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我是疯子

    浅缘不去看他,目光落在秦逸川和韶宁身上,看到他步伐到位地跳着,他素来温和,跳舞也是非常认真,她还记得那次她跳古典舞,而他和闵珊条华尔兹,也是这般温柔认真,不由得微微笑了。

    顾之昀看着她的眼神温柔,不由得沉了沉。

    浅缘被他盯到受不了,忽然站起来,顾之昀看着她,皱眉问,“你去哪里?”

    “我去哪里关你什么事?”浅缘不想理他,迈开脚步就要离开。

    “等等……陪我跳支舞吧。”

    顾之昀也跟着站起来,一下子握住浅缘的手,不管她愿不愿意就带着她进入舞池,浅缘拼命扭动手腕要去甩开,看着他伟岸高大的背影,愤愤地说:“你放开我!我才不要和你一起跳舞!”

    顾之昀不听她说话,一把把她霸道地拥入怀里,手紧紧握着她的手,另一只手搂着她的纤腰,微微低下头看着她,眸光里闪烁着意味深长的光芒。

    浅缘不想与他一起跳舞,挣扎着要离开,顾之昀紧紧抱着她,咬着牙说“刚才你和别的男人一起跳舞不是很开心吗?怎么到我怀里,就这样反感和排斥,我就这样让你讨厌?”

    浅缘被他拥抱在怀里,亲密感觉到顾之昀怀抱里的温暖,丝丝缕缕侵入骨髓,他的外表虽冷,但是他的体温却是让人温暖和眷恋的,让人舍不得离开……她眨了眨眼睛,咬紧下唇,不管他说什么还是要挣开他的手,而他也一再握紧,她愤恨得抬起头怒视着他。

    “你现在是什么意思?有没有一点绅士风度?我一点都不想要和你跳舞,你凭什么强迫我!”

    “笑话!”顾之昀唇角抿着一道冷笑,眼睛暗藏着冷光,看着浅缘说:“从来都是我拒绝女人,你凭什么拒绝我?你也是我的女人!”

    浅缘的身体猛地一僵硬,瞪着此时依旧嚣张的顾之昀,昏暗的灯光中她的脸色一青一白,猛地扯脱他的手,咬着唇说:“我不想跟你说话!你今天很奇怪!”

    顾之昀拉着她的手把她紧紧拥抱在怀里,愤声道:“不想跟我说话?不想和我说话你就秦逸川一起来出席宴会,还和他这么亲密!如果你真的那么有自尊心的话,受到那样的侮辱你就应该悲伤,而不是一下子就盛装出席人家的生日派对!我是不是应该佩服一下你这样乐观的精神呢?还是因为受伤而更加承受不住秦逸川的温柔?是不是觉得爱我太累了,所以选择了温柔绅士的秦逸川?你这个人真的很奇怪,你的感情真的让人很看不清,一下子喜欢这个,一下子喜欢那个!”

    “你!”浅缘猛然抬起头盯着顾之昀,好一会儿才冷笑了,“我也应该佩服你的厚脸皮!我知道你霸道不讲理,可是没想到你竟然变得这么无理取闹!现在,放开我,我不想看到你,我一分钟都不想呆在你身边,这会让我觉得恶心,觉得想吐!”

    她说完就猛地挣脱顾之昀的手,顾之昀看着她,眼神阴冷,手忽然伸到她的后腰,不动声色扯断她的珍珠链,珍珠链断了一根,浅缘惊呼一声,那链子已经被扯断,自己连接上身和下身的衣物瞬间松垮,她大惊失色,猛地抱住顾之昀,紧紧贴着他的胸膛,以防止胸前的衣物脱落,她忍无可忍抬起头,怒视着顾之昀,咬牙切齿地说:“你这个疯子!”

    “对,我是疯子!如果我不会疯子我现在就不会和你在一起,更不会喜欢上你!”顾之昀也紧紧抱着她的纤腰,手掌抚摸着她性感的腰线,在那一处凹处流连舍不得离开,掌心下的肌肤细腻柔软,带着一片暖意,很直接刺激了男人的肾上腺,他的眸光沉了沉,俯下头紧紧盯着她。

    浅缘无法离开,也只能紧紧抱着他的脖子,用很暧昧很亲密的只是和他紧贴在一起,下巴架在他的肩膀上,不服气地看向别处。

    华尔兹结束,下一场的音乐是轻缓悠扬的,浪漫的曲调非常适合的双人舞,于是宾客们也都纷纷进入舞池,一对一对亲密相拥着跳舞,顾之昀也抱着浅缘,手下用力,控制她的腰部扭动,迈着小舞步,轻轻晃动身体。

    浅缘微喘着气靠在他的怀里,紧贴着他胸膛的温热,甚至在吵杂的空间里还能听到他的心跳声,她忍不住眼眶微红。

    “无耻……你什么时候这么被卑鄙舞池了?我就你恶心,这样的招数你也用得出来,如果刚才我反应不快走光了怎么办?”浅缘不承认自己心软,咬着牙责骂道当。

    顾之昀拥抱着她,感觉怀里的女人温香软玉,勾着唇角说道:“我做事从来不考虑对方的感受,你也不是不知,你不是说我霸道吗?这才是霸道。”

    浅缘脸色又是一冷,气得说不出话来,不情愿地靠在他的怀里,被他的手臂紧紧拥抱着,他的手臂用力几乎要把她融入他的怀抱里,自己柔软的胸膛和他结实的胸膛相贴着。

    今天这礼服的确有些性感了,本不是她的风格,但是她却听取了秦逸川的意见穿着,并且为了配合效果,她甚至没穿内衣,所以现在和他紧贴着,那点悸动越发明显,她脸颊微红,又怕被他发现,只能低着头,用手扶着他的肩膀。

    顾之昀忽然低下头,奇怪地看着她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