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媚秋天 作品

第34章 不知趣

    “你以为叶总是随便人都可以见的吗?他没有预约可是不见,你还是先回去预约吧!”说着肖婷趁电梯停靠的间歇将她推了出去。

    她不由得有些冷哼,不知趣的女人,居然还想找上门来,难道要讹诈一笔?

    苏欣怡没想到被她推出来,随即也想明白了,大概叶天浩这个人平常不尽人情,所以手下的人也横蛮不讲理。

    电梯无情的关上门,她只好等下一班,看来叶氏员工素质不高嘛第一天就遇到麻烦。

    “你是新来的吗?”正在她发呆的时候,身后站着一个穿风衣的男人,看上去文质彬彬同她招呼。

    苏欣怡点点头:“嗯。”

    对方伸出手友好的朝她微笑:“哈喽,你好,我叫钟文斌,是策划部的同事。”

    “嗯,你好,我叫苏欣怡,请问叶总办公室在多少楼?”钟文斌看上去斯斯文文,应该比较好处苏欣怡便有些着急的询问。

    “你找叶总?他在21楼,最里面那间办公室就是了,上面有写着总裁办公室。”

    苏欣怡欠了欠身子,连连道谢:“太感激你了。”

    “不客气,咱们以后是同事,多照顾啊!”钟文斌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脑袋。

    肖婷正在打扫叶天浩办公室,回头被眼前的人吓了一跳:“喂,你怎么又来了,不是让你回去先预约吗?你听不懂人话么?”

    苏欣怡有些尴尬,可为了工作还是微笑的点头示好:“刚才的事情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

    “你走吧,我早不在乎,就当被驴踢了。”肖婷一边抹桌子,一边冷冷的说。

    苏欣怡有些纳闷,眼前这个女人虽然妩媚动人,说话却是一副难以接近的样子,看来她是叶天浩的秘书,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不然怎会如此嚣张。

    如果真是这样,她更应该和她套近乎,不然以后日子怎么混,苏欣怡不怒反笑:“美女,你是叶总的秘书吧?”

    肖婷没想到苏欣怡会像牛皮糖那样黏人,不过她并不吃这套,没好气对她挥手:“我是谁跟你没关系,请你出去,这是办公室,不是菜市场,你以为人人都可以见叶总,不是已经给你一个手机,难道你还想讹诈点什么?”

    苏欣怡一时懵了,她有些惊诧的问:“你说什么?”

    “还用我说吗?你不就是那种用身体换苹果手机的女人么?是狼别装羊以为我不知道你底细吗?”

    苏欣怡的脸上笑容渐渐消散,她想到了手机,一定是叶天浩送给她的,可凭什么说她用身体换取,她的身体不是钱可以交换。

    “你不要用自己的标准来衡量他人,我跟叶天浩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说教。”苏欣怡可以忍受她的横蛮,她的无理,无法接受对她的侮辱。

    肖婷将桌子上的抹布一扔,气势汹汹的叉着手,态度不悦拔高音量:“苏欣怡,别怪我没提醒,你以为叶总会对你这样的小人物有什么兴趣?你别削尖了脑袋想得什么好处,叶总可说了,你就值一个手机,所以劝你趁早死心点好。”

    肖婷丝毫没有留意到身后的一张脸,黑得像关公一样,叶天浩不可思议的看着两人,这架势她们杠上了,这才开始,往后那还不得鸡飞狗跳。

    抹布不高不低,正好砸在叶天浩的脸上,他不生气才怪,眼前的两个女人完全没有留意身后有人。

    苏欣怡今天的打扮有些新潮,一双银色的高跟鞋,白领丽人的装扮在她精心打扮下颇有欧洲范儿,叶天浩眼角的余光扫过她的脸颊,不以为然地笑了笑,这妖精还真是穿什么都好看。

    “肖婷,你在干嘛?”他厉声对着肖婷说,目光一直停在苏欣怡的身上。

    肖婷这才看到抹布不知何时出现在叶天浩的手上,他的脸要有多难看就多难看,心里咯噔一下,随即将矛头指向苏欣怡。

    “叶总,这个疯女人,我不让她进来,是她非要来闹事,她不讲道理。”

    苏欣怡本来想要反击,只是碍于叶天浩,自己第一天来公司,不想惹事她欲言又止,只好静观其变。

    叶天浩径直朝前面走,不高兴的说:“苏欣怡你进来。”话落又补充了一句:“你该干嘛就干嘛!”

    肖婷失望的捡起地上的抹布,悻悻的继续干活,也不知道这叶天浩脑子想什么,明明上次态度很冷淡。

    “坐。”叶天浩随意地一指,然后就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

    叶天浩昨夜睡眠不好,做了许多梦,不过他向来精神不错,今天的苏欣怡上了点淡妆,仿若换了一个人。

    叶天浩整理着文件,迟迟不说话,两人就那么安静的坐着,苏欣怡看他的眼神中,有一晃而过的怨怼。

    叶天浩在书柜旁边的笔筒里随意抽了只笔过来,似乎在写些什么,再抬头的时候,才貌似平淡地问道:“苏欣怡真想好了到叶氏上班?如果给你安排基层工作会觉得屈就吧?”

    “不会屈就,工作没有高低之分,在任何职位都可以取得不同的好成绩,如果能得到贵公司的职位,我一定会用心尽心将它做好。”最重要的是,叶天浩说过工资不会比原来低,叶氏的福利也很好,现在的她巴不得马上可以上班。

    在以前的工作岗位上,她都是兢兢业业,几乎每年的销冠都是她,苏欣怡深信只要给她的岗位不是技术性质的,她都可以做好,反正她这人一向没什么追求和野心,只要工资不低,管它基层不基层。

    叶天浩似笑非笑的打量着她:“苏小姐,话说起来很容易,但操作就不那么容易,希望你不要只是嘴上说说,明白我的意思吗?”

    苏欣怡连忙点头,狗腿式说:“叶总,你放心,我一定会把工作做好,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