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媚秋天 作品

第70章 就是她

    另一个年纪稍长的男人睨了苏欣怡一眼,冲身边那个好看的男人冷声道:“叶风,你说的就是她?”

    原来他叫叶风,精致的五官好像刚整容过,脸上带着一抹戏谑的笑。

    叶风优雅地啜了一口杯子的红酒,看了看她对众人轻笑道:“你该问的,好像是他吧。”修长的手指一抬,指向站在男人身边的一位黑衣人身上。

    黑衣人呼的一声跪地,嚎哭道:“肖哥,就是她!那天就是她拿走了我的包!”

    原来是找她还包的,苏欣怡心虚地后退一步,那个包她早就拿去卖掉了,现在才找她要,会不会太迟了!

    不等黑衣人说完,肖哥抬手,狠狠地甩了脚上的人一把掌:“没用的东西。”

    随即挪动脚步,往苏欣怡走来。苏欣怡瞪了一眼被打趴下的黑衣男人,后怕地一步步后退,只到背抵到墙上了,才不得已停下来。

    “想活命就赶紧把迪洛克亚交出来。”对方不满的命令的声音响起。

    “什么玩意?”苏欣怡也许是因为太紧张,一时没听清,什么星?

    “我说迪洛克亚!”该死的,她不会装无辜吧!黑着脸的肖哥不奈烦地又重复了一次。

    迪洛克亚?什么玩意?她可没见着,苏欣怡没好气地想着,什么乱七八糟的!一定是这黑衣人贪污了,找她做替死鬼而已罢了。

    “识相的就快点拿出来,别让我动手,我没时间跟你费口舌。”肖哥凶神恶煞地瞪着她,枪口对准她的小脑袋。又是枪!这东西可一点都不好玩。苏欣怡慌忙摇头:“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上次就是你拿走我的包的,迪洛克亚就在包里。”刚刚被打趴下的黑夜男人大声道,生怕肖哥不相信他的话。

    “是因为你的包和我的太像了,我包里有很重要的文件不得以两个都拿走的。”苏欣怡辩驳道:“而且我根本没看到什么迪洛克亚,迪洛克亚长什么样子?”她望着老大好奇道,那天她看过,里面除了一些小偷作案的用品,包里什么都没有,更没有什么迪洛克亚了。

    目光刚接触到他的枪口,再度闭了嘴,现在不是管它长什么样的时候了沉默是金,善言是银。

    肖哥枪口一转,对上地上的男人。

    男人慌了,紧张地挥动着双手嚎哭着:“老大,迪洛克亚真的在包里,我没有说谎啊!”

    肖哥将信将疑,又转向苏欣怡:“包呢?交出来你就可以走人。”

    “我把它卖掉了,卖了五百块,要不我把钱还你,你放我走好不好?”苏欣怡大方道,还是别惹事的好,早点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肖哥将信将疑,他认真道:“你真的没见到有宝石之类的东西?”

    “是的,真没见过,我对上天发誓,如果我有说半句假话,我一辈子都嫁不出去!”苏欣怡举起右手道。

    前方传来一声调笑,苏欣怡的目光透过老大的肩窝,接触到叶风玩味的目光。心一下气结,她都快紧张死了,没想到他落井下石还笑得出来,如果那天不是他,她至于会拿错包吗?

    叶风,叶风,她记住了他的名字,要是下次再遇上他一定狠狠的先揍一顿。

    哐当,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响动。

    “该死!可能警察来了,你们赶紧快撤!”叶风一声令下,苏欣怡只觉得一阵人影晃动,原本在屋里的黑衣人瞬间没了踪影。

    紧接着眼前黑暗一片,一张帅气的脸罩了过来,唇上有温热的东西在蠕动。她惊恐地瞪大双眼,怎么回事?

    听着身后的开门声,叶风轻笑一声,大掌搂上苏欣怡的腰身,吻得更投入。

    苏欣怡惊魂未定,想要推开他,却发现他力气大得惊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吴总监带着警察一进门便看到拥吻在一起的两人,他顿时傻眼了,他不高兴的说:“苏欣怡,你这是在干嘛?让你到这来上班,不是在来谈情说爱。”

    “我……”苏欣怡竟然不知从何说起,她忐忑不安的看着吴总监。

    身后的陆警官心下一惊,刚刚明明收到消息说这里有不法分子在活动的,怎么是一对男女在这里上演亲热戏……

    “呵呵,不知道陆警官原来有偷窥别人亲热的嗜好呀?”良久,苏欣怡快要窒息之时,叶风终于放开她,含着笑意睨着身旁的陆警官最后目光落在他的手枪上,笑意更浓了。

    陆警官错谔地望着苏欣怡,难道自己这次又得到错误的情报了?

    苏欣怡羞得满脸通红,尴尬的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意思?竟敢两次占她便宜?她越想越气!却不敢轻举妄动,她知道,房间的哪个暗室里,还有一堆黑衣人呢。想要安全出去,只能照着眼前的男人神色行事。

    “苏欣怡,你在这里干嘛?认识这位先生吗?”吴总监有些冒火,看见眼前一张俊逸脸,却还是刻意的淡定。

    “吴总监,对,对,对不起,事情发生有点突然,回去会给你解释,我……我不认识他啊!”苏欣怡在心底狂哭着。

    “你不认识他就跟他接吻?你是不是太不自重了?你什么意思?”

    吴总监越听越冒火,那有这样的女人,看来丁经理说得没错,她成不了事,只有败事的主儿,不过,无所谓,她对他来说有用出,不然他也不会当活菩萨。

    “跟我走,还愣在这里干什么?你想偷懒就回家去,叶氏不需要混日子的人。”吴总监扯上她的右手臂,强行的往门外带去,苏欣怡一个趄趔,居然走不动,因为她的另一只手臂也突然被人抓上了。可怜的她一时成为两个男人的抢夺工具。

    “苏欣怡,你还不想走是不是?”吴总监冷声逼出这两个字。苏欣怡当下不知该如何是好,回头望向叶风,他的脸比吴总监更冷!

    叶风抬手,用指尖擦去唇上属于她的味道,漠然地退回沙发上坐下。打量着眼前这个天真的近乎愚蠢的女人,一丝讥笑由嘴角漫开,直达眼底。

    苏欣怡瞪了他一眼,快步往门的方向走去,在那群黑衣人现身之前,逃也似的走出房间。

    稍后,待她们离开后,一群人从各自角落钻了出来。

    “那个女人呢?”肖哥粗声问道。

    “走了。”

    “混蛋!”肖哥低咒一声,重重地坐在沙发上。

    叶风轻笑一声,睨着肖哥:“你认为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