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媚秋天 作品

第23章 她太困了

    上车不一会儿,苏欣怡抱着猫猫就睡着了,许是劳顿了一天,又没有吃午饭,到现在晚饭也没混着,她太困了。

    叶天浩不时的从后视镜看她,愈发觉得眼前的女人不简单,居然想攀上弟弟叶诚西,哼!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以为插几根孔雀毛在身上就当自己是孔雀?

    今天的夜色特别迷人,天上挂着一弯新月。

    到了目的地,叶天浩本想叫醒她,看她睡得很熟,便下车在对面的干杂店买了一包烟。

    叶天浩烟瘾很大,有时候一天两包,工作和家庭的压力,这些年他也曾没有动摇寻找吴月的念头,不知道是谁将他耍得团团转,对方曾屡次提供信息,每次都扑空。

    有那么些时候,他也怀疑吴月和叶波儿已经离开他了,可他不相信生活会这么残忍。

    他不经意的瞄了一眼,她熟睡的样子真是独特,看上去柔弱的她像那只小野猫一样,冷不防的就会暴发。

    每次想到她们的时候,心里特别烦躁,不知不觉,他的烟瘾愈来愈大。

    苏欣怡醒来睁开眼,看到前面的位置空荡荡,着实吓了一跳,不知道叶天浩又耍什么鬼把戏,她着急的四处望,不时拍打车门。

    恰好这时叶天浩抽完了烟,大步流星的走过来,看见她在里面着急的拍车门。

    叶天浩没好气质问:“你有病,损坏了我的车你赔不起。”

    苏欣怡立刻停止了动作,见他过来有些尴尬的说:“对不起,我以为你又开到什么地方去了,有没看见你。”

    “下车。”叶天浩没有看她,有些不悦的说。

    叶天浩最讨厌的就是娱乐场的女人,不是他清高,而是他从骨子看不起,好手好脚干嘛要去那种地方赚外快,这个女人白天还要上班这是够辛苦她。

    苏欣怡不知道为什么他又变脸了,反正这个男人随时都可能有些稀奇古怪的想法,她看不透他,也没有兴趣了解。

    索性干脆的跳下了车,看着熟悉的街景,心情好了许多:“叶大叔谢谢你送我回来。”

    叶天浩脸色本来就不好,这下更是难看,看来她喊顺口了。

    眼前的女人他看不透,他也没有兴趣了解,白了一眼没好气的朝她挥手:“大叔?我没有你这么年轻的侄女,你赶紧走!不耽搁你生意。”

    苏欣怡被呛得莫名其妙,什么生意不生意,她愣了一下,礼貌的朝他挥手:“再见,谢谢你。”

    “大嫂,再见。”

    “喂,你怎么又叫我大嫂。”

    她话还没说完,叶天浩已经启动引擎。

    车子很快就消失在她的视线,好一阵她也没想明白,耽搁她生意是什么意思,没头没尾的一句话。

    苏欣怡抱着猫猫快步的穿过一条复杂的巷子,街边有许多卖麻辣烫的小贩。

    她住在外面最繁华,而背后是残缺不堪的小高层,她们住在7楼顶上,因为那里房子宽敞,而且价格也很便宜,只是冬凉夏热,阳台种满了绿色植物。

    苏欣怡回到熟悉的地方,心踏实多了,一路哼着歌,坏心情一扫而空。

    琳朵儿和苏宝儿在看电视剧,这时候也不早,差不多该休息了。

    琳朵儿见她头发乱蓬蓬的就回来了,有些诧异的问:“喂,叶诚西那小子是不是将你推倒了?”

    “推倒你大爷,我脚受伤了,快给我揉揉肩。”苏欣怡不客气的对她吩咐。

    “你这是被强了吧?瞧你这样子,哦哟,还找许萌萌给你签名了?你什么时候喜欢这么低俗的女明星了?真没品味,那种女人一看就是睡出来,没想到你会喜欢她。”琳朵儿看到她胸前几个大字,笑得不接地气。

    苏欣怡没有心情搭理她,对着宝宝招手:“宝宝,过来妈妈抱。”

    2岁多的苏宝儿早已学会了说话和走路,她忙乐颠颠的扑进苏欣怡的怀里,抓住她的衣服奶声奶气的叫妈妈。

    琳朵儿一边揉肩膀,一边试探的问:“你和叶少怎么样?可以考虑一下,他对你是认真的。”

    苏欣怡不高兴的推开她的手,认真的说:“琳朵儿,你不许当冬瓜两边滚,你是我朋友,不能卖了我。”

    “你心里是不是还想着那个贱人?所以谁也不接受?”琳朵儿看着她真急人,叶诚西是多么优秀的男人,多少女人梦想的白马王子,可她偏偏不待见。

    琳朵儿说的是他们大学同学赛嘉乐,苏欣怡的初恋男友,其实严格意义也说不上是初恋,两人还没开始就因为赛嘉乐劈腿而告终。

    苏欣怡否认道:“你瞎说什么,怎么可能。”

    “赛嘉乐空有一副脸蛋,他有什么好,还是叶少实在,人帅不花心一直惦记着你。”

    “琳朵儿,求你不要乱点鸳鸯谱,我跟叶诚西不合适,你能现实一点吗?”

    苏欣怡只有想到叶天浩和叶母就莫名的后怕,这样的家庭,她还是早死心好。

    琳朵儿将遥控电视关了,盯着她认真的说:“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给我说说,总不会想就这样单身到老,现在正是恋爱的时候,你一个人拖着孩子不累吗?”

    苏欣怡清楚,她说的不是没道理,可她不想给自己找麻烦,倔强的笑了笑:“只要勤劳,就算做饭店服务员我也会养活孩子,你就别操心。”

    “这么说你根本就没有想过跟叶少一起?”琳朵儿有些失落,在她看来苏欣怡虽然是未婚妈妈,但她也好无辜,一直以来她都希望这两人能在一起。

    苏欣怡一边哄着孩子,一边温和的说话:“对,我从来没有考虑过他,所以你就别热心了。”

    “放屁,你有说过喜欢他,难道你现在有别人了?对我也保密?”话虽如此琳朵儿不相信,她的手加大了力度。

    “喂喂,喂,你这家伙是要揉碎我的骨头吗?喊你按摩,不是捏骨啊!”苏欣怡有些轻微的刺痛。

    “那你老实告诉我,为什么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