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步步为营

    曾经,父母还在的时候,她想要的生活就是一家人幸福生活在一起,互相扶持,一起成长,然后自己可以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和自己的好朋友一直玩闹下去可是,那些是一定不可能实现的。

    那么现在呢?现在自己的目标就是成为国际巨星,站在一个很高很高的平台上,可以眺望世界,可以俯视对手……这是自己的第一步她笑了一下,“一点点努力,走上自己要高度。”

    韩善宇一愣。

    午餐后,韩善宇依旧抱着夏星,这次是往他们的病房走去,把夏星放在病床上,小孩子总是吃完饭就想要睡觉,此时把自己的肚皮吃得圆鼓鼓的夏星也是半眯着眼睛要睡着。

    跟着浅缘回了她的病房,浅缘正想要问他今天不忙吗,韩善宇就从自己的衣袍里拿出一个小电筒,对她说道,“坐在床上,我帮你检查一下鼻腔。”

    “好。”浅缘听话地坐床,微微仰着头,韩善宇却又说,“躺下。”

    浅缘听话地躺下,韩善宇拉着椅子坐在床边,一手传过她的脖颈,直接接触看他后颈的肌肤,感觉到了她肌肤的细腻和柔滑,不动声色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轻轻捧起她脸,拿着电筒照着她的鼻腔。

    浅缘眼睛不知道往哪里看,到最后干脆自暴自弃闭上眼睛,这样的角度她甚至还有闻到他身上淡淡的柠檬味道。

    这样的男人,配得更好的吧下午的时间,浅缘抱着夏星一起出去剪头发,否则明天被景舒看到自己那个样子,那就糟糕了。

    夏星下午很不乖,一直闹着找姐姐,夏晴现在去了b市,也要明天早上才回来,刘阿姨最近几天都在忙碌火灾的事情也没来医院,夏晴只能带着抱着夏星,一边哄着他,一边催促着发型师快点。

    韩善宇看了一样时间,恰好是下班时间,便脱下了医生袍,穿上了黑色的长外套,拿着车钥匙离开,在车场开车离开时,在医院转角处的发型屋听到了夏星的哭声,他便慢慢得踩了刹车,望了进去,果然看到浅缘抱着不听乱动的夏星在剪头发,一会儿给他唱歌,一会儿给他最鬼脸,使劲浑身解数哄着夏星开心。

    韩善宇的车在门口停下,却没有下车,只是望着里面的浅缘嘟着嘴巴和夏星玩亲亲的样子,那双眼睛特别灵动,咕噜噜的转着,莫名觉得可爱。

    口袋里的手机在震动,他拿出了一看,是均可。

    “可可?”

    “嗯,下班了吗?”均可的声音染着一点笑意,听起来格外的清爽舒服,“叔叔阿姨打电话给我,抱怨我们好久没回家吃饭了,你现在要是有空的话,我们就回去吃晚饭吧!”

    “好啊!”韩善宇毫不犹豫地答应,目光却还是落在浅缘身上。

    挂了电话,收回目光,启动车子,离开。

    浅缘听到汽车声才回头,恰好看到韩善宇车窗内模糊的侧脸。

    翌日清晨。

    如东的天气,早上起来特别冷,即便没有下雪,空气依旧是湿润的。

    韩善宇手臂上挂着医生袍,手里拿着一本医术,一边走一边随意翻看着,一抬起头就看到浅缘理着飘逸轻爽的中短发,带着米白色的帽子,黑色连衣裙和白色围巾,一只手啃着面包来一只手拿着手机,讲着什么话。

    韩善宇便停住脚步也,看着浅缘不看路地从过来,甚至把他完全当成透明人。

    韩善宇微微偏头,手在半空一抓,便抓住了浅缘拿着面包的手腕。

    浅缘脸色一瞬间青白了,本来她就打算假装看不到他的,此刻被抓住,也就只能干笑着转身,“早上好韩医生,你也这么早啊呵呵。”

    韩善宇依然握着她微凉的手,盯着她红红的鼻尖,又看着她手上的面包,“你确定你没问题?做检查了吗?”

    “检查了!你看,这个是我的证明。”浅缘从口袋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医生证明,理直气壮地指给他看。

    韩善宇扫了一眼,然后才问,“药吃了吗?鼻腔的药?”

    “吃、吃了!”浅缘尴尬了一下,那天因为自己没带钱,拿不了药,后来要去拿药的时候药单丢了,自己也没好意思去重新找他写“空腹吃药?”韩善宇盯着她手上的面包,淡淡问。

    “不……不是,我刚才还喝了豆浆吃了蒸饺,然后才吃药的,这个面包是不舍得浪费的。”

    “空腹吃药对胃不好。”韩善宇放开她的手,然后自然而然脱下自己手上的黑色皮手套,又想要拉浅缘的手过来。

    “不用了!”浅缘知道他想要干什么,连忙拒绝,“我没事,等会我经纪人就来接我了。”

    韩善宇不做声,却强硬拉着她的手过来,把手套给他戴上,还有点余温的手套让浅缘怔了怔,“我知道你想要拼命工作,但是也不必每次都故意躲开我,只要你照顾好你自己,不必呆在医院,自然就不会看到我。”

    “我不是……”

    韩善宇没有听她解释,给她带好手套后便放开她的手,也不再停留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