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媚秋天 作品

第31章 失落

    “妈妈,没有米,咱们可以吃肯德基呀!”苏小宝搂着她的脖子亲了一口,撒娇的说。

    苏小宝的话让她哭笑不得,孩子就是孩子,天真无邪,如果她永远不长大就好,那样她不会有失落和难受。

    只是谁可以逃得过大自然的定律,如果说起起落落才是人生,她的命运也太过悲催,活了二十几年,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都不知道,还有人比她更惨的吗?更悲催的是生个女儿连那个男人的样子都没有看清。

    假如能再见到他,一定拔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喝了他的血才足以泄愤。

    琳朵儿最近有些忙,因为她在努力争取晋升,苏欣怡没有告诉她工作上的事。

    苏欣怡在市区东转西转,都没有找到她能马上做的工作,高不成低不就,内心的骄傲,让她不想去救助任何一个人,她要争口气,自己非得找一个更好的工作让倩东后悔。

    天黑下来了,璀璨的灯光,让城市笼罩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没找到工作,回去怎么面对现实,琳朵儿有可能要派到外地负责分公司,她有点失落,她们不是亲人却胜过亲人。

    经过克利斯酒店,远远的看到,一对喝的醉醺醺的男女,脑中灵光一现,对呀,她可以做代驾,还能立刻就收到现金,而且这样可以暂时贴补生活。

    眼前的两人说不准需要,这时候她已管不了面子不面子,她快步的走上前,拦住他们:“你们好,请问需要代驾么?”

    男人转过头,一双魅惑的凤眸,懒懒的在苏欣怡脸上注视了一分钟后,露出惊讶的表情,虽然有些醉了,可眼前的女人他还是一眼认出来了。

    一阵暗喜,没想到这么快遇上她,叶天浩故作镇定的说:“哟呵,是你!”

    而苏欣怡同样被眼前这个妖孽的家伙惊悚了,怎么可能是他?真应了那句话,不是冤家不聚头。

    古话说得没错,冤家果然路很窄,没想到她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叶先生,对不起,我认错人了。”苏欣怡做梦也想不到会在这里遇见叶天浩。

    现在的她走投无路,可不想再被人补刀落井下石,真讨厌他又叫她大嫂。

    旁边的许术术看清了眼前的人是苏欣怡,高兴的说:“天浩咱们真是好运气,苏小姐是自家人,让她开车就不用通知小唐了。”

    叶天浩很诧异,这女人还真是什么钱都赚,一个心思钻进钱里的财迷啊!就算说认错认了,也不用叫他名字吧,还真白痴得可以。

    他后来有找到苏欣怡的1寸工作照片让莫小红看,莫小红自己也说不清,因为她手下的姑娘太多,她们的工作流动性强,到底有没有在她那上过班,她讲不清楚。

    “我还有事,你们继续。”苏欣怡转身要走。

    叶天浩似笑非笑,拉过她手:“别来无恙,想不到我们又遇见了,你说是不是天意?”

    叶天浩对她笑的不怀好意,他可是正想找她,没想到她自己送上门来了。

    天你个头!苏欣怡在心里暗骂,其后笑眯眯的说道:“是啊!谁说不是呢,祝你有个偷快的夜晚,再见!”

    她保持着笑容,转身就走,真倒霉,工作没找到,还遇上这样一个衰神。

    叶天浩嘴角抽搐,满脸的黑线,代驾?深吸一口气,冲着她喊道:“苏小姐,我需要……”

    苏欣怡诧异的回头:“叶先生,你说什么?”

    “你不是问我需不需要代驾么,我的答案是,我需要!”叶天浩微笑着把手中的车钥匙抛给苏欣怡,牵着许术术的手向车边走。

    苏欣怡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钥匙,兰博基尼!

    看样子这两人的关系说不清楚,叶诚西不是说许术术喜欢大哥,那么这两人是否在交往。

    只是很快,她又断了乱七八糟的念头,他跟谁交往关她什么事情!

    一会儿是当红明星许萌萌,一会儿有是自家表妹,这混蛋就是一个杂交动物,没错就是种猪!

    她要不要做这单生意呢,毕竟二人结过梁子,这家伙不会想趁机报复吧!

    管他的,他现在醉了,大概明天就不记得,家里还有孩子指望着她赚钱,有钱她没道理不赚。

    打定主意,她拿着钥匙坐进银色的跑车内,摸着方向盘,很是满足感。

    以后估计也开不到这么好的车了吧,反正这两人都醉成了烂泥,就当是学雷锋做好事吧!

    苏欣怡先是一阵自我安慰,她小心翼翼的发动车子,温和的问道:“去哪里?”

    叶天浩没有坐后面,而是坐在旁边的副驾,他脑袋斜靠在靠背上:“紫竹院。”

    苏欣怡知道是叶家的老宅,上一次叶诚西过生她还去过,只是那晚的记忆却不太美好。

    迷人的灯光散落在她的上雪肤凝脂,冰肌美丽得象一朵出水的白莲!

    叶天浩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原因,她看上去别样的美,上天给了她如此容貌,所以她有足够的资本骄傲,不过在他看来只是一种矫情而已。

    苏欣怡长长的脖颈如天鹅般柔美,腰肢如弱柳迎风让人不得不瞎想,叶天浩闭目虽然看上去醉了,他却十分清楚,眼前的这个女人是一朵毒玫瑰。

    一时间眼前绝美竟令叶天浩难以呼吸,他坐在车上换了好几个姿势都觉得不舒服。

    凝视着她的黑眸渐渐发生了变化变得深沉起来,而一旁认真开车的苏欣怡竟丝毫不觉。

    不一会儿,车就来到了紫竹院,苏欣怡停稳车,将火熄了。

    “叶先生,紫竹院到了。”苏欣怡将钥匙递给他,准备收钱走人。

    叶天浩对后面的许术术说:“术术,你先回去,我跟苏小姐说几句话。”

    许术术睁开睡醒醒的眼,打着哈欠道:“哥,到了啊!”

    “嗯,你先进去吧!”

    苏欣怡没有多想,反正他看上去都烂醉如泥,难道能把自己怎么样不成?

    许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