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媚秋天 作品

第59章 安心自在

    “女人,说吧,你想要什么?珠宝还是钻石?房子还是车子?一一说出来我都可以满足你。”

    叶天浩整理了下衬衣,一副自信满满的口吻,他不害怕女人贪心,只要不提及感情,他都安心自在。

    苏欣怡愣愣的看着他,原来,他就这么看不起自己,对于他这样一个骄傲自满的男人,以为女人的标准都一样么?他有金山银山又怎么样?她不稀罕,不稀罕。

    “叶总真大方,能给我100万么?”苏欣怡不过随口说说而已罢了,倘若他真答应,那么她可以用50万为自己解约,把另外的50万还给他。

    叶天浩拿外套的手停在空中,迟疑了下,原本以为她会有多清高,没想到胃口还不小。

    “苏小姐还真看得起自己,100万不少啊?只一天是不是有点太短了?怎么也得延长下时间,如果你没有异议,我自然同意,别说100万,1000万我也给得起。”

    苏欣怡怎么会听不出他满口的戏谑和嘲讽,他眼神如一把锋利的剑,她后退了两步:“你无耻。”

    “苏小姐生意不成,仁义在嘛!我同意给你钱,但我是商人,咱们这是在交易,是买卖,你也得同意我的条件不是么?”

    叶天浩一本正经,脸上又恢复了冷冷的表情。

    苏欣怡的手紧握拳头,很想朝着他的眼睛一拳打去,像拳击手那样狠狠的将他压在身下。

    “不可能,咱们只有一次交易,别忘了你答应帮我找到父亲,希望叶总能说话算话。”

    “看看,看,这就是你不对了,干嘛要这么死板,一次两次有什么区别,咱们配合很好,你不是也很配合么?”

    “你混蛋,你无耻。”

    叶天浩一把捉住她的手,凑到耳边低低道:“苏小姐,我能理解这是你在对我召唤吗?”

    苏欣怡会了很大力气才抽出自己的手,发现跟他沟通真是困难,这个霸道、任性、强势的男人说他恶魔一点也不为过。

    见苏欣怡板着脸,稍后,叶天浩又语重心长的说:“你不要去见你父亲吗?”

    啊,苏欣怡从凌乱的思绪里恢复了正常,她连忙点头:“当然要去了。”

    “那还等什么?”

    “可是,你忘了我还要跟许小姐送花,这可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哦!”

    见他不说话,她有补充道:“害怕到时候你又找我麻烦。”

    叶天浩手抬着她的下巴,疑惑的打量着她:“苏欣怡到底是有多怕我?真那么听我的话么?”

    “叶总,我不是怕你,只是对工作比较负责而已,不想给自己添麻烦。”

    外面的阳光透过窗子照射进来,又是美好的一天,苏欣怡没有忘记昨天她们在这里度过非常的夜晚,用叶天浩的话来说她们只是交易,是买卖而已。

    叶天浩扳过她的脸,强迫她与自己对视:“给我记住了,只有我们两人的时候,别叫叶总,我不爱听。”

    “那我应该叫你什么?咱们本来就是老板与员工的关系。”苏欣怡说得很认真,对他的说辞很不满。

    “随便什么,反正别叫叶总。”

    “那我可以叫你小花,或者旺财行吗?”苏欣怡明明知道惹恼了这个男人,没有她的好果子吃,可她就是死性不改,不愿意在他面前屈服。

    叶天浩一只大手撑在墙上,另一只手将她圈住,一股强大的气息包裹着她,苏欣怡意识道完了,她又惹上他。

    “好了,我叫你浩浩好不好?刚才是逗你玩的,你就别生气了好不好?”

    叶天浩眼睛直直的瞪着她,这个可爱的小女人,脸红扑扑的,天生美人胚子,她前世一定是狐狸。

    浩浩,还没有这样叫个他,好像还不错。

    叶天浩沉默了一会儿,严肃道:“那你先叫两声我听听呢!”

    苏欣怡想逃出去,根本不可能。

    她的脸更红了,身体也有些发烫,有些小声道:“浩浩,浩浩。”

    叶天浩再也控制不住,用一只脚将她整个控制住。

    “叶总,不,不可以。”

    叶天浩踹着粗气,将她的两只手压在她脑袋后:“女人,你又忘记了,我说过不许喊叶总。”

    “浩浩,不,不要。”苏欣怡原本想说昨天晚上她还没恢复过来。

    “咱们都别压抑好吗?我会让你很快乐,很快乐。”

    叮铃铃,叮铃铃,叶天浩放在床边的手机不识时务的响起,这时候谁那么不识趣。

    因为这个电话是公司电话,不可以不管,叶天浩只好放了她,大步的走了过去。

    “喂,有什么事?”

    “老大,不好了,顾总带了人到我们赌场来要人,说今天不交出人就要把我们场子给砸了。”打电话的是深宫负责人之一徐三,因为今天是唐丙文休假,所以深宫的事情就由他在处理。

    叶天浩没想到他还没行动,顾一峰竟然敢先动手,他不急不慌道:“他带了多少人?”

    “有十多个,好像是社会青年,有点狗仗人势,要我们马上交人给他,还让你不要忘了将迪洛克亚还给他,叶总要不要砍死他,这货胆子太大了,我都看不惯。”

    叶天浩心里愣了下,沉重的说:“他们都已经进了吗?”看来得好好收拾他,昨天给自己下药的事情,还没来得及找他算账,今天又跟自己叫板。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