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媚秋天 作品

第43章 闹够了

    他的身形高大,挑起她的下巴,迫使她与自己对望,他分明是俊美如斯的面容,但那狂妄的霸气任是谁,都会被他眼眸中的冷意骇到。

    “苏欣怡,你闹够了没有,我没时间陪你玩,你以为是我设局让你在叶氏吗?以为我坑你?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我们之间谁欠谁的不是你说了算,时间说了算,我对你够仁慈,好心收留你,却被你当成驴肝肺,你这没良心的女人。”

    苏欣怡一阵错愕,他什么意思?照这样说来其中还有她所不知道的隐情了。

    她没有力气再争辩,忙了一天的她,只觉得好困,好饿,中午在外面连午饭也没有吃。

    和肚子相比,她眼睛更疲惫,昨天没有休息好,今天又忙碌了一整天,这样下去5年会老20岁。

    “苏欣怡,你会做饭?”叶天浩见她沉默的倒在后座上,意识到自己今天情绪有点失控,其实不是今天,这个女人总会令他失控。

    没有人回答,叶天浩便自顾自的说:“你这样子大概也就会做方便面吧?”

    苏欣怡脑子昏昏沉沉,也许是太累了,竟然倒头睡了,她梦见小时候和姐姐在河边抓鱼的场景,其实小时候姐姐是喜欢她,只随着年纪渐渐的增加,她对她越来越防备,总认为苏欣怡会抢她的东西,会分她家的财产。

    姐姐苏姗姗笑起来有两个酒窝,童年的时光真好,那时候家里条件也不错,父亲虽然不喜欢她,却碍于母亲还是对她客客气气,只是后来父亲沾染了些坏习惯,每次输了钱就拿她出气。

    那个家不像家,可她还是想念她们,梦里回到小时候和姐姐一起抓鱼。

    “姐姐,等等我,姐姐,欣怡怕黑,姐姐不要扔下我,姐姐我不会跟你抢东西。”苏欣怡摇晃着脑袋,她试图挣扎着起来。

    “姐姐,不要丢下我。”

    “小乞丐,滚,滚远点。”

    “你不是苏家的人,你是扫八星。”

    睁开眼看见面前的叶天浩,她下意识的捂住自己胸口:“你,你要干嘛?”

    英俊而健硕的身子悠闲地倚靠在座位上,一身剪裁得体的商务装将他的成功气势完全彰显,他不急不慌的说:“你醒来了?刚才做恶梦了,在梦里喊什么杰杰,杰杰是你老公?”

    明晃晃的水灯等昭示这是叶天浩的地盘,窗外的雨停了,她后悔的怨念自己,怎么一不小心睡着了,她的身上穿着一件崭新的棉质睡衣,这里空荡荡无人,难道是他给她换的衣服?

    苏欣怡知道争吵也没用,眼前这个强势的男人向来服软不服硬,她早见识过他的怪脾气。

    “叶总,你这又是干嘛?为什么不送我回家?”苏欣怡一阵沮丧答非所问的说。

    叶天浩狡黠的打量着她,这没礼貌的丫头还真当他是免费的司机了。

    “你现在知道回家?你刚才发疯的时候怎么忘了?如果你病倒了谁给我打扫办公室,苏欣怡你太没责任心,太不识大体,我宽宏大量的收留,你说说应该怎么感谢我?”

    对方放着狼一样的绿光,她下意识紧紧拉住床单,心腔里满满涨涨的怒火,这辈子都没有遭受过这样大的屈辱,明明他黄鼠狼给鸡拜年,从他嘴里说出来却是冠冕堂皇的说辞,真卑鄙。

    “我谢你二大爷,谢你祖宗八代,够不?”苏欣怡脸别向一边有些怒气的说。

    叶天浩向前迈进一步,半蹲在床沿手指温热地覆在她的脸颊,将她精致的下颚勾起:“苏欣怡,你非要激怒我用强么?”

    叶天浩一把将她托起,苏欣怡感到腰间的力量倏然加重,他身子猛然欺下将她完全圈在了属于他的气息范围之内。

    重重的吻落在她的脸上,叶天浩带着男人霸道的力量,似乎不愿只是这样,想要夺得更多属于她的甘甜。

    苏欣怡睁大了眼睛,惊恐的看着叶天浩,她感到呼吸困难,下一秒叶天浩一只大手便将她的一双手桎梏牢牢地固定在她头上。

    另一只手则不老实起来,高大的身影像铜墙铁壁一样挡在她面前。

    苏欣怡猛地睁开了双眼,身下的炽热令她一下子醒悟了过来。

    天哪!她竟然在回应他的吻,她疯了吗?

    苏欣怡意识到自己失控,立即用力猛推他,想将他推远一点,再远一点。

    “女人,你的身体比你嘴巴诚实,你有什么条件提出来,我会尽量满足你,绝对不会让你吃亏。”

    苏欣怡的身体僵硬,像木块一样紧贴着他,背脊都汗透了。

    “欲擒故纵的把戏玩的不错,不过,你不用在我面前表演。”

    “……”

    不等苏欣怡开口,他又继续道:“我看的戏太多,你演得不错可惜演过了头,显得失真了。”嗓音阴冷如地狱阿修罗,冷得人背脊骨都发憷,要寒起来。

    叶天浩自然的斜靠在她上,表情除了阴鸷之色,更多的是对她的厌恶。

    目光从上到下将她打量了个遍,仿佛她是多么肮脏的病菌:“我最讨厌心腑深沉,欲擒故纵的女人。而你,尤其之最。”

    士可辱不可杀,苏欣怡忍无可忍:“姓叶的你能不能有点君子风度?我不想跟你说这些没用的废话,我的存在不是为你而来,请你放了我好吗?”

    叶天浩看也不看她,冷冷的说:“不可能,我从没说过自己是君子也不可能伪装成君子骗人,那样很不厚道,我喜欢做人坦荡荡。”

    一股无名怒火在胸腔狠狠燃烧,苏欣怡挣脱他的身体呼啦一个耳光打在他脸上。

    叶天浩整个脸都变了颜色,显然没料她敢动如此胆大,靠着她的耳垂,冷声提醒:“苏欣怡你死定了,你记性不好,一再触及我的底线,今天得用男人的方式教训你。”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苏欣怡有些崩溃,她不是故意要打他,只是他一再惹恼她,他凌厉的眼神让她感到后怕,身子瑟瑟的抖:“到底要我怎么样做,你才会放过我?”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