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媚秋天 作品

第37章 私生活

    苏欣怡一愣,推他也不是,不推他也不是,说什么钟文斌要自己做他女人的话完全就是自己乱说的,怎晓得他就当了真?

    难道他要过问每个女员工的私生活,奇怪了,她跟谁吃饭碍他什么事情。

    “听明白了吗?”叶天浩忽闪,一双锋目还是狠狠地从她脸上扫过,气息微拂似警告,却又更似命令。

    “可是……他是同事,大家一个公司里上班,我总不能不跟他说话吧……”自己从来就不是被吓大的主,但面对这个男人略带了些威胁气息的话语一逼,一时到有些手足无措。

    “从这一秒钟开始,你只需要记住你是我的员工,我是你的老板,我让你跟谁说话你才能跟谁说话,我让你和谁吃饭你才能和谁吃饭,至于那些无关紧要的人,统统都不用去理,你只要做我交代下来的事就好了。”

    “可是……可是……”苏欣怡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可是”了大半天,还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叶天浩眼睛暗了暗,大手突然便卡住了她的脖子,将她的下巴高高抬起,“可是什么?你想告诉我什么?说你看上他了,说你们该死的两情相悦?”

    这声音是爆吼出来的,切切实实地吓了苏欣怡一跳,也不知道这男人是发什么鬼疯,伸了手就去推他在自己下巴上的大手,“放开,叶总,你弄痛我了,放开!”

    “像你这样的女人我见得多了,说吧!他给你多少钱,我给你双倍,只要你以后不再缠着他,小钟是个老实孩子,他不适合你。”

    又来了,她苏欣怡最讨厌的就是男人们来来去去的这几句,好像有钱多了不起似的,有钱就可以买到一切似。问题是你愿意买,也要本小姐愿意卖不是?

    无心再同他解释更多,她拼命地推打着他的肩膀,刚刚一瞥墙上时钟,现在是下班时间,她不怕他。

    叶天浩的目光愈发的暗淡,也不管她愿不愿意,冷斥一声:“是女人都有个价钱,待价而沽不是个好习惯,你最好清楚自己值多少钱。”

    “唔……”苏欣怡用尽全身力气紧咬着自己的牙关,这是哪跟哪啊?他干嘛要这样亲她?

    这混蛋不但作弄她,还吃她豆腐,她真是倒霉到家,苏欣怡竭尽全力挣扎他的怀抱,有些怒气的说:“叶总,对不起,我不能在叶氏上班。”

    “苏小姐说话之前麻烦你先看看合同,你说上就上,不上就不上?你当叶氏是收容所还是旅店?我们叶氏可是上市大公司,一切合同说了算,敢胡来咱们法庭见。”

    “什么?意思这班还非上不可了?见过强卖的,没见过强行要别人上班的。”苏欣怡气结的说了一句。

    叶天浩欺身而上,再次戏谑的说:“那就让你见识下,如果不服咱们可以法庭上见。”

    眼前这个男人不是变色龙又是什么?一会儿一张脸,还真让人看不穿,苏欣怡纵然不服气也只有认输,估计这次八成进了狼窝。

    苏欣怡恨不得将这滔滔不绝的家伙揍一顿,可她怎么可能是他对手合同,该死的合同,肖婷曾问她要不要看,她做梦也没想到叶天浩会坑她。

    “我要看合同,你们都怎么坑我?叶老板,我一个小老百姓,你何必要跟我过意不去?”

    “苏小姐严重了,原本好意想帮你一把,没想到你前脚刚迈进公司就迫不及待的勾男人,你就那么需要男人么?”

    “你血口喷人,你凭什么说我勾人?你那只眼睛看到我勾人了?再说就算我勾谁管你什么事?”

    叶天浩看见她动怒的小脸,因为激动显得有些通红,粉扑扑的脸蛋一点也不像生过孩子的女人,她生气的样子更加动人,长长的睫毛大大的眼睛。

    “你别以为我没看见,他塞钱给你,你就那么需要钱,恨不得把自己都变成钱是吗?代驾你也做,酒吧工作你也做吧?你还真是不检点。”

    苏欣怡想起了,那钱本来就是她的,只是她不想占钟文斌的便宜才要出份子钱,没想到他会这样看她。

    “既然知道我不检点,就开除我啊!我不要在你这里上班。”苏欣怡几乎是对着他失控的吼。

    叶天浩将柜子里的合同重重的摔在桌子上,毫不客气的是或:“上不上班可由不得你了,自己先看清合同再说。”说完坐在椅子上优雅地转身,看向外面的世界。

    苏欣怡拿过桌子上的订书机正要图谋不轨,叶天浩一把夺过她手中的凶器扔了过去,“苏小姐你还是认命吧!每天做好你自己的本职工作,全部完成了才准下班。”

    望着他完全不讲道理的霸道主义式背影,操起另一只订书机便朝他猛扔了过去。

    叶天浩一个扬手就抓住了她的作案凶器,薄唇刚一轻抿,就看到她动作迅速地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文件一番一抬,挡住她动人的小脸。

    他唇边嘲讽的笑意更深,这女人的道行不深,想要好待遇,到底欠缺了些防备,怪就怪在她自以为是,游戏才刚刚开始,怎么可能放她走!

    合同白字黑字写得清清楚楚,如果不听从上级安排罚款,迟到早退罚款,上班窜岗罚款,上班遇同事聊天罚款,不穿工作服罚款,去她奶奶的罚款,叶天浩想钱想疯了。

    最让苏欣怡丧气的是,如果没有做满5年辞职必须赔偿公司50万人民币,这是什么合同?这不是坑人的公司又是什么?苏欣怡越看越气。

    “叶天浩你是不是就靠这些歪门邪道发家致富?你是山贼?还是土匪?你没见过钱啊?”苏欣怡一气之下将合同撕得粉碎,她才不要在这里上班,他分明是连哄带骗,没了合同看他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