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仟洛 作品

第64章:你什么都不是

    去采访的记者都是老油条,一听这回答就立刻找到了其中的暧昧,连忙追问,“陆青小姐你这样回答,是不是证明你和顾总裁真的是情侣关系?”

    “我怎么回答了啊?我可什么都没说,你们记者可不能乱写,否则顾总裁会生气的。”陆青娇嗔地瞪了那记者一眼,但是唇角的笑意却是好甜蜜。

    韩文宇站在她身边,也忍不住发挥绅士精神,解围道,“这种事情你们媒体最敏感了,但是这件事可真的不能乱写,否则将来他们各自有恋人,岂不是要被你们写成第三者?”

    “哎呦,今天不是来采访我们对金百合电影节的的吗?为什么老是谁我的恋情啊!”陆青美眸一闪,娇嗔地看着一干记者。

    一些没什么谨言的记者没发现陆青其实是在绕开话题,但是一些老道的记者却一直坚定不动摇,此时又再次提问,“陆青小姐,今天早上顾之昀总裁和浅缘小姐在清河酒店的一幕想必您也听说看,请问你有什么话要说的吗?”

    陆青闻言停顿了数秒,身边的韩文宇立刻接话,:“不是说了主题放在今天的电影节吗?我说老刘记者,我对你的印象可是很深刻的,每次都这样先声夺人可不好。”

    那位记者从容一笑,对韩文宇话里有话假装听不懂,而且继续那麦克风放在陆青面前。

    浅缘此时也紧盯着屏幕里的陆青,抿了抿唇。

    陆青撩拨了一下长发,停顿了半响,然后才说,“顾总裁和浅缘小姐啊……这似乎是他们的事情,与我无关,为什么要来问我呢?”

    “如果浅缘小姐真的是顾先生的真命天女,那么陆青小姐您会祝福他们吗?”记者们都虎视眈眈看着陆青,一副不得答案不罢休的样子。

    陆青唇角的笑意有一瞬间僵硬,但也只是一瞬间,她挑起眼角,丝丝风情流露,“如果?我这个人最不相信的就是所谓的如果,真相就是有,障眼法就是没有,关于这件事我真的不好最初评价,毕竟……事不关己!好了,大家还是把重心放在电影节上吧,否则就是喧宾夺主了。”

    “据某知情人士爆料,陆青小姐你和顾总裁认识许多年了吧,你们在一起已经三年了,您也是为了金百合奖的影后宝座而和顾总裁提出分手的,是这样吗?”

    “是这样吗?”陆青忽然重复了这句话,笑容有些玩味,有不仅笑得更加灿烂,“那么我想要问,金百合奖的影后宝座和我的恋爱有什么冲突吗?我为什么要为了事业拒绝爱情?这个问题本身也是一个自相矛盾,所以我不会回答。”

    “那么陆青你现在和顾总裁是什么关系呢?”

    那些记者一再死缠烂打,弄得陆青最后笑容也是僵硬,她的经纪人一看陆青的表情不对,连忙上来解围。

    “好了好了!大家辛苦了,但是我们陆青已经累了,她从昨晚也没有好好休息,想到这里好吗?谢谢大家捧场,谢谢。”

    那些记者还不吃这一套,还在继续追问,“陆青小姐你这是逃避问题吗?你的这个态度是不是证明早上顾总裁和浅缘小姐的接吻事件影响到你了?你和顾总裁分手的事情是不是真的,能不能做出回答?”

    “谢谢大家捧场,谢谢大家!”经纪人对着保镖使了个眼色,保镖立刻围上来,保护着陆青离开。

    浅缘看着陆青在保镖的拥簇下上车,立刻了镜头,不由得在心里叹了口气,刚才那个记者说的话,却如一块大石压在他的心里。

    陆青和顾之昀交往……三年了吗?

    她转身要走,却忽然听到迎风面而来的两个女孩子气愤地说,“那个浅缘真的是贱到底啊!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竟然敢抢陆青的男人!别让我看到她,负责我一定要扇她几个耳光!看她嚣张!”

    “一个不入流的艺人竟然和影后抢男人,说出来都是笑话!真是不自量力!”

    “我们陆青可是娱乐圈的第一美人,她算是个什么东西!”

    浅缘低着头,咬着下唇,唇角笑容苦涩,转身将走时,忽然又听到电视里一阵喧闹声音,忍不住回头去看,就看到此时屏幕里播放着自己早上和顾之昀在酒店门口热吻的视频,不知道是哪个镜头,竟然还对着他们的嘴唇做了特写。

    耳边都又是哪两个女孩子的唏嘘声,无非就是把浅缘骂得不入流,说一些要杀死她之类的话,浅缘定定地看着画面中顾之昀用手帕仔细为她擦去口红时的表情,那般认真,那么专注,仿佛在做意见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在外人看来他是很温柔,很珍惜她的,可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个男人可以在和她欢爱后把她无情扔掉,比如车里那次,比如酒店那次,比如早上这次……自己在他心里根本就是一个发泄欲望的工具,现在她已经想清楚这一点了,她只是气愤,只是工具为什么要假装地那么好?

    她鼻子一酸,眼泪又扑簌落下,她捂着嘴巴,看着画面中的顾之昀拉着她上车,那动作似乎是在保护她,可谁料想得到他在下一秒就把她丢下车?

    “还没有拿药吗?”身后传来一道声音,是韩善宇带着一帮实习医生和小护士站在她的右前方,淡淡询问。

    因为她的一句话,那些人都看向了浅缘,目光带着好奇,那两个女孩子也看过来,小声呢喃道,“我怎么觉得这个女的好面熟。”

    浅缘立即低下头,用手挡住侧脸,假装揉眼睛,“……我眼睛进沙子了。”

    韩善宇偏头对身后的一干人说道,“你们先去吧,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