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当他的助理

    听到医院两个字,楚离和浅缘都下意识紧张起来,盯着秦逸川的表情,听到他匆匆说了几句挂了电话,然后拿起车钥匙就往外走,楚离连忙拦住他,“什么医院?出什么事情了?”

    “琳达的保姆车除了车祸,琳达坐在前座和小林伤的最重,现在送回去第一医院了。”秦逸川紧紧皱着眉头,脸上有明显的担忧。

    “我和你一起去。”楚离二话不说,接过秦逸川的车钥匙,跑过去把车开过来,浅缘也紧张地说,“我跟你们一起去吧。”

    “不必了,你……”

    “让我去吧,琳达姐也帮过我不少,我想要去看看她。”浅缘握着秦逸川的手,眼睛闪着焦急的光芒。

    秦逸川感觉得到她的手在颤抖,忍不住深深看了她一眼,微微点头。

    或许是因为承受过一次亲人离开,浅缘对死亡这个字眼一直都是很敏感,甚至有些抗拒和害怕,无法让忍受自己身边的人前一秒还和自己谈天说地,而下一秒就和自己天人永隔,即便那个人和自己并不是很熟悉。

    车子一路疾驰来到医院,琳达和司机小林的已经做好手术,所幸不是多严重,琳达伤了手臂和右腿,小林也没生命危险,据悉是因为和他们相撞的车开了远光灯,而且逆道才会出事,现在这件事已经交给了交通警察处理,楚离跟着过去看看,秦逸川和浅缘一起在病房里看琳达。

    “非常抱歉,虽然不是多严重,但是……恐怕我要请几天假了。”琳达已经醒来,看着秦逸川无奈地笑着说。

    “没关系,你休息吧,好了再回来工作。”秦逸川倒了杯水给她,皱着眉头说,“医生说你要在医院观察一个月,我已经联系你妹妹,她今晚就会赶来a市。”

    “一个月……”琳达皱眉,“可是你们马上就要去b市取景,你身边只有小青一个人……”

    “我又不是小孩子还不会照顾自己?”秦逸川好笑,“你安心休息吧,工作的事情现在先不用想。”

    “可是……”

    浅缘在一边听着,忽然灵机一动,想到了将功折罪的办法,“不如这样吧,我来照顾秦先生!”

    “你?”琳达忍不住噗嗤一笑,无奈地摇摇头,秦逸川也含笑看着她,“我说不用了,我又不是小孩子。”

    “我是认真的!你别看我这样,当初我在新华的时候,我的经纪人从来不理我的,都是我自己打理的自己的!”浅缘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说,“交给我吧,我真的可以做好。”

    “那怎么好意思呢?让你舒姐知道了,她一定会扒了我的。”琳达忍不住笑了笑,“我只是担心他的饮食,逸川这个人有胃病,如果不监督的话他时常忘记吃药。”

    “那更没问题啊!这点小事我还是可以做的,真的!”浅缘笑得两眼弯弯,“我一定会很尽职很尽职的!”

    琳达看向秦逸川,秦逸川也看向琳达,都忍不住微微笑了。

    “就让我做吧……我总是会想要为你做点什么,你看你帮了我,我还给你添麻烦……”浅缘咬着唇,祈求地看着秦逸川,“好不好嘛?”

    秦逸川无奈地笑了笑,“好。”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即将入冬,天气渐渐冷起来,清晨起来雾水很重,空气湿润带着微凉。

    一大早,浅缘就穿着樽领毛衣,和厚厚的外套,开车去了郊区,找到了一栋昨晚琳达和自己说的,蓝色墙体的别墅,然后放过矮栏杆进入前院,站在大门前拼命按着门铃。

    别墅二楼主人房里,秦逸川还深深陷入被褥中,原本睡得正面朝上,听到门铃声后翻了个身,拉着被子把自己的头埋进去,但那门铃声还没停下,他眉头一皱,抓着枕头捂住自己的脑袋。

    门铃还在继续没节奏地响着,接着就传来了一个人不算喊着自己名字的声音,“秦先生!秦先生!秦先生!”

    秦逸川猛地从床上坐起来,略有些茫然,然后赤着脚跑下床,拉开窗帘就看到站在浅缘,对着自己拼命挥手的浅缘,他瞬间瞪大眼睛,拉来窗户冲着下面大喊,“你来干什么?”

    浅缘笑得两眼弯弯,“我和琳达姐要了地址就来了啊,今天我们就出发去b市了呢!”

    秦逸川顿时一咬牙,立刻拿起手机给医院的琳达打了个电话,“你搞什么?让浅缘来我家门口喊我?”

    “真去了啊?”琳达声音还带着睡意,也带着惊喜,笑着说,“是你答应人家让她来照顾你的,她打电话问我,就会随口告诉她,没想到她真的去了啊!”

    “秦先生!秦先生!秦先生!”秦逸川被她一声一声喊到头疼,挂了电话穿上鞋就往楼下跑,打开门就看到浅缘站在自己门前,笑得很灿烂,“我来接你了!”

    “我说,那天是开玩笑的,你不必当真!”秦逸川无奈又好笑地看着这个一大早就跑来接自己的女孩。

    浅缘跑到他面前,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桔子,当着他的面掰开,递到他的面前,“这个是我在路上买的,超级甜的,我还遇到楚导了呢,他也说这桔子很甜,你快点试试。”

    秦逸川奇怪地盯着桔子看了一会儿,又皱眉看着浅缘,“甜?”

    “嗯!”浅缘重重点头,然后又递到他面前,“超级甜的,你看楚导嘴巴那么挑,他说甜难道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