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我好想你

    “我亲手做了点东西给你吃,是粥,你喝一点。”景舒是看她这几天一直没吃什么,人也消瘦了不少,心疼她,所以才会亲自上门送点食物。

    “谢谢。”浅缘心里一软,感动地看着景舒。

    “还有另一件事,你的手机关机了,我联系不到你,本来昨天要和你说的。”景舒一边说一边从自己的文件袋里拿出一份文件。

    夏雪手一顿,愣愣地看着她,“怎么了?”

    景舒笑容里有些骄傲的色彩,晃着手里的文件,笑着说,“知道张敬忠导演吗?他的新戏《倾城》要开拍了,是古装戏,楚导向他推荐了你,让你出演剧中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叫做明姬。”

    “我看了剧本,非常好,非常适合你,而且你也没拍过古装剧,这对你来说也是一个挑战和尝试。”景舒把文件递给她,“时间也刚刚好,是在《名城》杀青后一个月,对你的宣传时间也不影响。”

    浅缘对工作素来没有意见,既然景舒都说好了,她自然也就答应,“好,你安排就好。”

    景舒还笑着说,“虽然是内部保举了你,但是你还要去参加试镜。”

    “没问题。”

    半个月后,《名城》杀青,内部的杀青仪式后,楚离就带着剧组的一干工作人员和演员一起去清河酒店庆祝。

    这半个月,没什么大事情发生,或者是说依旧是那样,一成不变。

    浅缘恢复了战斗力,赶着配戏和上访谈,因为现在她的名气不是很高,所以上访谈一般都是和秦逸川闵珊或者楚离一起。景舒也给她接了两个代言,都是符合她的形象,能提高她的知名度的。

    而秦逸川和浅缘,关系如前,甚至无形中还有些亲密,一直被剧组里的人打趣说是交往了,每次浅缘都是着急否认,而秦逸川却是笑而不语,甚至到最后景舒都来询问他们的关系,让哭笑不得。

    至于顾之昀,最近他身边女人多为付颖,付颖取代了陆青的位置,甚至传出了情投意合,好事将近。

    浅缘每次看到这种报道,总是想起那日冷夫人生日宴会,他说的那句‘喜欢’,心情就很低沉,就比如今天,报纸的头版头条就是顾之昀酒店夜会付颖,浅缘看着心里难受,在宴席上也拼命喝酒,不仅给秦逸川挡酒,自己还一直找人拼酒,若不是秦逸川拦着,她甚至要酒精中毒。

    清河酒店,《名城》杀青宴席。

    “别喝了……你都不吃东西一直喝酒。”秦逸川按住浅缘要继续拿就酒杯的手,把酒杯和酒都拿开,拿了个碗给她盛了一碗热汤,放在她面前,“喝这个。”

    “我要喝酒……”浅缘一手撑着桌子,捂着脑袋头疼地说,“给我喝酒……”

    “不准喝了……”秦逸川那酒杯和酒拿得远远,感觉到自己口袋里的手机震动,拿出来一看是琳达的电话,他犹豫地看了一眼半眯着眼睛的浅缘,站起来走到餐厅外接电话。

    浅缘微微睁开眼睛,撑着桌子站起来,跌跌撞撞地走了起来,跟着他离开了餐厅,凭着记忆往酒店方向走去。

    窗外小雪飘飘,室内一片安静。

    “水……”

    “水……”

    酒店奢华的总统套房内,女子趴在床上沙哑着声音喊着。

    落地窗前,站着一个颀长的身影,她侧脸沐浴着阳光,仔细地看着这莫名其妙闯入自己房间的女子,抿了唇走过去,倒了杯温水递给她。

    浅缘半睁着眼睛,接过那水杯,咕噜噜喝下去,喝了点水她的人才清醒一些,借着朦胧的灯光看到自己面前站着的人,微微皱眉,视线渐渐往上,线条冷硬的下巴,弧度完美的薄唇,挺直的鼻子,清冷的眸子“顾之昀?你怎么在这里啊?”

    “这句话似乎应该我来问你,你来我房间做什么?”顾之昀靠着桌子,冷冷看着床上的女人。

    浅缘爬起来,茫然地看着四周,奇怪地说,“这是你的房间啊?”认真看了看,发现和自己的房间格调真的不大一样,似乎真的走错房间了,“那对不起……我马上离开……”

    说着,撑着摇摇晃晃的身体站起来,扶着墙,一手捂着胸口,总觉得很闷热,很压抑,有什么想要释放出来却释放不出来,她甩了下头,忽然脚下一软,整个人往前扑,没有想象中的疼痛,她投入了一个熟悉的温暖怀抱,脸紧紧贴着他的胸口,一仰起头就看到他的下巴线条。

    “顾之昀……”

    手紧紧揪着他的衬衣,想要站起来,无奈脚下一直软着,一点力气没有。

    “顾之昀……”

    她无意识喃喃着他的名字,伸手搂着他的脖子,闻到了熟悉的檀香味道,她忍不住再靠近,把鼻子在他的脖颈上轻轻摩擦着。

    顾之昀冷冷看着怀抱里的女人。

    “你好坏……你真的好坏……”浅缘低声呢喃着,“真的,我好讨厌你,好讨厌好讨厌……你说话总是那么直接,那么伤人……”

    顾之昀冷漠开口,“既然觉得我讨厌,就别抓着我,放手。”

    “混蛋!”浅缘张开嘴,一口咬住他的脖子,没什么力气,更像是在舔着,顾之昀身体一凛,想要把怀里的女人甩开,却听到她说,“你说我仗着你在乎我,我还说你仗着我喜欢你呢……”

    “你凭什么强要了我以后就把我丢出去?你知不知道你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多难受?”浅缘眼眶红着,“你以为我真的不敢和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