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之雪 作品

三百四十 拉面

    “这颗星球,我眼中的地球,难道这不一样吗?”薛城有些迷糊。

    燕揽夕拉下一块烤肉道:“你的那个手镯给我。”

    薛城才记起自己在酒会上赢了一个古玉镯,其中有阵法波动,她还没来得及细细研究。她赶忙将玉镯摘下来,交给师父。

    燕揽夕一边叼着冰激凌勺子一边拿着玉镯轻轻摩挲。

    江雪终于忍不住好奇心:“师父,这个镯子是不是师母留下来的?”

    燕揽夕斜了江雪一眼,叼着勺子没说话。

    薛城为自己大意没有捂住儿子的嘴巴而痛悔。

    燕揽夕拿着镯子搓啊搓,搓的穷人薛城以为师父在钻木取火,富人江雪以为师父在盘玉。

    眼看江雪和鬼怪们要把烤肉吃光时,燕揽夕终于双掌一合,将玉镯按在两掌中,按了一会儿,分开手,将白玉镯递给江雪道:“这个送你,不要再吃烤肉了。没有功法引导,你体内积累太多灵气会得厌食症的。”

    江雪不知师父是不是吓唬他,但还是乖乖住嘴,没有接玉镯:“我一个男生,戴个玉镯不好吧?还是给我妈戴吧,再说是我妈赢来的,我怎么可以无缘无故要妈妈的东西!”

    燕揽夕道:“储物空间要不要?”

    江雪眼睛一亮:“要!这个是?”

    燕揽夕点点头。

    江雪看向薛城:“妈妈?”

    “师父给你,你就收着吧,很有用的。但是问题来了,小雪还没有凝聚精神力,如何使用空间类储物法器?”薛城想了想问道。

    薛城觉得自己没有看错,师父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燕揽夕对江雪道:“你先滴血认主,等我想到怎么让你没有精神力也可以使用法器的方法,你再使用。”

    “谢师父、谢妈妈!”江雪欣喜地接过白玉镯,也不嫌弃男生戴镯子不好看了,戴上镯子,按照师父的要求咬破手指滴血认。

    燕揽夕抓起剩下的最后一块烤肉对薛城道:“你还记得,青河道守护的阵脚需要一根玉簪做钥匙引阵脚现形吗?”

    薛城点头:“当然。难道师父的意思,这玉镯也是一个阵脚的钥匙?”

    “没错,玉镯中的阵法与玉簪同出一源。”燕揽夕手在江雪手腕的玉镯一抚,玉镯光华一闪,投影出一幅卫星地图。

    “这是?”薛城疑惑。

    “阵脚所在的地图。”

    薛城赶忙细细观看,地图上一个文字都没有标注,或者说没有标注汉字,只标注了几个符文和一个红点。这些符文里,薛城只认识一个字。

    细细推敲下,这是一副亚洲与太平洋的地图,红点在华夏长江的旁边。

    薛城立刻打开自己的手机地图对照:“红点位置应该就是长江的南京附近,难道说,这个镯子能开启的阵脚在南京?”

    燕揽夕手一按,地图消失:“等拿到空间砂,我们就去南京,在回去之前,我要在这里搜集一些材料,你拿到空间砂后,给我打电话。”

    薛城:“师父,您要单飞?”

    正蹲在垫子边上啃烤肉的蛋蛋立刻扭过头冲燕揽夕眨眼睛。

    燕揽夕:“对了,把你的烤蛇肉分我一截。”

    薛城意念一空,从自己的玉扳指空间中切了一大截烤肉交给蛋蛋。蛋蛋愉快地收起蛇肉金光一闪,燕揽夕和蛋蛋原地消失。

    师父一走,薛城感觉自己肩上的担子顿时重了许多,带着这么个无组织无纪律的人鬼组合,头不是一般疼。

    蹲在垫子另一边啃肉的舞墨和美髯公感觉薛城投来的目光带刺,瘆得慌。

    第二天早上,小婧完成突破,正式踏入练气初期,成为一名修士,伍凰累死累活半天一夜,啥也没有感觉到。

    薛城御锅飞回东京,半路接到轻语求助电话,直接在轻语家附近找了一个没人没监控的角落降落,步行去轻语家吃早饭。

    拉面馆跟国内差不多,早上是不开门营业的,午饭和晚饭才营业。

    薛城等人一进门,宋老爹就去张罗拉面,给每人做了一碗华夏味儿十足的北方拉面。

    轻语和妈妈负责向薛城解释求助的原因。

    宋妈妈一直在道歉:“实在是没有任何办法了,只好求助您,真的给您添麻烦了。”

    轻语解释事情的原委:“我外公只有我妈妈和舅舅两个子女。外公在世的时候,在前边那条繁华的街道开了一家拉面馆。爸爸来到日本,就在外公的拉面馆里打工,后来娶了妈妈。外公老了,将拉自己的两处房产分别分给妈妈和舅舅。舅舅分得前街繁华路段的那家大的店面和房子,妈妈分了这里小街的房子。舅舅接手外公的拉面馆经营,爸爸妈妈在这里另开了一家小的拉面馆。后来舅舅把那家大店面输掉了,爸爸的小拉面馆生意经营得很好。舅舅就去纠缠外公,想要得到我们家的这处房产。因为当时外公还在世,分房产的时候,并没有给妈妈过户,房产还在外公名下。外公宠爱舅舅,就写下公正,五年为期限,如果谁能做出千代田区最好吃的拉面,这处房产就归谁所有。因为房产在外公名下,我妈妈只好答应外公的条件。今年就满五年期限了,五年来舅舅不断来找爸爸挑战,但都没有赢过,上次舅舅拉出那么好的面条,这几天爸爸苦苦思考,觉得自己不是舅舅的对手,拉不出舅舅那么完美的面条。但是失去这家面馆,我们一家不但失去了唯一的生活来源,还会变的无家可归。”

    又是一个不争气的极品弟弟的故事。

    薛城:“可是我能怎么帮宋伯伯呢?难道允许找人代替去比赛吗?”

    轻语恳切地望着薛城道:“伍凰说姐姐有办法让我爸爸拉出超好吃的面条,姐姐调的酒连安田少爷都陶醉了,一定能做出好吃的面条来!”

    猪一样的队友!薛城瞪了伍凰一眼。

    反正是要帮忙的,也不用绕弯了。薛城挑了挑碗里的面条道:“比赛在今天吗?”

    “上午十点,在千秋餐厅举行。”

    ……

    上午九点半,薛城等人陪着宋老爹一家来到千秋餐厅。

    餐厅的中间摆了一排排灶台砧板工具,四周布置观众席,正前方是评委席。还有一个日本电视台在录制节目。

    此刻穿着超短裙的大妈拉拉队正在跳拉拉队的助威舞蹈。岛国女人的肥胖度很低,这些大妈身材还是不错的。

    宋老爹一进场就受到大妈拉拉队粉丝的欢迎,一位大妈一边跳着高抬腿的动作,一边喊:“宋老哥加油,我们最喜欢你做的拉面条!”

    由此可见宋老爹年轻的时候也是很招千代田街坊女邻居喜欢的。

    宋老爹向大妈们挥手致谢,宋老妈绷着脸不苟言笑,情敌见面,还强颜欢笑的是虚伪。

    几乎千代田街区的餐馆都会参加比赛,比赛分拉面组、炒菜组和寿司组比赛。

    宋轻语的舅舅山本初中很快信心满满地来到比赛场地,他同样受到几个大妈粉丝的欢迎。

    抽灶台牌号的时候,宋老爹和山本初中抽到的还是挨着的灶台。

    伍凰数了一下,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