消逝了之前的戾气,客气的说道:“谢谢。”

    “去吧。”陆沐擎说了一声,转过身,矜贵而疏离。

    他走到沙发前,打开笔记本,专注在电脑上,荧幕的蓝光投影在他的身上,笼上了迷人的光圈,让这个在光圈里的男人越发风姿卓越。

    也让炎景熙感觉到不可逾越的距离感。

    她进了房间,锁上门,走进浴室,洗了澡,但是因为没有换洗的衣服,就只能穿着自己的衣服睡了,幸亏,晚上刚换,也不脏。

    半夜里

    她是被咚咚咚的声音吵醒的。

    隔壁像是撞墙的声音,还故意撞的是她这边的墙,中间夹杂着一些不明的喘息声。

    “姐夫,很舒服,再用力一点,啊!”炎蕊的声音隐隐的从墙那边传过来。

    炎景熙从床上坐起来,打了一个哈欠。

    惺忪的美瞳睨了一眼墙,挠了挠头发。

    她现在明白了,为什么炎蕊住下来要故意拉她一起?

    示威呗。

    可,一个男人认识两天就会上你,也会认识两天就上别人!

    两天,能对一个人了解多少,不过靠腰下面思考而已。

    这种激情,来的快,去的也快,不过是都市男女享受瞬间的刺激而已,男人或许无所谓,身体的构造注定了是进攻的格局。

    女人,还是谨慎点好。

    放.纵,伤害的只能是自己而已。

    晚上吃的是口味虾的缘故,炎景熙觉得有些口渴,她从床上起来,打开门,出去。

    她的门打开就可以看到沙发。

    陆沐擎强壮的身体屈居在沙发上,没有脱西装,头靠在枕头上面,双手环着,闭着眼睛。

    睡相很好,就算躺着,也能感觉到完美的身形轮廓,带着冷色调的矜贵却拥有如同王子般的优雅。

    客厅里的冷气开的有些大,她出来就能感觉到手臂上冷。

    盖在他身上的毛毯大部分落在了地上,只剩下腰侧的一点,随时也会掉下来的趋势。

    他睡小小的沙发也是因为她的缘故。

    炎景熙可不想他感冒了,让自己欠他。

    她走到空调那里,把二十三度调到了二十八度,走到他的身边,拎起地上的毯子,重新给他盖好,搭在腰部上方。

    “嗯,姐夫,好快,我快不行了。”陆佑苒的房间里传出来炎蕊的尖叫声。

    炎景熙微微拧起眉头,客厅比她那里听的更清晰。

    幸亏,陆沐擎是睡着的,不然他听到,是炎蕊丢脸呢,还是她丢脸。

    炎景熙刚想走的时候,突然的,手腕被抓住。

    炎景熙一惊,看向陆沐擎,他睁开清睿的眼睛,直直的锁着她。

    通过客厅昏暗的灯光,她能看到他如同黑曜石一般的眼眸,像是蛰伏在黑暗中的精光。

    陆佑苒房间炎蕊尖叫绵柔的声音响起来

    跟随着她呐喊的节奏,炎景熙无由的心跳加快,紧张了起来。

    “你放开我。”她压低声音说道。

    陆沐擎目光缓缓的从她的脸上移到胸口,眼中迷蒙上了一层晶亮的幻彩,

    炎景熙这才想起来,她穿的是抹.胸的短.裙,因为出来喝水,没有披上那件毛绒的大衣,所以,姣好的身材展现在他的面前。

    特别是,四指深的沟.壑因为俯着身体越发的突出,雪白如凝脂般的浑圆像是要从衣服里面跳出来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