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媚秋天 作品

第30章 找对了人

    莫小红对叶天浩有几分敬畏,放下手中的咖啡,满脸笑意的说,“天浩哥,你想打听什么人?你算是找对人,虽然我不在江海,但对许多事情还是有些耳闻。”

    叶天浩突然意识到自己没有苏欣怡的照片,那些小姐在娱乐场不可能叫真名字,他又何从去打听呢!

    见叶天浩沉默不说话,以为他在犹豫,莫小红点上一支烟吐了吐烟圈道:“怎么?天浩哥不放心我?”

    叶天浩摇摇头,一丝苦笑,他怎么会想到要调查苏欣怡,大概是想为叶诚西出气?又或者想揭开她的真面目。

    “我想问问你们那儿上班的人有没有个一短头发的女孩。”

    莫小红差点笑出来,她极力压制自己:“怎么?天浩哥你也喜欢中性美了?这两年有点流行中性风格。”

    “小红,不是这样,我核对她是有事情,今天忘了带她的相片,看来无从说起啊!”

    “天浩哥,你一向对我们这的姑娘不感兴趣,今天怎么突然会关心这个?是不是她是你重要的人?要不要帮你特别留意?”

    叶天浩差点被呛住,重要的人,她也配?他忙摆摆手:“不,你想多了,我跟她不熟,八竿子打不着。”

    莫小红一向善于言辞,见到叶天浩就有点词穷,她对叶天浩有着莫名的喜欢,却又不敢靠近,叶天浩这样的男人不是一般女人可以驾驭。

    过了一会儿,她没话找话说:“天浩哥,你每次到我们那儿就跟明星一样耀眼,许多姑娘喜欢你,大家都知道你眼高,许萌萌那样的美女明星才伺候得了你。”

    叶天浩听出了一股子醋味,不着痕迹的笑了笑:“小红,明星很好吗?你要是化妆了比许小姐漂亮多了,不,你不化妆也比她漂亮。”

    “天浩哥,你这么说我太高兴了,什么时候你拿她的照片来帮你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黑道,白道,我都有人。”莫小红能自由出入克利斯酒店那也不是一般人可以办到,她没有吹牛,如果没有实力她也不会在这里办事,小小年纪开的车是限量版宾利。

    每个人的成长都有她的成长轨迹,叶天浩当然有听说过关于她的故事,这个女人走在大街上完全让人意外,她气质温和文雅完全不可以想象她的职业。

    “嗯,今天也只能这样,你说黑道白道都认识人,我倒有兴趣跟你好好聊一聊。”

    莫小红坐正了身子,竖起耳朵,认真道:“天浩哥,你说,有什么要打听,我保证给你满意的答复。”

    沉吟了片刻,早有耳闻,她来头不小,一直没有契机,今天不妨跟她好好聊一下,即便希望渺茫,他也不要放弃任何一个可能的机会。

    过了一会儿,叶天浩缓缓道:“3年前,我家发生了一件离奇的事情,不知你有没有听说?”

    ……

    琳朵儿快要下班的时候,接到叶诚西的电话。

    “朵儿,你在哪儿?”

    琳朵儿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回应:“正准备下班呢!”今天的她心情不错,公司要派遣人去分公司负责,她在花名册内,如果没有意外发生,她当之莫属。

    叶诚西有些沮丧,看见苏欣怡的身边突然多了一个男人,他顿觉得天塌下来了:“我在你们公司门口,咱们可以聊聊吗?”

    “叶少,你怎么了?感觉你情绪不高,你真在我们公司门口吗?”

    叶诚西忧伤道:“嗯!”

    “好了,几分钟就下来。”

    琳朵儿有点纳闷,比苏欣怡漂亮的女孩多了去,这叶诚西偏偏一根筋,或许是苏欣怡的人品征服他,倔强、独立、自主,绝不会给男人添麻烦。

    三年了,她们还是没有定局,也不知道这苏欣怡脑子抽了还是被门夹了,怎么就看不上叶诚西,其实不是看不上,应该是她害怕她们差距太大,所以一直不敢靠近。

    琳朵儿和同事刚走到大门口,就看见叶诚西在不远处,她跟同事道别然后小跑的走了过去。

    “叶少,怎么了?”

    叶诚西有些落寞,却还是温和的说:“朵儿,你先上来。”

    琳朵儿蹦蹦跳跳的上了车,心情十分愉快:“喂,整点音乐,开这么好的车,咋感觉凄凄凉凉,是不是苏美人又给你气受了?”

    叶诚西脸上有抹苦笑,他轻轻按了一下按钮,一曲王杰的《一场游戏一场梦》缓缓而来。

    “喂,叶少,整点劲爆的行吗?迈克的有没有?你磨磨唧唧的这样怎么追女人?真替你捉急。”琳朵儿急性子性格活波好动,精力总是用不完,为人特别豪爽。

    叶诚西一边开着车子,一边沉闷的抽着烟:“朵儿,你知道苏小宝的父亲是谁吗?”

    琳朵儿摇头郁闷道:“你也知道,欣怡就是那样性格,她不告诉我是谁,这事情还真不知道。”

    “怎么可能?”叶诚西当然不会相信,女人会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么?

    见叶诚西不相信,琳朵儿认真解释道:“诚西,3年前,如果不是意外,也许你们就在一起了。”

    叶诚西看着外面雾茫茫的天,有些伤神,眼圈红了红:“是吗?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喜欢她。”

    “诚西,欣怡命苦,那次寒假发生意外,那个男人是谁其实她都不知道,后来她有孩子,本来要打掉是我说服她,也才有了现在的苏小宝。”

    “朵儿,那个男人你认识吗?他好像回来找她们了。”叶诚西真觉得自己窝囊,爱一个人怎么会这样心疼,不知道的人以为他是花花大少,可他是叶诚西。

    琳朵儿当然不信,若真是这样苏欣怡早就跟她讲了,她不可能不知道实际情况,忙摇头否认:“你开什么国际玩笑,我跟她在一起这么多年那有什么人,不然为何我总撮合你们?她太过冷静,而你又不够积极主动,所以你俩就原地兜兜转转,我看了着急。”

    叶诚西叹息了下,有些伤心的说:“朵儿,也许她心里从来没有我,所以我做任何事情对她来说都没有反应。”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