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媚秋天 作品

第33章 醉眼迷蒙

    许萌萌一愣,醉眼迷蒙地看着那个利落翻身下床的叶天浩快速进了浴室,她像坐过山车一样心跳厉害,无论她怎么努力都的不到他心。

    他每次都是一样,纵然自己苦苦哀求,可他竟从没有一次彻底给过自己,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撤走,连个孩子的念想都不留给自己。

    许萌萌伤心的卷缩在一角,一次次落空,她还不死心,不,她一定要得到他,有了孩子,他对自己的态度不会这样忽冷忽热。

    叶天浩走近淋浴,绵密的水柱尽数顺着自己的头部向下,洗去一身的疲惫和不该有的气息。

    他的双眼紧闭,额前的乌发被大手轻轻拢向脑后,透明的水流顺着他浓黑的眉毛和棱角分明的俊逸五官向下。

    片刻,她还是轻手轻脚溜进去,许萌萌不死心的踮起脚尖,才能在环住他结实有力身体。

    “天浩,我是真的爱你……”几乎是脱口而出的话语,情随心动,她真的无法不爱这个给了自己梦想和现实的男人,拥有他不愁名利和前程。

    叶天浩无动于衷地关掉水龙头,一把抓过了旁边的浴巾,一边擦拭着自己的湿发,毫不犹豫地松开了她的怀抱向外走去。

    “天浩,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受到冷她紧接着也从浴室走了出来,她刚刚才向他表明了心意,他不能那么快离开,至少,不要现在。

    面前的男人一件一件有条不紊地将那些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捡起来,转头的一瞬,他唇上的笑意多了淡漠却也更添冷,伸手捏住她的下巴抬起来。

    “我们不是早说好了,咱们只是利用的伙伴,所以别把拍电视的那套用在我身上,也别跟我说什么该死的爱情,我们给予彼此快乐就好!”

    许萌萌愣在原地,叶天浩翻脸比翻书还快,刚才还离不开她,转瞬又疏离淡漠,他真是绝情绝义。

    眼泪莫名的流了下来,他不是仗着自己爱他,所以任意妄为,该死的若她也能像他那样坦然倒好,她早该知道他的心里一直没有她的位置。

    回到家苏欣怡别提有多高兴,自己终于可以不用愁,解决了上班的问题让她的郁闷一扫而空。

    正在做面膜的琳朵儿见她哼着歌进门,上下打量她,在苏欣怡要抱女儿之前,拦住她:“喂,你今天捡金元宝了?”

    “让我先抱小宝,一会儿等你洗完脸咱们再说话,不然我以为在跟女鬼说话呢!”

    琳朵儿不放手,拦住她的去路:“苏美人,老实交代,是不是有桃花运了?”

    苏小宝趁机钻进苏欣怡的怀里向她告状:“妈妈,干妈偷吃东西不给我吃。”

    “好啊!你个坏蛋居然跟妈妈告状,等你妈妈不在的时候,看我怎么收拾你。”琳朵儿不服气的跟小宝争论。

    苏欣怡知道琳朵儿是个馋猫,爱吃麻辣的零食,看看垃圾桶的袋子便知道,“吃货,就知道吃零食。”

    稍后,洗完脸的琳朵儿在苏欣怡面前坐了下来,神色严肃,似有话要说。

    苏欣怡抱着孩子,脑子还闪现着叶天浩的样子,可恶的家伙,在外界是公认的专情男人,却跟自己表妹纠缠不清,不但如此还跟许萌萌关系非同寻常。

    也罢,这样的男人,让他害别人去好了,男人好看有什么用,她不稀罕,不稀罕。

    摸着女儿肉肉的小脸蛋,闻闻她的奶香气息的肌肤这才是真实的生活,苏小宝是上天赐给她的礼物,男人算什么东西,她不要,她有小宝就够了。

    “苏欣怡,我有个好消息,你要不要听?”琳朵儿看她一副有心思的样子,终于做坐不住了。

    “嗯,你说吧!什么事情?”苏欣怡收起有些凌乱的心,淡定自若的说。

    “欣怡,你有没有想过,孩子需要一个健全的家,单亲成长的孩子会很敏感,小宝需要一个父亲,而你也需要有人照顾。”琳朵儿担心她不在的日子,谁来照顾她们。

    “你有话就说,别吞吞吐吐,是不是又为叶诚西求请?”苏小宝已经睡着了,她却舍不得将孩子放在床上,恨不得24小时都守着她,孩子是她的希望。

    琳朵儿知道她对叶诚西有些偏见,她真想不通叶诚西是脑抽了,还是被门夹,偏偏要喜欢她带着拖油瓶的女人,比她好的人多了去,她忙辩解:“我不是特指他,有合适的,你都可以考虑。”

    一时间琳朵儿有点开不了口,原来曾笑言结婚前都不会离开她,要跟她一起照顾小宝,可如今,她要食言了。

    “没事,你不用担心我,我很好,对了,你上次说的事情怎么样?”苏欣怡看她欲言又止,知道她应该是好事快近了。

    “什么呀?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琳朵儿明知故问,她何尝不知道苏欣怡说的什么,重情义的她好几天都没有睡一个好觉。

    “你不是要晋升了?这事情怎么样,有没有定下来。”苏欣怡很干脆,她没想过一直留她在身边,苏小宝能说话走路了,她履行了当初的承诺已经不错了。

    琳朵儿有些难以为情:“欣怡……”

    苏欣怡拿起面前的面包,呼呼的吃起来,一整天没有吃饭的她立马觉得面包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

    “怎么了?有什么不能直说?”

    “你先吃面包,等你吃完再说。”

    苏欣怡吃相很不优雅,也许是性格所致,也许是为了节约时间她顾不了优雅。

    不一会儿,一袋面包就被她吃得所剩无几,苏欣怡打着饱嗝:“好了,准奏,说吧!”

    “我要走了,其实,我不想那么早,可舍不得这个机会,以后还有可能会出国呢!”琳朵儿不敢看她的眼睛,一鼓作气的说。

    苏欣怡知道,人生是一场戏,相聚就有别离,不管是爱情还是友情哪有永垂不朽?大家在一起彼此珍惜,坦诚对待就好,她虽然只是朋友,却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