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大结局

    顾谨言抱着千帟站在柱子后,本来是比较安全的位置,因为她觉得顾谨言被aron他们围住应该跑不到这里来,所以被顾谨言喊了这么一声,他也有些吓到。

    随即回头,已经看到顾谨言握着手术刀直冲过来,顾之昀怕她伤到千帟,连忙转身用自己身体把千帟护住,随后手术刀便直接插在了他的腰上,他的身体一颤,脸色已经煞白,但却依旧紧紧抱着千帟不放一点。

    aron震惊地看着这一幕,立即跑过去一脚踹飞顾谨言,然后扶住顾之昀,看到手术刀插入的深度,心里也紧张至极,“松手,把孩子给我。”说着接过千帟交给赵十三。

    此时外面传来了车辆声,洪三说:“是警察!”

    顾谨言从地上爬起来就跑,被少轩少宇抓住,按在地上动弹不得。

    这个女人这么狠毒,可不能再让她跑第二次!

    “我要杀了你们!你们都去死!去死!去死——”

    顾之昀闭了闭眼睛,再去看顾谨言时,表情十分复杂。

    把顾谨言扭送交给警察,随之而来的医生立即把顾之昀放上了担架,医生看了一下伤口,皱着眉头说:“这个部位是肾脏,情况可能不大乐观。”

    救护车开到了医院时,顾之昀已经昏迷不醒了,aron不准任何人把消息告诉浅缘,然而浅缘却从警方那边得知了消息,心里紧张至极,正要景舒送她去医院,还没走到门口,她忽然觉得肚子疼,坐在地上没法动弹,景舒一看糟糕。

    估计是要早产了……

    浅缘怀了两胎都是早产,而且都是受到惊吓,景舒手足无措,还是沈晗连忙把人抱起来送上车,让司机抄近路去医院,一边联系医院准担架。

    “别怕,别怕。”景舒紧紧握着浅缘的手,想让他别紧张,但其实自己都在颤抖了。

    浅缘脸色苍白,闷声呻吟着着。

    车开到医院,送上移动病床,直接被医生推入了生产房等。

    “你身上都是血……”景舒一回头看到沈晗身上的血,顿时被吓到。

    沈晗只是找了一条毛巾随意擦擦,就跟着医生去办理手续。

    很巧,顾之昀他们也在这家医院,手术室就在产房上一层楼,沈晗苦笑,这对夫妻还真是……

    aron得知消息跑下来,在走廊正好遇到沈晗,看到他身上的血也吓了一跳,沈晗连忙解释:“不是我的血,是小缘,她又早产了。”

    三人在产房外紧张等着,这个画面仿佛回到了四年前,那年也是如此——难产的浅缘,无措的景舒,紧张的aron守在产房外,等着早产的弟新生命降生。

    也不知道是不是造化弄人,原本说好这次一定要看着孩子的出生的顾之昀又不在,

    手术室里的手术持续了三个小时,医生说顾之昀的情况真是不幸中的万幸,手术刀偏离了一公分,没有伤到肾脏,这算是一个好消息。

    他的麻醉还没过,送到病房休息。

    而楼下的产房生产也过去了三个小时,早产了一个多月,即便生过一个孩子,浅缘的生产也不算顺利,甚至还有难产的迹象。

    医生出来告诉aron他们这个消失时,把众人给紧张的,幸好上天也看不下去他们如此受尽磨难,进产房五个小时后,浅缘还是顺产生下了一个男孩,母子平安。

    浅辰扶着浅父和顾韩一起来到医院,他们倒还不知道浅缘早产的事情,只是来看受伤的顾之昀。

    “之昀没事,现在麻醉还没过,接下来好好休息就可以。”虽然今天发生的几件事都不算好事,但毕竟家里新添了个小生命,怎么说都是值得开心的,aron还是忍不住露出笑容,“我觉得,你们还是先去看看孩子好。”

    “对,对,我们去看看千帟,那丫头也是被吓坏了吧。”顾韩点点头,转身往外走,aron笑着说,“不是千帟,千帟被景舒带回家休息了,我说的孩子,是浅缘刚刚生下的小男孩。”

    顿时,三人都被愣住,忽然有一道声音虚弱地传出:“缘缘……生了?”

    aron看去,竟然是顾之昀醒了,他虽然脸色苍白,但眼底却闪着亮光,看得出很兴奋:“缘缘,真的生了?”

    “是的,虽然是早产,但还是很顺利生下了孩子,是个男孩,母子平安。”aron微笑,“现在在保育房,个头比当初千帟大很多呢。”

    顾之昀受伤的阴霾突如其来的孩子冲散了,大家都沉浸在新生命的喜悦中,浅缘的并没有太难受,休息一会儿就清醒,要求去顾之昀的病房,aron只好安排他们两人的病房合并在一起。

    顾之昀看到浅缘进来,想要撑着身体起来,浅辰按住他:“伤口刚刚缝合,不能动。”

    “别动。”浅缘也急忙道,“没事吧?严不严重?”

    “没有伤到肾脏,休养一段时间就好。”浅辰看他们之间似乎有话要说,就识趣地离开病房。

    看着病房的门关上,顾之昀伸手握住浅缘的手,抿唇说:“对不起,又让你一个人面对痛苦。”

    浅缘另一只手抚着自己的腹部,嘴角微微上扬:“没关系,你不是陪着我承受痛苦吗?”她在生产,他在手术,算是同甘共苦吧

    “你还开得起玩笑。”顾之昀无奈地笑着看她,“好了,累不累,休息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