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仟洛 作品

第72章:剪掉她的头发

    “所以我就不计较你又强暴我,之前你对我做的那些我打了你两个巴掌就当是互相抵消了,既然如此我们就真的是两情了,以后你继续当你的总裁,我继续当我的小明星……最近舒姐给我接了一部戏,我还要准备去试镜,如果过的话还要去西宁影视城取景,大概要一个多月,等到我回来的时候关于你和我的绯闻也平复的差不多了,你看这样多皆大欢喜!”

    顾之昀盯着她看,听完了她说的所有话,却只记住了她中间的一小段句子,缓缓伸出手,轻轻捏着她小巧的下巴,看着她如果不是重要场合永远都是不施粉黛的一张小脸,微微眯起眼睛,“你就那么想要和我两情?开口闭口都是想着怎么和我撇清关系?”

    浅缘眨了眨眼睛,又盯着他阴寒的脸又眨了眨,然后呵呵干笑。

    顾之昀依旧不放开她,甚至用拇指轻轻摩擦这她的下巴,享受指腹下细腻的肌肤,这种细腻是他无法从别人身上获得的,很真实很自然的触碰……他似乎有点明白自己为什么每次发病都要去找她了。

    浅缘感觉下巴很痒很不舒服,想要避开却又感觉避不开,甚至躲闪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回答不出来?那我换个问题问,你讨厌和我上床吗?”顾之昀凑近过去,把自己的脸贴地和她的脸很近,鼻息的气息洒在她的脸上,动作暧昧又感性,“就比如在清河酒店那次,你讨厌吗?”

    “我……”浅缘咬着唇,看着顾之昀的眼睛诚恳又真心地说:“那天我喝醉了你也不是不知道,我甚至都走错房间了,怎么可能记得那晚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顾之昀眼底沉了沉,想着这个女人明明还抱着自己告白,明明还主动来吻她,明明还那么配合自己……居然又翻脸不认人!

    浅缘看出他不悦,连忙又说道:“我真的忘记了,我只记得我们做了,但是怎么做的我真的不记得……我喝醉了啊!”

    顾之昀感觉自己胸口又一团火在酝酿,而且越来越茂盛。

    浅缘又想哭又想要苦笑,“你怎么不相信呢?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唯一记得的就是那些吻,但是吻也不记得是怎么吻的了……”

    她从这件事上又明白了顾之昀一个性格特点,那就是这个人很直达,最对不能做出有一点嫌弃他的意思,不仅不能嫌弃,甚至还要做出很喜欢很喜欢的样子……天啊!怎么会有人霸道成这个样子!还是说是自己刚才的话哪里得罪他了?才让他这样生气?浅缘忍不住去深究他的眼底的情绪。

    顾之昀依旧冷着脸色沉着眸子盯紧她。

    浅缘看了好一会儿都看不出他是什么意思,勉强笑了笑,艰涩地开口,“不如你说,然后你有什么不满告诉我,我下次说话也会记得不去触你的麟角”

    顾之昀忽然动了动,缓缓向前倾了身子,越来越接近她。

    浅缘顿时紧张,下意识往后仰,手也本能地抵在他的胸口,做好了推开他的准备,脸上带着有些茫然又有些娇羞的表情。

    顾之昀眼珠子在她的脸上转了一圈,然后缓缓开口,“那天晚上你就是这样,用这种表情看着我……不对,还少了一种。”

    “什么?”浅缘有点傻气地问。

    顾之昀离开让浅缘紧张的距离,往后靠着椅背,薄唇微微扬起,“想要我的表情,从一开始就是你来吻我的,主动靠过来,主动脱衣服,甚至都是你迎合我的,紧贴着这我的身体,让我狠狠爱你……”

    浅缘的脸一阵红又以一阵青白的,瞪着眼睛地看着他,咬牙说,“你开玩笑吧?我是这样的人?又这么恶心?”

    “那个晚上,几乎都是你在主动,你很热情,紧紧搂着我的脖子,不让我离开,还说……你喜欢我吻你,喜欢我要你……”顾之昀笑容更盛,严重眸光流连,仿佛是在回忆那天的场景一样,看得浅缘不由得咽了口水,脸色越发难看。

    最后只能勉强扯着唇角笑了,“只能说……那个酒劲真的很强大呵呵。”

    “这是你亲身经历过的事情,应该不会容易忘记,或许那天就记得来了,现在你是下意识去排斥那段记忆,想要当成都是我在强暴你,我也无所谓……但是无所谓是无所谓,却没有一个女人敢像你这样,声讨我,指责我,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生气了吧?”顾之昀脸色寒冷着,手却从她的下巴移到了她的耳垂,然后再到她的脖子,想要继续往下时,却一只微凉的手握住,他有些不悦地抬头。

    “我懂了……因为那晚是我主动,但是第二天却冤枉你,所以你觉得不舒服,是这样吗?”浅缘迟疑地看着他。

    顾之昀不做声。

    “可是……我真的忘记了,我什么都想不起。”浅缘苦着脸,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既然你这么想要和我摆脱干系。”他收回手,慢慢地站起来,冷冷地扫了他一眼。“那就尽量躲着我好了,只要有我的地方你就闪开,不要让我再看到你就好。”

    浅缘第一反应就是松了口气,第二反应竟然觉得有点失落感,第三反应又是欣喜的,有些意外他竟然会放过自己,也跟着站起来,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