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仟洛 作品

第69章:你会管我的死活吗

    顾之昀唇角抽搐一下,很无情地提醒了她一点,“你是我的女人,我们在公众面前承认过的,所以你报警有什么用?我就算在这电梯强要了你,那上法院也是我赢,懂吗蠢女人!”

    “混蛋!”浅缘咬牙。

    “看来你的恢复能力还不错,只要两天就又能和只野猫一样活蹦乱跳。”他一边说着,一边缓缓移动双手,来到她的后腰,掀起她宽松的病号服。

    “你干什么!”浅缘惊恐地瞪大眼睛,心里想着他该不会真的打算在电梯里强要了她吧?顿时崩溃大叫起来。

    顾之昀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微微低头,看着浅缘线条起伏完美的背部,白皙细嫩如玉璞,但是他的眼底却没有一点情欲,目光一直盯着她腰上的一片青紫,脸色不大好,放下她的衣服,也松开对她的钳制,冷声问:“到底出什么事了?”

    浅缘被他折腾得筋疲力尽,他一放开她就蹲在地上喘气,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顾之昀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等着她回答。

    浅缘不去看他,让自己休息够了才继续抬起头去瞪他,此时电梯门缓缓开启,于是这一层的一干精英员工和干练秘书们就看到他们好厉害的总裁大人拽着一个……疯婆子从电梯里出来。

    “放开我!你真的很霸道啊!”浅缘无法挣扎开,只能气愤地嚷嚷,“混蛋混蛋!你一定不是顾之昀,少年时的顾之昀哪是你现在这个样子!他没有你这么恶心,没你这么无耻!”

    这一层楼的所有的员工,以及从员工电梯赶上来的米莱和文森都愣在原地,都不可思议得看着顾之昀,对他竟然纵容这个女人那样咒骂他都没反应感到很震惊。

    顾之昀脸色阴沉,拽着这不听话的女人直接进了总裁室,脚一勾直接把们给关上。

    “……那个女的是谁啊?总裁怎么会这样任由她骂着啊?”

    “岂止啊!刚才在大堂这个女的还扇了只能总裁一巴掌呢。”

    米莱也看向文森,愣愣地说,“我觉得那个女的有些眼熟,应该不是我看错吧?是……”

    “浅缘。”文森推了推眼镜,冷静地回答。

    浅缘被顾之昀直接扔在了宽大且柔软的沙发上,她依旧如一只炸毛的野猫一样,蹦蹦跳嚷嚷着,“你要干什么?杀人灭口吗?”

    顾之昀松了松领带,伸手对着她的肩膀轻轻一推,于是浅缘再次摔在了沙发上,他微微弯起唇角,嘲弄地看着,就像是看戏一般。

    “啊!”浅缘脑袋砸在沙发抱枕上。

    “我干什么?我让你自己看看现在自己是什么尊容!”顾之昀声音不高不低,却明显感觉地出来带着怒气,他阴冷的目光如利箭一般在她身上划过,看着她穿着不合身宽松的病号服,和男式拖鞋,咬了咬牙继续说,“你真是奇葩,你去看看哪里有人像你这样,穿着病号服披散着头发满街跑,还大闹公司大堂,你这样做没人会去想你有多大委屈,只会觉得你是一个哗众取宠的小丑!”

    浅缘保持着那个被她推到的姿势没有动,喘着气咬着唇不起看他。

    顾之昀盯着她苍白的脸色,在生气的耳同时又有些该死的心疼,脱下自己的西服外套扔在她身上,“如果你真的要找死,那就走远点,你是公司的艺人死在公司会让我很难办!”

    浅缘一听这话,心底一阵委屈,鼻子一酸眼眶一红,眼泪就这样哗啦啦地掉下来,“你们就是巴不得我死,可是要我死就弄死我一个人好了,为什么要连累那么多无辜的人!”

    顾之昀冷着脸,目光落在她的额头上,再想起刚才在她身上看到的伤痕,抿唇坐在沙发上,冷静地问,“到底出了什么事?让你这样完全不顾自己是个公众人物和一个疯子一样大闹公司?从来到现在你做的只有打我和骂我,什么都不说清楚,我到底做了什么事让你这样疯狂?”

    浅缘看着他的脸,一咬牙忍不住冲着他大吼,“我的公寓起火了,我唯一的栖息地被化为灰烬了,我的所有东西全部都没有了,我和夏星也差点被烧死在里面,差点被倒下的墙砸死,我现在真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就因为你的一句话让我失去了所有,让十几户人失去了所有,都是你是你!”

    顾之昀冷脸,听着她把话说完,才开口道:“如果你只会一味的指责我,只会用这种语气和态度说话,那么请你马上离开,我没那个时间听你风言风语。”

    浅缘咬着唇,转过脸不去看他。

    顾之昀盯着她看了半响,眸光微冷,仔细过滤了浅缘刚才刚才说的那些话,然后才问,“你的公寓起火,你跑来打我骂我做什么?难道你以为是我放的火?”

    浅缘把头转过来,看着顾之昀眼泪又忍不住簌簌落下,声音都哽咽起来,“如果不是你在媒体面前说那些话,说什么我是你的女人,那么陆青和付颖的粉丝怎么会来对付我?怎么会用汽油放火烧了我的公寓?你说这不是你害的吗?如果你想要羞辱我可以有千万种方式,但是为什么要用连累其他人?”

    顾之昀脸色一沉,看着她的那张满是泪痕的脸,沉声反问,“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她们的粉丝做的这件事?”

    “我亲耳听到的!昨天我就在医院听到她们说,要把我千刀万剐,除了他们还会有谁?”浅缘嚷嚷。

    顾之昀认真想了一下,对着她扬扬下巴,“在我的西服口袋里,把手机拿出来给我,我让人查查。”

    浅缘一把抓起身上的西服,也不管不顾,直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