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不合脚的鞋

    浅缘眨眨眼睛,认真地看着眼前这个英俊帅气的男人,黑色的短发很柔软紧贴着,皮肤微白却不是看不出虚弱,一双丹凤眼不乏魅力,在温和中给人凌厉的感觉……其实以前的韩善宇也是个美男子,只是因为他的牙齿天生有缺陷,因为矫正一直带着定型牙套,在他的五官上大打折扣,在美女帅哥云集的艺校也不算是多值得人记住。

    浅缘大学四年一边学习一边打工,把空余的时间都安排得满满的,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注意这些,印象中的韩善宇也是一个人安安静静的,所有她的影响不深刻,也没再一第一时间认出他来。

    “你的变化真的……超级大的!”浅缘惊喜地看着他,颀长的身材高大伟岸,坐在自己面前双腿叠加却分外有美感,很优雅很有气质。

    “会吗?你的变化才大吧。”韩善宇推了推眼镜,微笑着说,“现在你大明星了。”

    “哪里是什么大明星……只是一个不入流的艺人罢了,否则我也不敢这样狼狈就来医院……”浅缘苦笑着,然后吸了吸鼻子,想要用手背去擦眼泪,但先她一步就有人把洁白的手帕递到她面前,她抬起头看他。

    “你的手不干净,不能直接接触眼睛,会感染,严重还会有炎症。”韩善宇立在她的面前,缓缓说道。

    浅缘笑了一声,结过手帕认真擦了擦眼角的湿润的。

    “躺下,我给你检查一下鼻腔。”韩善宇拿着手电筒过来,一边问,“流鼻血的情况持多久了……之前有没有什么反应……身体怎么样……流鼻血的时候会有哪里不舒服吗……”

    韩善宇坐着专业的检查,浅缘认真回答他的问题,他也认真听着,好一会儿后,浅缘终于忍不住问,“你为什么会来当医生?以你现在的条件,是可以当艺人的,你……”

    “人各有志,我原本就对演艺圈没兴趣。”韩善宇在纸上记录着什么。

    “没兴趣为什么还会去学艺术?”

    “我母亲是个歌唱家,我父亲是个钢琴家,我小姨是个舞蹈家,你说为什么?”还韩善宇抬起头,微笑着看着他。

    “这……”

    为什么呢?

    世界上有两种人会去做身不由己的事情,一种是别人逼的,一种是自己逼的。

    韩善宇恰好是第一种,而浅缘恰好是第二种。

    韩善宇给浅缘做了很仔细的检查,然后就去分析哪些资料,而浅缘就像个小学生,端坐在椅子上,一动不敢动看着韩善宇仔细地看报告。

    韩善宇很淡定地看完了全部检查结果后,再去看浅缘紧张的神情,不由得一笑,拿起桌子上的水杯慢条斯理地喝完,然后才伸出手,指着检查报告缓缓说,“你患有较为严重的鼻窦炎症,再加上你刚才说的,最近一段时间你工作非常忙碌,甚至三天三夜不眠不休地工作,这个也是导致你抵抗力下降的主要原因,所以你流鼻血留得这么厉害也算是正常。”

    浅缘愣愣地听完,然后问,“可以治愈吗?还是我以后都会这样?”

    韩善宇随手拿起钢笔,也没有去看她,在白纸上龙飞凤舞写字,“当然可以,鼻炎说严重也不是多严重,只要配合吃药,没大问题的……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身体是自己的,要自己把握,如果有时间来医院做个体检,你觉得你身体可能还有其他问题……工作也不能太过量,否则会适得其反,知道吗?”

    浅缘连连点头,虽然韩善宇的语气淡淡,还有些漫不经心,但却是让浅缘听着心头很暖。

    韩善宇写完记录后,便抬起头看着浅缘,对着她扬扬下巴,“躺到病床上去。”

    “啊?”浅缘一时反应不归来,奇怪地看着他。

    韩善宇站起来,微笑着说,“躺到病床上去,我教你一个止鼻血的方式。”

    “哦……”浅缘穿着高跟鞋艰难地移动,忍着后脚跟的疼痛走到了病床边。

    韩善宇垂眸目光淡淡落在她的脚上,“这么高的高跟鞋驾驭不了就不要穿,穿着不舒服的鞋就和不合脚的鞋一样,走多了路容易摔倒,伤到自己。”

    浅缘抬头看他。

    “把手伸出来。”韩善宇没有再说,走到她身边缓缓道。

    浅缘听话地伸出手。

    韩善宇也深处自己的手,握住了浅缘微冷的掌心,她的掌心不似一般女孩子那样细嫩光滑,她的手有薄薄的茧,也不算光滑,他忍不住抬头去看了她一眼,接触她茫然的眼神,他淡淡说道,“这样,如果下次你还留鼻血的话就着用自己两只手的中指勾在一起,紧紧勾着就会好点,如果到了自己处理不了的地步,最好还是来医院找医生,就像是你刚才那样流鼻血留得太猛了,很容易导致大脑缺氧空白,甚至昏厥,这是很严重的情况。”

    浅缘仔细听着,认真听着他清淡的声音带着温和和自己细细说着,忍不住仰起脸微笑着点头,“嗯!”

    韩善宇松开她的手,自然而然往后退了一步,眼神依旧淡漠如水,也带着一股职业的温和和关爱,“你做一遍,我看看。”

    浅缘听话地伸出手,两指中指勾在一起,然后紧紧拉住。

    韩善宇伸出一只手,他的手出奇干净,很纤长,握住她的手腕往后拉,“就这样,紧紧勾住,大概三分钟就可以止住血。”

    浅缘认真看着,然后重重点头,笑得两眼弯弯,“知道了!谢谢你。”

    “我是医生,这些事情是我应该做的。”他说完转身,拿起桌子上诊单递给浅缘,然后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