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是你毁了我

    韩善宇听到一片吵闹声,疑惑抬头,循着声源处看去,果然看到在移动病床上躺着的女子,她带着吸氧器,浑身脏兮兮的,脸上还有血迹,十分狼狈,但是他还是一眼就认出来那人,微微皱眉,快步上去拉住一个护士问,“那个病人怎么了?”

    “大楼失火,在逃生时间受了伤,再加上被浓烟呛到现在昏死,具体情况还不知道!”护士说完也跟着跑进急诊室,随后亮起了红灯。

    韩善宇站在门口,听着护士说完这话,有些愣神。

    “如果缘缘出事了怎么办?她是为了保护我弟弟才会被墙壁砸到……”夏晴被arnold抱在怀里,哭得岔气。

    韩善宇皱眉,想起了昨天浅缘还笑着和他说,要找时间和他聚聚,要请他吃饭……那个女孩的笑容那么美好,此刻却是生命垂危望着急诊室的大门,他的脸色一点点低沉。

    半个小时。

    一个小时。

    两个小时。

    时间飞逝,而急诊室大门却没有打开。

    “宝宝……宝宝……”浅缘能感觉到自己全身的剧烈疼痛,却无法清醒过来,稚嫩呢个呢喃着夏星,耳边断断续续听到几道不同的声音。

    “肺部感染严重……”

    “呼吸道粘膜破损……”

    “准备ct……”

    不知过去多久,浅缘只知道自己是在一阵一阵剧烈的疼痛中再次昏迷的。

    翌日清晨。

    小雨淅淅沥沥下着,窗外微风轻抚,春回大地,空气有些湿润,感觉却很舒服。

    韩善宇拉开窗帘,玻璃上覆上一层薄薄的水雾,他拿起遥控器,把暖气调高了一些,才转身看着病床上穿着蓝色病号服的浅缘,她整个人陷入柔软的被褥里,呼吸浅浅,脸色微白。

    想了想,又转身拉上窗帘,让病房重新陷入黑暗。

    “缘缘姐……缘缘姐……”

    “我怕!我怕!”

    “我冷!我冷!”

    昏迷中的浅缘脑海里一直盘旋着这几句话,梦中一直都是夏星坐在地上哭得肝肠寸断的样子,让她无法安稳入眠,皱着眉头,大口大口喘气,额头上的冷汗狂飙,干涩的唇迷糊地呢喃着,“宝宝……宝宝……”

    韩善宇走到她的病床边,握住她的手,用手帕轻轻擦拭着她额头上的冷汗。

    “啊!”浅缘癔症一般,猛地坐起来,惨叫一声,“醒醒!”

    韩善宇立刻抱住她忽然飞扑过来的身体,温软的身躯每一寸都在叫嚣着无力和虚弱。

    浅缘眼神涣散,仿佛还没有从梦境走走出来,大口大口喘气呼吸,抓着韩善宇的手就好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浮木,死死不放开,甚至紧紧抱住,听着他一下一下的心跳喘着气。

    韩善宇没有推开她,反而把手在她的后背上轻轻抚着,让她顺过气。

    “没事了!没事了!现在安全了,安全了……”一遍一遍安抚着此时脆弱无比的浅缘,和哄孩子一样,温声细语,生怕惊吓到她。

    浅缘第一感觉就是这声音好熟悉,理智慢慢回笼,一抬头就看到韩善宇温和地望着她,她微微退开几步,看定眼前这个穿着白袍,带着黑框眼镜,淡雅温和的男子。

    浅缘闭了闭眼睛,把身体往后靠,又茫然地四处看看,最后才把目光停在韩善宇身上,“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韩善宇站直起来,推了推眼镜,看了她一会儿,然后拿起几个靠枕放在她的后背,缓缓说道,“你住的公寓失火,你被受了伤,这里是医院。”

    浅缘愣了一下,猛然恢复所有涣散的意识,记起了那场滔天大火,和在自己怀里没有了哭声的夏星,情绪顿时又激动起来,抓着韩善宇的袖子哭着问,“夏星呢?星星呢?宝宝呢?他怎么样了?为什么我看不到他?他一定出事了,不然我一定看得到他的……星星……”

    浅缘一边哭着一边掀开被子要下床,推开韩善宇赤着脚就往外跑。

    韩善宇立刻抓住浅缘的手臂,按着坐回床上,连忙说道,“没事,没事!他没事,他在隔壁病房,他的姐姐在哪里照顾他,他真的没事!”

    浅缘情绪很激动,有一瞬间什么都听不到,而韩善宇也很有耐心,一遍一遍重复着告诉有她夏星没事,好一会儿浅缘才听下去,也跟着呢喃着,“没事……没事……星星没事……”

    “对,夏星没事!”韩善宇坚定地点头,认真地重复一遍。的

    浅缘怔怔点头,转过头,用含着眼泪的眼眸看着韩善宇,瞳眸微微颤抖,看着又问一遍,“没事?真的没事?可是我明明看到他在我怀里不哭不闹,无论我怎么叫他他都没有回答我,他不是一定死了吗?”

    韩善宇摇头,看着她的眼睛再认真地解释一遍:“只是窒息,不是死亡。因为吸入过多的浓烟和有害气体,损伤了呼吸器官,所以造成短暂的窒息,因为抢救及时所以没有大碍,这也要归功于你,所幸你在起火的时候反应够快,懂得用湿毛巾保护了他的口鼻,才为他争取到了存活的机会。”

    浅缘怔怔点头,愣神了好一会儿才擦去自己的眼泪,然后说,“我去看看他,我要亲眼看到他没事我才放心。”

    韩善宇笑了笑,“你可以去看他,可是你起码应该要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