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你擅长的事

    “我我我……”陈总紧张地看秦逸川,圈里的人都知道秦逸川后台很硬,是他们绝对得罪不起的,上次有个制片人看上他的助理,想要强上,被他发现后被他直接挑断了手脚筋,事后也不敢反抗,现在看秦逸川这个样子,八成浅缘对他要更加重要,顿时吓得连连求饶,甚至还伸出手抽自己嘴巴,“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该死,对不起对不起……”

    浅缘眼睁睁看着这个舒雅公司的经理跪在自己面前,抽着自己嘴巴,又忍不住看向秦逸川——他怎么那么怕他啊?

    秦逸川看向沙发上的浅缘,蹲了下去,握着她的手问,“你想要把他怎么样?你尽管说。”

    陈总一听,脸色一白,紧张地看着浅缘。

    浅缘咬着牙,愤地看着地上的陈总,一瞬间脑子掠过很多想法,但最后却都还是被自己否定,缩在景舒怀里,“算了……”

    秦逸川却争起来,二话不说抬腿恨恨踹向现陈总,而且脚下的力度一点都不轻,直接把陈总给踢飞出去,惨叫连连。

    浅缘吓得捂住嘴巴,急忙拉着秦逸川,“算了算了……别弄出人命了……”

    “如果他刚才真的对你做什么,我一定会要了他的命的!”秦逸川冷笑一声,走到陈总面前,伸手把人拎起来,嚣张地很,“我问你,现在门口来了一堆记者,你说该怎么解决?”

    陈总连忙说,“说我们在谈代言。”

    “那你身上湿淋淋的怎么回事啊?”秦逸川冷笑着看他。

    “说我自己洗脸弄到的!”

    “那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啊?”

    “说我自己不小心摔伤的!”

    秦逸川露出满意的微笑,松开手,还顺便帮他整理了一下衣服,“这样就对了,你说你,都混到了经理的位置了,要什么女人没有,为什么就要强迫不愿意的姑娘呢,你说是吧?”

    “是,是……”陈总不敢犹豫,连忙回答。

    秦逸川脸色瞬间又是阴沉,手忽然扬起狠狠摔了他一巴掌,咬牙切齿地看着他,“我警告你,以后有我秦逸川的地方,别让我看到,否则我见你一次揍你一次,明白了吗?”

    “明白!明白!”陈总吓得发抖,捂着脸连连答应。

    “这还差不多。”秦逸川微笑了,拉起浅缘,仔细看了她全身上下,除了眼眶有点红外没什么大碍,对着琳达一点头,小青和琳达便拉开门,果然一瞬间亮起了无数闪光灯,刺得人眼睛不舒服。

    秦逸川皱眉用手挡了一下,“这是怎么了?人来得这么全?”

    “陈总,你的脸怎么了?”有记者已经在开车逼问。

    琳达站在浅缘身边,尽量为她挡住镜头。

    “还能怎么了?今晚吃了海鲜过敏啊!”陈总一边笑着一边说道。

    “可是你这个样子看起来像是被人家打的啊!”记者又追问。

    “开玩笑!谁敢打我!”陈总顿时瞪大眼睛,瞪着那个小记者,“你说谁敢打我啊!”

    秦逸川拍拍陈总的肩膀,笑着说,“记者朋友们是在我打你啊。”

    “怎么可能,哈哈……”陈总笑着,一边和秦逸川说笑,一边走着。

    浅缘走在他们身后,也没人去注意她,她看着秦逸川和陈总一副称兄道弟的样子,但其实拍着他的肩膀十分用力,忍不住笑了,笑完了以后,又觉得心里暖暖。

    时亚美站在走廊转角处,看着秦逸川和陈总有说有笑地走出来,而浅缘也被景舒搂着,两人微微笑着,都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不由得狠狠咬牙,几乎要捏碎手里的酒杯。

    “好你个浅缘,这样都被你逃了!哼,我们走着瞧!”

    浅缘最终还是没有作为秦逸川的女伴一直到发布会最后,只是露了个面便离开,秦逸川理解她。

    “我今晚陪你睡吧。”景舒开车送她回家,在路上看浅缘有些魂不守舍,有些担心地说。

    “不用,没关系的。”浅缘摇摇头,勉强笑了笑,“我自己可以。”

    “你好好调整一下状态,月底我们就要去b市取景。”景舒又仔细看了她一下,“今天的事情别放在心上,只是个意外……陈总等的人是苏樱,谁知道苏樱临时反悔,而你又误入陈总的休息室,才会被错认。”

    浅缘一下子想起时亚美和自己说的话,咬了咬牙根,她知道是她在设计她,亏她还敢说什么,多一个朋友比多一个对手好多。

    车子在浅缘住的公寓大楼停下,景舒又嘱咐了几句,浅缘才上楼。

    搭乘着老旧的电梯到了四楼,电梯门一开,浅缘就意外地看到了顾之昀站在自己家门前,靠着墙看着她,浅缘没由来鼻子一酸,停下脚步远远地看着他,又想起自己被陈总压在沙发上的样子,心里忽然感觉很委屈,特别是她以为是顾之昀把她送给陈总的,那一刻她真的好恨好恨他。

    顾之昀指了指门,“开门。”

    “你来干什么?”浅缘不满地皱眉,但还是走过去,从包包里翻出钥匙,低着头转开门把。

    门开的一刻,顾之昀忽然从背后抱住她,浅缘动作一僵,钥匙掉在了地上。

    “很怕?”顾之昀在她耳边低声呢喃,“我听景舒说了,今天的事情……很怕吗?”

    浅