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带她走

    “向我了解你的……感情生活,他老人家给你做了统计,说你担任总裁到现在,一共和十五个女艺人传过绯闻,问我有几个是真的。”邵卓泽苦笑着看他,“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所以让他自己来问你。”

    顾之昀拿起桌子上的温水喝了一口,“为什么不知道怎么回答,实话实说就好。”

    “我有一个当医生的朋友,在医学界也算是享有盛誉,要不要我帮你联系,看看能不能治疗好。”邵卓泽认真地说,“其实我帮你问过,你这种双重人格的相像,其实也是属于精神病的一种,他很权威的。”

    “如果治得好,十几年前就治好了。”顾之昀捧着水杯,缓缓道,“我的病和一般的人不一样……你也不是不知道。”

    邵卓泽盯着他看了几秒,最终还是耸耸肩说,“ok,我明白,浅缘是你的毒是你的药,现在她离开a市了,去了b市取景,只希望你这次不要再发病跑去找她,把人强暴了就丢掉,一次就算了,如果再来一次她浅缘就是爱你爱到发疯,也会受不了。”

    顾之昀沉默下来,脑海里闪过那晚浅缘和自己较真的画面,额角又是隐隐作疼,“轻风有消息吗?”

    “有,就说了浅缘开车去了南城郊区接了秦逸川,然后直接去了b市,现在在工作了,今天拍秦逸川跳楼。”邵卓泽随口说道。

    下午三点。

    天空灰蒙蒙的,有些阴沉,仿佛要下雪那般。

    b市有一座从民国时期留下来的大厦,而且大楼四周是空阔的广场,有复古式,视野很好,非常适合取景。

    此时,大楼上空就盘旋着三架直升飞机。

    《名城》剧组工作人员兵分三队,搂上楼下以及空中都做好了最仔细的检查,降落伞,安全绳,以及安全气囊全部准备完成,这一场戏是最重要也是最优看看头——秦逸川不用替身亲自从六十层楼高楼顶往下跳!

    各部门严格检查,数十次确定钢丝没问题,还让专业的替身演员试了一遍,确定了哥哥动作之后,才敢让秦逸川在腰间扣上了钢丝,化妆师也趁机过去给他补妆,因为这一场戏会有几个特写镜头,武术指导和技师都在和秦逸川认真讲解动作,楚离拿着对讲机,站在搂上就和楼下的副导演沟通,然后和控制摄影机的摄影师沟通,最后才拿起大喇叭,对着现场所有工作人员大喊,“这次逸川不用替身亲自上场,必须要做到一次过啊,否则今晚全部是不许吃饭!”

    “好!”众人也有些兴奋,群情激昂地应声。

    “ok!各部门做好准备,副导你那边怎么样?”楚离拿着对讲机,一边喊一边检查各种准备。

    二号导演回答,“没问题了,等会逸川往下跳,大约到五十五楼左右我们就截镜头,没问题的。”

    浅缘站在楼上,紧张地看这个秦逸川做热身动作,捧着绿茶怔怔地走过去,站在他面前,咬着唇说,“不拍不行吗?让替身跳吧……”

    “不行,我答应粉丝的,放心吧,我在国外玩过蹦极,这点高度没大碍。”秦逸川微笑着说。

    浅缘还是很紧张地看着他,“可是……可是我觉得不放心,要是出事了怎么办?”

    “呸!”小青拉着浅缘,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别乌鸦嘴了,才不会有事呢!”

    “对对!不会有事不会有事……”浅缘怔怔地看着秦逸川走到了边缘处,望着下方,眼神依旧坚定,脸上一点恐惧都没有,全身都散发着一股敬业之气,浅缘的心沉了下去,忍不住靠近一些,“你一定要小心啊……”

    秦逸川无奈地回头,看着浅缘说:“我会自己小心的,你怕的话就走远点,别看就好。”

    浅缘总觉得心里很不踏实,很闷一点都不舒服,看着秦逸川已经在准备,技师最后给他确定了一次钢丝,然后就对着导演微微点头,“可以了。”

    楚离点头,扬起手,“各部门准备!”

    秦逸川深吸一口气,望着天边准备入戏,忽然手一紧,他回头就看到浅缘站在自己身边,拉着自己的手,脸色微白地看着自己,握着自己的手腕的掌心很冰凉,她嘴唇微微颤抖,“别跳……别跳……”

    她一看到他站在大楼边缘,她就控制不住大脑,总是想起六年前自己父亲跳楼的一幕,总是想到他躺在血泊之中永远失去呼吸的机会,她很怕,即便知道是在拍戏,即便知道秦逸川很安全,下面还有安全气囊,他身上还有降落伞,还有三架直升飞机在保护他,可是就是忍不住拉住他。

    秦逸川心里慢开一种奇怪的感觉,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笑容,然后对小青使了个眼色,小青立刻过来,把浅缘拉走。

    楚离看着浅缘下去,就对助理一挥手,助理立刻打信号,一瞬间摄影师灯光师纷纷准备。

    “ok!最后五秒开机!”

    “五、四、三、二、一!”

    “action!”楚离立刻一打卡板,全场陷入一片安静,都屏气看着。

    秦逸川趴在顶楼的的边缘,红着眼眶看着望着远方的一点,声嘶力竭地大吼,“郑毅!你看着!我死了我们两家的恩怨就一笔勾销!你不准再借口挑起两大家族的恩怨了!!”

    浅缘紧闭着眼睛,不敢去看秦逸川的表演,拳头握得紧紧,几乎泛白。

    “你如果敢食言,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话一说完,他便猛地站起来,脸上带着决绝,大吼一声终身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