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不会看到我

    “你的脑子啊……”夏晴恨铁不成钢地瞪着她,扫了一眼手表此时正好是十二点,她刚才打开病房里的电视机,拿着遥控按了中央频道,上了一会后,屏幕上便出现了一个穿着白袍的女子,她一头墨色长发高高束起,露出光洁的额头,一张典型的鹅蛋脸上一双桃花眼潋滟动人,眼角还有一颗特别明显的泪痣,衬得她的眼睛越发动人,浅缘甚至刚断言,如果她笑起来,这个女人肯定是无比妩媚娇媚的,只是她的气质却直接给人一种微冷感。

    “珍惜和家人相处的点点滴滴,拒绝过分依赖机械沟通,预防脑死亡,常回家看看。”

    浅缘顿时瞪大眼睛,惊异地看着夏晴,“她、她、她不是均可吗?韩善宇的女朋友是均可啊……”

    “是啊,就是均可,年纪轻轻却及有医学天赋,是脑瘤专家。”夏晴点点头,然后拍拍浅缘的肩膀,“所以你想想,你拿什么和人家争,拿什么和人家抢?你死了这条心吧!”

    “我也没想要抢什么啊……可是我还有一个问题。”浅缘奇怪地我,“既然韩善宇家庭真厉害,为什么他还要在这小医院里做一个外科医生呢?”

    夏晴摸摸下巴,笑着回答,“或许还是为了体验什么生活吧,你不知道现在高干子弟是现在最喜欢的就是来这一招……当初顾之昀还在小公司里当职员呢,陆青就是那时候和他交往的……呃……”

    “是嘛……”浅缘微微垂下头,淡淡地笑了笑,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难受也没有,伤心也没有,但是说平淡却也不是。

    浅缘喃喃着说,“他是韩文宇的弟弟啊……可是我觉得他们两兄弟真的是一点都不像啊……”浅缘没有和韩文宇合作过,但是却经常看到他上一些访谈节目,这个人在公众面前一直都是很开朗很活泼的,哪里像韩善宇,给人一种不可捉摸,猜不透的感觉“你的经纪人应该知道你的房子被烧了吧?”夏晴问,“应该会给你安排公寓了吧……其实早就应该给你安排了,你现在渐渐红起来,怎么也不能继续住在那老房子里,谁知道下次还会出现什么意外啊。”

    “嗯,我明天问问舒姐,她这两天在帮我忙《倾城》明姬角色的试镜。”浅缘点点头,想着自己也还没有和景舒说自己的脸成现在这个样子,后天的写真照怕是要延后了,虽说拍完可以用ps修饰掉伤痕。

    想到最后浅缘还是没有告诉景舒自己被打的事情,只是和景舒说自己房子别烧了,自己受了点惊喜在朋友家住着,要休息几天才能回去工作,景舒本来是要来看她的,但是一直被她拒绝,最后也就作罢,但是越好了大后天的《名城》宣传会是必须要去的。

    而浅缘也就多得到了三天假期,这几天她也放松下来好好休息,要么就是和夏星一起玩,要么就是和夏晴聊聊天,韩善宇自然也会每天都过来看看她的情况,但是每次浅缘都躲着他……至于为什么躲着他,浅缘也不知道,弄不清楚那种感觉。

    所以掐算好时间,只要他来,她就出去,总是让他无法和自己说话,这两天都是这样,浅缘一直躲着韩善宇。这天是周日,浅缘被打的皮外伤已经好了很多,脸上也基本不留下任何痕迹。

    这天是节假日,医院比平时热闹了一些,这一天天气也很好,晴空万里,艳阳高照,夏晴赶通告来不了医院,浅缘就抱着夏星好去菜坪上晒太阳。

    韩善宇站在二楼办公室的落地窗前,望着远处草坪上的浅缘和夏星抱在一起,对着阳光有说有笑,夏星的眼睛当真和星星一样,闪闪亮着,而浅缘“在看什么?”好友兼同事从他身后笑着走上来,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也看到了草坪上的姐弟。

    韩善宇也没回答,依旧看着那一对姐弟,夏星抱着浅缘的大腿要浅缘给她给他堆一个雪人,浅缘特别不敷衍地揉了两个雪球叠加在一起就递给他,夏星不乐意了,小小的身体直接爬上浅缘的腿,然后往她怀里一推,浅缘就被他她在草地上,姐弟咯咯笑起来,韩善宇也不由自主地唇角扬起了一个弧度。

    “我就一直想要问你这件事,我怎么发觉,你好似很关心她啊!”同事笑着说。

    “我们是大学同学,我知道她从大学时期就一直一个人奋斗,照顾有抑郁症的母亲,她很苦,能坚持走到这里,真的很不容易……”韩善宇轻声说道,然后便转身离开。

    草坪上,浅缘终于对着弟弟投降,认命地帮他做一个大大的雪人,依旧是两个圆叠加,不过这次这个雪人有夏星的个子那样高了,回头对着夏星笑着说,“看,好了!”

    夏星高兴地跳起来拍手,笑得两眼弯弯,“眼睛眼睛!”

    “眼睛啊……”浅缘默默鼻子,认真想了一下,然后笑着说,“也有办法!姐姐帮你找一些树叶树枝,就可以给你弄雪人的鼻子眼睛和嘴巴了啊!”

    “好棒好棒!”夏星又笑了起来,抱着浅缘的大腿,“还有耳朵!”

    “嗯,好,还有耳朵!”

    浅缘把弟弟放在椅子上,转身想要去捡些树叶树枝过来,却就看到自己面前提下一双棕色的皮鞋,他站在矮个子雪人面前,也挡住了背后的一米阳光,他唇角带着浅浅的笑意看着她。

    “……”浅缘看着韩善宇,笑容有些勉强,语气也尴尬,“啊!韩医生啊!你好啊,这么忙还有空下来啊……”

    韩善宇目光淡淡落在他的身上,微笑着不做声。

    浅缘被他看得乖不舒服的,最后也是干笑。

    韩善宇微微低头,看着地上的雪人,变戏法似的手里多了两个绿色的领导铃铛,然后蹲下来,按在了雪人的‘脸上’,当成了雪人的‘眼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