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媚秋天 作品

第26章 顺风车

    琳朵儿一把从背后抱住她:“别想走,咱们三一起坐顺风车多好,何必要走路,你这人真是脑袋不开窍。”

    “琳朵儿,你别幼稚好不好?他说不定是面首,你以为高富帅等着你?我看他不见得是高富帅,说不定是想在你身上捞油水。”

    琳朵儿仍然不放手,十分肯定道:“不管他是什么,我都有兴趣继续下去,你不要嫁人,我可是要嫁人,我宁可错杀三千也不要错过一人。”

    苏欣怡皱了皱眉头,她这恨嫁的心太迫不及待了,只怕是找错了对象,她摇摇头无奈的说:“那你就留下,我带小宝先回去。”

    琳朵儿说什么也不放手,一直拽着她,虽然她对顾一峰印象不错可对他毕竟不了解,所以必须让苏欣怡陪同。

    叶天浩闭着眼睛,享受片刻的安宁,唐丙文咋咋呼呼道:“喂,老大你看,那两女人要干什么?”

    叶天浩抬眼看到在他前方,抱着孩子的苏欣怡和琳朵儿,两人似乎在等人,他示意唐丙文:“停车,看看她们到底搞什么名堂。”

    唐丙文看两人慌张的神色,干咳一声:“难道是在寻找目标下手?”

    “一切皆有可能。”叶天浩直摇头,看来她也不是什么好人,诚西怎么有这种不良朋友。

    不久,一辆黑色的车子停在她们面前,顾一峰先伸出招呼:“上车。”

    叶天浩的脸上渐渐多了一层笑意,原来她们跟他很熟,看来这女人不是一般的复杂。

    唐丙文暗示道:“老大,她们好像等的是顾一峰,看来并不是我们想的那样。”

    “哼。或许更不堪。”

    叶天浩不动声色的看着她们,只见顾一峰停好车,毕恭毕敬的从车里走出来,客气的跟她们寒暄着什么。

    随后,顾一峰打开车门,琳朵儿先上车,苏欣怡抱着孩子也坐了上去。

    车子快速的消失在她们眼前,叶天浩半天才回过神来,这女人原来是有目的的接近叶诚西?也许她只是顾一峰的棋子,但不管她是什么人坚决不允许她搞小动作。

    “开车。”叶天浩转身,就凭一个女人他顾一峰似乎把他想得太简单,他倒要看看她们还有什么桥段。

    唐丙文什么也没问,几次从后视镜看叶天浩,他闭着眼睛似乎有些疲倦。

    “你认真开车,别东看西看。”叶天浩没有抬眼,冷冷的提醒着唐丙文。

    唐丙文坐正身子,笑呵呵的说:“老大就是老大,你眯着眼睛也可以知道我的动作,你是不是干过特工?而且有勇有谋。”

    叶天浩看了看窗外,今晚月色很好,他的心情却一点也不好。

    “小唐,你跟我多久了?”

    唐丙文没有丝毫犹豫,认真的说:“叶总,你怎么想起这个问题,还记得第一次认识的时候咱们是在……”

    “好了,我问你多久而已。”

    “叶总,我想给你说清楚点儿。”

    “哦,你还记得何经纬吗?”

    唐丙文条件反射的垂下头,很快意识到自己差点失态,忙附和叶天浩的话说:“当然记得,他是一个老实人。”

    “可惜,好人都命短,你俩是一个地方来的对吧?他家里还有什么人没有?”

    “叶总,你怎么突然想起他了,他走了几年了,你对他有情有义,所以兄弟们都愿跟着你。”

    “毕竟他付出了性命,我真没想到他的技术怎么会有如此下场,按说不应该。”

    唐丙文眼神有些慌乱,老大很少提及何经纬,难道是他知道了什么风声吗?

    “生死由天,富贵有命,老大你就别自责了,反正咱没有对不起他就好。”

    叶天浩叹息的摇头,世事无常,谁能预知明天是什么样子,他回头问道:“对了,现在深宫那边正常吗?还有没有人来捣乱?”

    唐丙文略沉吟了一下:“暂时没有,不过。”

    “不过怎么了?有什么你就说,别吞吞吐吐。”叶天浩看了一眼唐丙文,示意他说下去。

    “因为你给我们交代,一般都不敢做什么不正当的事情,可最近总有人爆料说咱们赌场涉嫌毒品交易。”唐丙文也很奇怪,警察几次前来检查,说对深宫没有影响是假的,他害怕叶天浩会责怪便隐瞒下来,可与此同时他也担心,会不会是竞争对手在背后搞鬼。

    果然,叶天浩听闻后,脸色有些难看:“多久的事情了?怎么一直没有告诉我?”

    “也没多久,差不多几个星期而已。”

    叶天浩差点尖叫起来:“什么?这么久都不告诉我?你到底怎么想?”

    唐丙文结结巴巴道:“我,我是害怕给你增加压力。”

    “混蛋,你不说就不存在吗?”叶天浩没想到一向对他忠心耿耿的唐丙文会这么糊涂。

    “老大,别生气了,我知道错了,以后有什么事情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

    “一句错了就解决问题?唐丙文你真是糊涂,你知不知道那样会惹来多少麻烦,我们必须第一时间排查身边的宿敌,只有做到随时清醒才不会被小人陷害。”叶天浩缓和一下情绪,他对唐丙文十分信赖,实在想不到他会脑子断路。

    唐丙文连连点头:“是,以后不会了。”

    “对了,倩东那边要重新找代言人,上届的代言人合同已满,咱们这次要换人,你联系一下电视台,我们要公开海选,让她们明天到我办公室来初谈。”叶天浩看着外面的天,暮色像一张灰色的大网,悄悄地撒落下来,笼罩了整个大地。

    苏欣怡在倩东化妆品做了有差不多3年,每年都是销冠,销售部的苏经理特别喜欢她,因为两人本家,苏经理有意栽培希望她以后可以长期留在倩东。

    苏经理不知道是谁给上面领导告状,说苏欣怡上班没有状态,而且她生活不检点,要暂停销售工作,回公司反思和学习业务知识一周时间。

    苏欣怡接到苏经理电话有些诧异:“苏经理,你说什么?让我回来学习业务知识?我敢说公司研发人员也没有我懂产品的业务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