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失火

    “你真的要这样对我?”付颖眼底满上水雾,“你真的很狠心啊,我只是拒绝了你一个晚上,你就搂着另一个人女人来气我!”

    顾之昀缓缓抬起头,看着付颖冷笑一声,“你算什么?值得我来气你?”

    付颖猛地站起来,将餐巾扔在地上,二话不说转身就走,而就在经过顾之昀身边时,顾之昀忽然握住她的手,冷冷的说,“吃完再走。”

    “吃不下!”付颖咬着唇,气愤地说,在顾之昀的众多女人中,她是唯一一个敢这样和他说话,而不会被他厌恶的人。

    “吃不下也要吃!”顾之昀冷冷地说。

    “你!”付颖瞪圆了眼睛看着这个男人,他一手握紧自己的手,一手拿起红酒杯,咿呀地喝着,她这个角度还能看到他喉结地滚动,薄唇微微湿润,带着致命的诱惑。顾之昀很适合穿银灰色或者铁灰色的西装,这种黑色中带着一点别的颜色总能让他透着几分神秘和邪魅,就比如现在,他安安静静坐着,但是散发诱人气息依旧不减。

    顾之昀停下动作,依旧是冷着脸没有回应却也没推开。

    一干侍应生也很识相地离开了包厢。

    顾之昀垂眸看着这个女人和一只小猫,好一会儿才微微启开双唇。

    顾之昀放下手上的东西,伸手把她楼主,环着她纤细的腰

    是夜。

    窗外飞雪簌簌,浅缘抱着夏星躺在床上沉沉入睡,她睁开眼睛,望着天花板失神。

    不知怎的,总是想起和顾之昀在一起的样子,就比如昨晚,她哭着问他,为什么老是欺负她?而他却牛头不对马嘴地回答,“你的身体好美,我好喜欢。”

    拉着被子把自己的脑袋蒙住,但是那些暧昧的画面却怎么都挥之不去。

    顾之昀……顾之昀从以前到现在,我似乎真的从来没有成长过,每次失眠就会习惯性想起你,明知道现在的你抱着别人入睡。

    忽然,门口传来细碎的响声,浅缘猛地坐起来,忽然想到这公寓因为老旧所以安保设施都很一般,经常有小偷光顾,撬门入室也时常发生,不由得紧张起来,摸索着床边的手机。

    而此时却隐约听到了隔壁邻居刘阿姨的声音浅缘霎间屏气,仔细去听门外的声音,就听到刘阿姨伴随着拍门声的急促喊声,“浅缘!浅缘!快跑!失火了!失火了!”

    浅缘听得清楚,霎间脸色一白,猛地站了起来,一股巨大的恐慌感席上全身,让她瞬间脸色苍白,吓得手脚冰凉,大脑短暂空白后才反应过来,连忙跑下床,用厚厚的毛毯裹着夏星起来,然后转身往外冲,察觉到怀里的夏星在挣扎,连忙安抚道,“宝宝别怕,外面着火了,姐姐抱着你出去,你乖乖的啊!”

    夏星懵懵懂懂听着,不怎么明白浅缘的意思,但是却能感觉到她的紧张,连忙从厚厚的毛毯中伸出手,抱着浅缘,然后咿咿呀呀地说,“阿姨在外面……”

    “嗯,姐姐马上带你出去,没事的,没事的!”不知道是在安慰夏星还是安慰自己,浅缘脚步没有一刻停下,快步来到客厅,打开靠着门的柜子,拿出里面的一个文件袋,放在夏星怀里,这是他们最重要的证件。

    放好文件后,她猛地拉开大门,一阵浓烟扑面而来,带着浓烈的焦炭味道,火势蔓延非常快,顺势木门攀沿直上,楼梯已然被大火吞噬。

    “啊——”浅缘差点被火舌咬到,吓得连忙退后,下意识捂住夏星的口鼻,把他紧紧抱在怀里,转身跑向浴室,对着夏星说,“宝宝,现在我们要冲出去,所以要用水淋在身上,会很冷,但是你一定要忍住,我们一定要活着出去!”

    “哇——姐姐!姐姐我怕!我怕!”夏星被浅缘放在地板上,顿时大哭起来,哇哇叫着。

    “别怕!姐姐一定会保护你的!”浅缘抓起一桶凉水,没有一刻犹豫直接迎头淋在自己身上,刺骨的冰冷让她有一瞬间头脑空白,双腿也没了力气,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愣神了好一会。

    浅缘强迫自己回神后,颤抖着支撑起身子,她家里浓烟越来越重,她没敢犹豫,又倒了一盆冷水来到夏星面前,看着他小脸上满是泪痕,裹着厚厚的毛毯还在瑟瑟发抖,坐在地上可怜兮兮地望着她,狠下心一咬牙,“宝宝,我答应你姐姐一定会保护你,但是你也一定要坚强,一定要努力活下去!”

    说完,她举起那盆冷水,闭上眼睛咬着牙从夏星脑袋上倒下去。

    “哇!”夏星顿时尖叫起来,眼泪也来不及流,颤抖着叫着,浅缘看着他脸上的鼻涕眼泪,因为寒冷小手紧握成拳,喊着,“姐姐我好冷好冷,我怕!我怕!”

    浅缘没有时间心疼,立刻抱起夏星,忍住牙齿颤抖,“忍忍,忍忍,只要能活着,这点冷算不了什么。”一边说着,浅缘一边抱起还在哭泣的夏星,把人护在怀里,直接往大门冲去。

    一条火舌仿佛是在等待他们一般,在他们靠近时立刻张狂地射出来,浅缘眼疾手快避开,把怀里的小孩抱紧了一些,靠着墙角避开火光慢慢移动出去,空气里是可怕的瓦斯气味,还夹杂着电线胶壳被火融化的刺鼻气味,浅缘忍不住咳嗽,捂着夏星的口鼻。

    此时的浅缘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出去!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