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小牙 作品

第1094章 从一开始就猜错了

    走出林子前,她转头望向剧院的方向,太远了,远得她什么都看不清,只望见一个模糊的身影正往这边狂奔,不顾一切地奔跑着……



    宫欧,快来救人。



    有人狠狠地推了她一把,时小念只能被迫地往前走去,人被用力地塞进一部车里,还没有坐稳,就有冰冷的枪口贴上她的脸,“宫太太,宫二少夫人,你是自己把东西交出来,还是我们扒光你的衣服?”



    “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你们要带我去哪?要做什么?你们背后是谁?”



    时小念坐在那里冷冷地开口,此刻她的手和她的声音一样冰凉。



    一个黑衣人坐到她的身旁,冷笑一声,伸手用力地拍向她的头,然后强行从她耳朵里拿出隐形耳机,“想凭这个等着宫欧救?太天真了吧,太太。”



    “……”



    时小念闭上嘴巴,没有说话,转头往窗外看去,看到一片淡淡的雾气,保护她的人一个个倒在地上。



    汽车缓缓启动往前。



    远处那个身影也变得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时小念!”



    宫欧不顾一切地冲过去,边跑边将身上的外套脱下,用力地甩到地上,冲到林子边时汽车已经彻底消失在他的视线里,什么都看不到了。



    他站在那里,死死地瞪向车子消失的方向,额上的筋绷得紧紧的,汗冒出了一层,身侧的手死死地握住拳。



    出事了。



    还是出事了!



    宫欧歇斯底里地吼出一声,抬起腿就朝树狠狠地踹过去,枯黄的叶子掉落下来,却依然解不了宫欧心中的怒火。



    身后的保镖们已经迅速跟了上来,纷纷去将躺在地上的同伴们拉起来,为首的走到宫欧身旁,皱着眉问道,“二少爷,我们现在往哪个方向追?”



    他们追上来的慢,只有宫欧看到了。



    “那边!都特么把车给我开过来!”宫欧指向一个方向,愤怒地吼道,在保镖转瞬的一瞬间,他咬了咬牙,“等等!”



    对方布局心思缜密极了,在庞大的兰开斯特庄园里绕,还能给他留下方向?



    现在追着对方的方向是做浪费人力的事。



    “叫封德把地图给我拿过来!”宫欧吼道,“再看警察什么时候到!把事情给我闹大,警察来得越多越好!”



    只要闹大了,他不信谁还敢动他的时小念!



    是谁?



    是谁在乔治死后还要动时小念,没理由,没理由的,没人敢跟他宫欧作对了,没人敢碰他宫欧的女人……



    到底是谁?到底是谁?



    宫欧猛地转身,双眼近乎狰狞地瞪向前面的林子,眼睛一点一点变得猩红,像一头正变得疯狂的野兽。



    保镖们看着他,互相之间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恐惧。



    这样子的宫欧让人害怕。



    “二、二少爷……”



    “闭嘴!”宫欧大声地吼起来,英俊的脸完全扭曲了,是谁?究竟是谁还敢伤害时小念?



    他都解决了,明明他都解决了!



    是谁不要命地来碰时小念!不可能!这不可能!



    “二少爷……”为首的保镖唯唯诺诺地开口,想说话却又不自禁地往后退了两步,生怕被宫欧的怒火波及到。



    一退后,他踩到一个东西,捡起来便是时小念戴的隐形耳机。



    现在已经被扔掉了。



    宫欧瞪向那只耳机,伸手按向自己的头部,脑袋隐隐作痛起来,耳边全是时小念最后的声音,她在问对方是谁,背后是谁。



    是,是谁?



    是谁他还没有估算到的?到底还有谁要对付时小念?他为什么会这么蠢,为什么会算不到,为什么会让时小念被抓了,为什么!为什么!



    保镖看着宫欧的情绪越来越不稳定,都不像个主持大局的人了,于是快速地道,“二少爷,封管家刚刚接到一个电话就匆匆忙忙地离开了。”



    闻言,宫欧的目光一凛,一把抓过他的衣领将他带到身前,“你说什么?”



    “封管家和您说过的,您忘了吗?”



    “……”



    宫欧这才想起刚从剧院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沉浸在大功告成的喜悦中,封德接了个电话便脸色大变,和他说了一声离开打下电话就走了。



    至今未归。



    宫欧转眸,看到跟着自己的这群人,除了保镖还是保镖,那一张张脸孔里没有他最熟的,“我哥呢?”



    “大少爷我见过,还没出剧院的时候,他不知道看到什么就跑了。”有个保镖站出来说道。



    “……”



    也就是说,时小念、宫彧、封德通通都不见了。



    而罗琪一出来就带着两个孩子回住的东区了,想到这里,宫欧的手心一阵发凉,手臂垂了下来,“找两个人去东区把我母亲和三个孩子接出来。”



    “就两个人?”保镖疑惑。



    “两个人就够了。”



    宫欧的脸上的表情完全僵住,声音近乎是麻木的,如果他没有猜错,他的母亲和孩子也已经消失了。



    对方不是冲时小念来的,是冲他来的。



    他身边重要的人……都不见了,都在刹那间消失了。



    是那个人。



    除了那人没人能办成这件事!



    “找人!”宫欧的声音由麻木再一次变得声嘶力竭,“把能调来的人都给我调过来!就算把兰开斯特庄园翻个底朝天,也要把人给我找出来!”



    时小念,等他!



    “是,二少爷!”



    保镖们齐齐应声。



    ……



    兰开斯特庄园彻底乱了,枪声过后,宾客们自顾不暇地寻求安全之所,记者们疯狂地发稿,保镖们无力维持秩序,警察们第一时间到达现场。



    曾经辉煌无限的庄园此刻仿佛是一个大型游乐园,谁都在进,谁都在闹,没有往日的一丝威严。



    时小念被人推着往前走去,眼睛上的眼罩被人用力地拉了下来,扯得她脸上皮肤生疼。



    她慢慢睁开眼睛,只看到一些微弱的光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